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来实在远(实兆远)

实兆远原本的马来语名称是 Kampung Sungai Gajah Mati (死去大象的河边村),为的是纪念一头不肯背弃朋友的大象,在天定河(Sg。 Dinding)陪伴着陷入泥沼的朋友双双淹死。 尔后由于1886年发生的天花疫情让当地居民为之不安,于是建议把名字改为忠实的朋友- Setiawan  (Setia Kawan), 既不忘本,也避开了不祥的“死”字,

实兆远也有人戏称为实在远,这地名的由来说来有点幽默,听说从福州飘洋过海而来的一批为数363名基督徒,1903年9 月追随林称美与柳依美牧师来到港口登陆处时,第一句话就是“实在远,实在远!”。  这些为了摆脱福建穷困的生活处境而接受美以美教会的安排离乡背井的人们,抱着背水一战的决心来到这里,却举目都是一片森林苍茫的时候,或者在这一句玩笑话里,还有一点是为了掩饰心中的不安吧!

当初登陆的人们,陆陆续续的被安排到目前甘文阁(Kampong Kok)大街一带, 开始了垦荒的生活 – 稻田,菜类,养畜, 锡矿而至橡胶,把这一个实在远的地方开发成一个繁荣的居民点。而当地福州人口中的“三刀三头”- 古時候裁縫用的剪刀、理髮師用的理髮刀及廚師用的菜刀;鋤頭、斧頭及人頭, 就很巧妙的把这一切概括了。

这一回我们来到了实兆远牧师会里的恳场博物馆,这是霹雳州唯一由基督徒创办的民间博物馆,创建于2003年, 馆舍本身就是一个历史的记录 – 1915年建成的牧师楼。 这一座牧师楼呈正方形,40尺宽,40尺长, 是一座罕有保存良好的双层木板屋。 这一座牧师楼当年在垦民社会里发挥着福利与教育的重要角色, 而由于大小事务都要到牧师楼去找牧师请求办理,甘文阁和牧师楼几乎划上等号, 而成为当地的一个重要地标。

这一所建筑小而美,穿过前厅,可以来到一个天井,最后来到的应该是厨房。很典型的殖民地时期的住家设计,把潮湿的厨房和主屋用天井分开,一来也发散煮食的烟雾,二来也引进阳光,天井在大节日还可以用作煮膳准备工作, 十分活用。

如今的垦场民间博物馆,收集了当时人们生活里的点点滴滴,由剪报,旧照片记录了过往的许多事件,旧建筑风华,还有各种生活上的用品,如收集胶液的胶桶和脚车,木薯搅器,旧时蓑衣, 还有当初排版的铅字印刷, 留声机,嫁妆箱,烛台,收银机,都是当地教友捐献出来的文物, 让我们往记忆的隧道走上一遭。

实兆远也真是实在远,可是从吉隆坡开车一路通过旧路经过许多小村,小镇的,还有一片片绿油油的稻田, 其实也还是一路有看头; 口渴了,还有 Nira (椰花汁)可以解渴, 也不枉那一程。 而来到这实在远的地方,你可别忘了福州美食,从聞名的福州菜紅糟麵線,魚鰾羹、鹹菜魚頭湯、福州咕嚕肉,一直到八素,八寶飯, 错过了你就实在冤了!

南洋旅游3月1日

 

2 則迴響於《说来实在远(实兆远)

spinningtop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