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察团的垃圾成果

我国政治人物,市议会高官的最爱是出国考察。 我们把日本的垃圾处理引进来,有焚化炉,有卫生垃圾填埋处理,动辄百万。  开张时张灯结彩,笑眯眯的脸,快乐的宣布问题的结束,清洁未来的开始。 小人物如我, 战战兢兢的在一头雾水下,看着它开业,发生问题,废弃,而失望。


焚化炉在小岛上开始,想像中一切在火焰中消失,还可以为小岛省下发电的柴油, 却不知世界大不同的我们,连生产的垃圾也大不同。 日本家庭在长时间的工作后,多在包罗万象的超市里购买包装食品,生活垃圾也偏干性; 而且日本人对于垃圾分类一板一眼,毫不马虎,所以焚化炉快乐的烧着干性垃圾,接近完美的焚烧; 而在这里我们的火苗苦苦的争扎,因为湿嗒嗒的燃料实在是不怎么让它开胃。  不快乐的员工不会是一个高效率的员工,所以我们的焚化炉吐出Dioxin, 让你,我,他都不快乐,所以在我们的追究下,我们的百万焚化炉不清不情不愿的被关闭了。 垃圾的问题还是不能解决。


卫生垃圾填埋处理该没问题了吧?你又错了! 同样的因为不曾计算过垃圾含水量,我们卫生垃圾填埋处理的排水设计明显不足,污水满泻而出,把地面水都弄脏了,周围的土地受到污染,环境大受破坏,人们的居住环境质素大大减低。于是大笔金钱又被投入这一场垃圾填埋处,肥的又不知是谁的田。


考察的大人物们,一点技术性的常识该要有吧! 我们读书都可以看透的原理,不需花上百万才学得会吧!本地的专家不算少,问一问总比试一试便宜得多。

尘埃已落 – 休问

槟州市区30年的雨树倒了。。。。多年来在树下乘凉的人们,突然被剥夺了一片绿意。 为什么呢?


负责人说: 我们已经有准证,获得市议会的批准。


市议会说:我们知道,获得了通知,也批了申请。


负责人说:我们会把地面铺上砖,会把新树栽上。


 


于是你应该别再问了,尘埃已落 – 对不对,该不该,就不该再被辩论了,知道吗?


这似乎已是我们社会里不明言的政策 – 只要你能把事情在人们来得及反应前结束,人们就被剥夺了追根究底的权利。 人们不能询问动机,可能的反效果,可以避免的悲剧,可能的他行性,未来的方向。


我们的文化里,难道没有从错误中学习这一段吗? 


或者 东方息事宁人的精神在这里获得了无限的放大,而发扬光大。。。


所以有淡江高峰,又有了国际山庄


所以有BokHouse, 又有太平巴刹


所以有一座又一座有顶,却挡不了雨的公共建筑


所以我们盲目的把外国的技术,引进来,却发现原来世界大不同


所以我们的城市变得越来越热,玻璃屋顶在没有冬天的我们的国家,烤焦了我们的脑袋


所以我们玩着号码,却忘了生活的号码是由不得我们去摆弄,老天爷根本不买你这个帐。。。


 


 

童言童语

孩子的童言童语,有时难免令人莞尔,也不免有点感动。


轩是贴心的,轩相信他曾是天使,展翅而飞,自由自在。 那一夜,他偷进了我的温暖小屋,看见那一片灯光,闻到我烤炉里的蛋糕香,于是他决定留下来作我的天使 – 落入凡间的我的精灵。


那弟弟呢? 我问。


我飞来的时候,看见他在后面,召他来着,他却跌进洗衣机里,搞得头发都卷了,所以慢了些。


我的宝贝,已经长大,仍绕膝而行,依然爱我煮的食物,依然有他可爱的笑容。


希望我的天使会永远快乐,希望他永远不会后悔,他曾放下羽翼,为我带来了欢乐,希望我能为他做的,也为他带来欢容。

是不是有一些不对了?

国际山庄土崩了。。。。几千人被疏散了, 政府提议让灾民住酒店,引起民众的异议。 今天有人出来说话了: 我们非富则贵,要我们住国小疏散中心是个玩笑, 酒店也不必了!我不过就搬去另一间家。 政府不该阻止人们亲近自然,应该开发更多森林建住宅区。


是不是有一些不对了? 住不住国小疏散中心是个人的一个选择,无可厚非。 政府却不该厚此薄彼,人民是同等的 – 这是原则问题。


人们亲近自然是应该的,可是开发了森林,就牺牲了大众的环境利益。 拯救森林,拯救地球,延缓地球暖化,哪一句不在提醒我们森林的开发已不是一颗树的存亡,而是人类的生死。 一撮人住进了树的怀抱,踏一尺地,却围起千尺的绿林, 森林被零零碎碎地分割,生物环境被迫改变,而慢慢的被摧毁。 我们于心何忍啊?在这个年代,我们都在为地球的健康战战兢兢的时候,这些话是不是有一些不对了?


 


 

1989年短文:揣想

在晨意尚浓的这当儿,阳光还掺着一丝凉意,我泡了壶咖啡,端起茶杯,望着对面空着的椅子,揣想你如果在那里,是不是会深情而温柔的看我把杯搁在唇边,饮下人说苦涩甘香的爱情`


那时候如果不分开,到今日我就不知道还爱不爱你,也许我会凉薄而无视你的心情,也不会在乎你的存在。 但因为失去了,你竟永恒的占据了我的思绪。 如果再爱过,不知道会不会比爱你的感觉更好.  因为当初不曾努力的挽留,这种遗憾就不会消失。 可是我是不等待的,而为了证明这点,我绝口不提你的名字。 但若再见到你,我还会不会惊愕于我自己的多情。


知道你是不会在意,只是一直不肯相信而已,只是如此而已。

旅行三部曲

大学旅行时阮囊羞涩,投宿在简简单单的小木屋,洗澡时有蟾蜍在旁观礼,睡觉时还可以看见天花板的蜘蛛,想它有七只脚吗?会害我今晚噩梦频频吗?那时行囊里还有蚊香,在夜里期望那小小的轰炸机会昏了头,找不到我红色温暖的河流。 可是旅行还是快乐的,夜里拖着床垫,躺在沙滩上,看着星星,数着年轻的梦 – 爱情,亲情,友情,理想,梦想,快乐,悲伤 , 一谈就到了天明, 懵懵懂懂的把风景看出一片深浅简单的蓝图 – 有钱就会有快乐。  


出外工作后,希望能享受慰劳一下自己,却给工作绑得动不了身,于是开始旅馆咖啡厅的旅行。一间一间的去,在每一个周末的午后,点一杯咖啡,听一晚的音乐,想像可以的悠闲,也平静了忙盲的日子, 快乐变得有点难为了。


终于算是熬出头了,不必再为零丁琐碎太过烦恼,就计较起一年一度的小小出走。  狠狠地在新加玻swissotel定了一间房,暖暖软软的床,开阔的市景,舒服体贴的服务,一流的早餐。 我还是快乐的旅行,为了一家人可以开开心心的走天下而高兴,为了可以让孩子看多一片风景而欣慰。 而旅行带给我的还是一片深浅简单的蓝图 – 快乐是简单的,因为它就在你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