我读的三毛

 

读三毛的时候还很年轻, 没读懂了什么, 只是单纯的喜欢在当时泛滥的矫揉做作里很自然的一股清流。 当然 也向往三毛那种有点哥儿的豪情, 自嘲的幽默, 更甚的是那种可以离开家乡, 在一片我不敢想像可以到达的地方生活的, 我认为不能不说是勇气的精神。 我想我们呢, 都有点阿Q的精神, 自己胆怯不敢完成的梦想, 有人做到了, 我们就要不由自主的为之倾倒, 而有了一种让别人替自己证明了的感慨。。。所以又妒忌吧!

记得在这种精神的鼓舞下, 我曾经挑战自己当时的极限, 却充其量不过一个人爬上了一座小山; 一个人到了电影院, 看了一场电影; 自己去跑步了; 到海边逛了一个下午。 这样的举动说来可笑, 如果说有什么蝴蝶效应, 不过是触角动了两下, 连风都没有意识的状态吧!

无意中读到了刘克襄的《15顆小行星》, 碰触到这个我还算熟悉的名字, 一下就把属于三毛的记忆提起了!记起了那时是如何看她的生活, 想像可能的生活。 那些篇幅, 确实不是现在的旅游手记, 也不琢磨地点风景, 也不忙着替你画路线, 压根儿没打算要你跟着她的脚步来。 那是她的生活, 是的, 她终于在离开家以后, 把那些曾经的霸凌都抛开了, 在哪里, 她也不是陈平, 也不是Echo, 是三毛, 那位流浪的小子, 用很简单不同的角度, 和一颗单纯的心, 活在不同的层次里。 她逃开了家, 完成了另一个自己。

哎, 陈平本来也是个好好的小孩, 教育制度下里冷淡的分类, 评分, 标准, 标签那么狠狠的伤害一个孩子, 那样的伤害可能从来没有治愈过, 总是那样在人生的低潮时期出现, 我还真恨这样一个制度和一些不能同理的执行者。

记得轩儿还小的时候, 我不知道多少次必须丢下工作, 飞车安抚我可怜的孩子。 看他额前因为撞墙而发红, 看他惊恐的眼神, 我真恨啊! 老师因为孩子把家课在学校做了, 羞辱他, 要他把几面的功课都擦了, 让他害怕得甚至不敢改对老师的一个明显错字。 我的孩子的信心彻底被毁灭了!我想老师或者觉得自己是成功的, 因为她让一个孩子“听话”了, 接受了权威, 和绝对的否决。 那时我没有勇气站起来对抗这样的霸凌, 我只能要我的孩子想开一点, 我只能请补习老师不要逼迫我的孩子, 让他慢慢来。

陈平呢? 停学了。 复学了却是不能适应了。 那样的痛啊, 我可以想象得来, 我的童年也不好过。 三天两头的被校长室在上课的时候招了去一顿骂, 还有人以为我有特权。 我恨啊! 我把自己隐藏起来, 故意的不露锋芒, 可以垂手可得的我都拱手让人了。 三毛需要的肯定, 再三的肯定, 我都想要, 可是不敢要。 我一直没有找到我的沙哈拉沙漠, 陈平却用荷西的肯定找到了三毛 。

我要到后来的后来才发现我一定要从假装开始学习, 假装勇敢, 假装坚强, 想这样的人能怎么做, 学习转变角度来看事情, 学会不要悲观,学会路不转人转的转折。 学会没有你, 我也一样是我的态度。 三毛没能和荷西到老, 回来台湾或者不是好事, 久远的情绪没有因为自己成名了而烟消云散了。。。陈平回来了, 字里行间透着的不是三毛的豁达, 是陈平的敏感。 那篇 《夜半逾城 – 敦煌记》, 我几乎忘了她是三毛, 陈平,她是不是也被敦煌叫醒了这个名字, 记起了那个用幽默和微笑和一点傻气来对待世界的三毛? 菩萨叫回来的是三毛吧? 这一刻, 我真想念三毛。。。那时没读懂的, 今天我用我的生活读懂了我这一份。 不代表任何的诠释, 只是我的感知。 三毛, 你还是,嗯,不是陈平的好。。。

5 則迴響於《我读的三毛

  1. 好文!
    也是年纪小的时候看她的书,还想尽办法买她的书,所以三毛的书,每一本 都珍藏。
    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一片蓝天,等待时机飞出去,看看也好的,生命就是一种探索与体验的组合,实践后才知道生命的厚度。

lkk0124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