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料理梦

每天在碗盘镬铲中冲锋陷阵,在孩子面前排出一顿还可以的一餐,喋喋不休的叨念着孩子碗里的饭,我想我确实俗得有点无奈。 曾几何时,那个风花雪月, 吟诗写文章的女子,已成了个柴米油盐的人。


然而我还是满足的,只要孩子说: 妈妈煮的最好吃,仿佛一切都值得了!当然私心还是盼望有一天会有一片景,陪我在油烟里保持一点清凉,一扇有风景的窗,或许是我平凡生活的日子里一点小小的奢望。


常这样想,在魔术一般的料理中,可以加一片风景,一份平静,一点悠闲,让我的孩子,记得有我这个一般的妈妈,有一种恬然安静的姿态,调理思念的味道。

记普吉岛海啸

一)圣诞才过,昨夜醉酒的余欢尚未散去,昏沉中摇晃醒来,疑是哪摇头丸的威力竟持续至今。


终于挣扎着起来,漫天的海浪像迪士尼的水帘,几层楼的压下来,还来不及细数昨晚最爱的是谁,就跟着水去了!


二)昨日还在这里,把手看孩儿玩乐,笑说这海边的别墅有多宽阔的乐场。 孩儿累了,抱在手里带入屋中,你说:明日再闹吧,海天天都在。


今日海都沸了!滚滚烫烫,闹闹哄哄,孩儿笑着跳着多么热闹,可那么一转眼,我的孩儿,我的你,我的家,我一生所保护的一切,在海里,飘远了。我的手上最后一握的余温,怎么温暖得了我已冰冷的心。 我在这里走了多少回,我的家人魂兮归来了吗? 带着我的魄,他们回来了吗?


三) 我是个老儿,劳劳碌碌经营了大半辈子,带着我右手边的老伴,想不如去走走吧!看看年轻时错过的海,错过的阳光,错过的海滩。


我的手搭着老伴有点歪斜的肩,该是多年背负重物的结果吧! 老伴,老伴,该我们享享清福了,但今日清晨的震动,我心里不安,使该庆幸逃过一劫,还是不好的兆头?


老伴说眼皮跳动,搞不清是跳灾,还是跳食,我还再思量,一卷浪过来,吃了那么多年的盐,没见过这么高的浪啊! 脚走不了,我老了啊,老伴,你等着吧,我得去见见龙王,问他招我何事? 你好好活着,到时候了,我回来接你。


 


记亚齐大地震,余波海啸于2004年12月26日下午横扫斯里兰卡,普吉, 印度,北马一区,死者多达23,000 人,多为游客,沿海居民与渔夫。


 

人生不一定

有人说:悲观的人自然多惨事,乐观的人就好事自然来!想必与我们看世界的角度有关吧…..一段不太开心的童年,别人看得漠然,你却过得好苦。 心太敏感,而易感, 给了你挥撒文笔的好处,却也给了你眼泪; 给了你愁意,却也让你更懂得温暖。  让你不快乐的同时,教会你一件事:快乐不是那么理所当然, 你会比谁都清楚而珍惜。


因为爱的偏差,你不是那个被捧在心上的,却让你学会自立自强; 因为自立,才知道世界那么大,不必牵挂,可以走的那么远。


因为爱错了,才发现原来受伤不会要了你的命,心可以有伤痕而无损它爱的能力。 才知道活得比他好,比当时好,一开始是赌气,现在是祝福。


因为入错了行,才想办法在窄窄的道上走出多一条路,竟然让你找到你所爱的。


因为悲观,才万全的准备了一切,并为了结果比想像中好而窃笑。


人生谁说一定,过了才知道。

从棉兰到浮罗交怡

很积极的,狠狠的放了几个假 – 从棉兰到浮罗交怡; 从那露宿街头的妇女,抬着香烟的少年,到养尊处优的游客; 从巨大的湖到无边的海;从一个Unesco划定的世界遗产,到任你发挥的小岛, 一路走来。


佩服的是多巴湖岛民的细腻,纵然商业化了,却还一横一撇的不马虎,每一个雕刻,每一个彩绘,都是诚诚恳恳的。


可惜的是在浮罗交怡的礼品店里,看到的是泰国,印尼的手工艺品, 我们道道地地的只剩下batik和粗制滥造的锁匙圈。


我们的艺术家,在bonton的礼品店里留下脚印; 我们的老屋让老外保存得原汁原味, 却在我们的手里彩上亮漆,像一个上了浓妆的老妇, 看着别扭。 我们在这条路上, 修行不够,离正道很远。

物理的哲学

物理是充满了哲学的 – 所有的物都有动的意念,不管你是一颗高山上的巨岩,还是海里的浪花。 而人生不也一样,总在简单的生活中,有一颗驿动的心。 等的是那一有还无的借力,就开始了长长的旅程, 直到精疲力尽,而停留, 等待另一段冒险的故事。


人与人之间的圈圈相扣,就是力的辗转相连。 你的喜怒哀乐,我的欢苦,在时间里转换,不停的消磨,却永不珉灭。


 


 

花有花季

我们总是企图在人间找一点温情,然后失望;我们总是希望对方会看到我们的付出,然后伤心。 。


花有花季,水有道,人聚人散好像云在蓝天,尽力就好。 有一片真心再痛,比没有的好。 爱疯了的那份情感,温吞了冰冷的感觉,冷却了的灰烬,会留下一点遗温。


如果你不去找寻,得到就是一种惊喜。 

我喜欢这个快乐

我的骨子里是爱海,爱山的; 可是我在都市里有一种自在, 因为都市的冷漠,而可以在人视而不见的热闹中,做我所爱。


来自小小的乡镇,每个人是每个人的路透社,于是绯言蜚语在你看不见的地方,酝做一坛酒,在你不防时,摆上了桌,宴请一村,你还要不到版权费。


可都市呀,在冷漠中,给了我温暖的依靠。 在透明中自由。我喜欢这个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