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咖啡

马来西亚咖啡本来也是独具一格的,到底我们的赖比瑞卡(Liberica)咖啡豆,在世界并不普遍。 据说19世纪初由于阿拉比卡(Arabica)咖啡树因咖啡叶锈病而一度停产时,赖比瑞卡才被引进印尼和马来西亚一带,从此落地生根,在这里自成一派。

最初的本土咖啡,各家不同,主要就是靠混合不同的咖啡豆,营造出各个不同的品牌。 居銮这一个小地方,也出了一个家喻户晓的火车站咖啡店(Kluang Station Kopitiam)。 且不论咖啡成品如何,只是这一个地方的历史渊源,就让我们好奇的想来到这一个祖师地看个究竟。

居銮位于柔佛南部,一条火车道把居銮硬是分开两边,每当火车靠近这一段轨道时,就要看火车栏降下,一切交通停止,我们静止看 轰隆隆的火车走过,或者这会是大人的无可奈何,却是我童年最期盼的旅行。

火车站很小,还有很古早味的木框铁网窗,想必现代的小孩不曾见过,年幼时的我们却对此如斯熟悉。  在我童年垫脚爬窗的年代,鼻孔贴着的就是这冰凉而布满灰尘的一片,从窗的这边看窗那一边的大人在玩牌九。

简单的牌子上写着来往的火车班次,却没有时间表,反而底下的咖啡店开放时间列得清清楚楚的 ;这小小咖啡店,打的是火车站食堂的招牌,小小厨房除了烫蛋,蒸烤面包,也端不出午餐,也就不开这一段时间了, 摆明了就只做早餐和下午茶的生意。 除了这几道,桌上还有几样小吃, 暹罗米粉,椰浆饭,咖喱角,请君自便。

咖啡是年轻人冲的,我偏执的还是觉得没有老咖啡店里的好,跑到后面,没有看到道地海南人的热水桶,也就没有了热水温着杯的体贴,更少了陶瓷杯的温存,缺了 厚实的乡土味,心里好是遗憾。 突然好想念那段在老人家掌舵的咖啡店里混的日子,那些理所当然的细微动作,在今天已经是一个让人回味的经典了!本土咖啡的冲泡真要来比较,也不是不能和世界咖啡师一较高低的,那些温度,冲滚,拉泡, 调配的过程,谁又赢了谁呀?

可是居銮这一个火车站,还是可以一来的,不为咖啡,也为了那一条长长的轨道,难得的可以亲近,不太高的月台无需纵身而下就可以取景,倒也安抚了一点我的心。 这一条从1915年行走了无数班次的轨道,就要来到一百年。  一百年后的居銮,火车,咖啡,又会是如何的一幅风景?

10 則迴響於《火车。咖啡

  1. 是的,我喜歡濾布泡的南洋咖啡多過白咖啡。通常到old town,會不由自主的點白咖啡,但是我還是要在密密麻麻的menu裡找南洋咖啡。
    南洋咖啡也叫liberica到是現在才見識到,從前一直把它叫robusta,雖然會喜歡濃縮機泡的arabica ,但是那白色濾布拉出來的kopi 才是每天最精彩的享受。
    現在到茶室,看到那從plastic大水壺中倒出來的大壺參了nescafe的咖啡,就有莫名的失落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