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人生

心有点重 – 想人生有时不太如意;  想一片真心换不到一点谅解; 想误会是不是都需要解释; 想结局是不是都有点缺憾, 想时间可不可以把重量减去,把轻盈还我。


读的是建筑 – 有轻重的结构,说的是理论,是不多余,不取巧的艺术。 理性的衡量每一个看似感性的决定,我的设计里没有太多的不舍,没有说不清楚的尴尬, 没有什么我不能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或许你会同意,或许不,没有什么我会在乎。


那么大的工程,我可以从理念,到绘图,决定到建筑,我可以和我的团队吵架,解决矛盾,我的诚实一句一句的,让每一个人都清楚; 可是人生的工程或许太大,大得我不能想象,而每一个人的目的那么不同,不同得没有办法用一间建筑来融合,而我的诚实在这里没有用,因为你看不到的是那么多的丝丝缕缕,纠缠在一起,看不到我的黑白,看不到我的过去与未来,而我的未来对你来说并没有什么关系。


所以在这样的故事里,对错没有价值,结局或许更重要。 


我看着我的人生的蓝图,有一间我的家, 不太大,不太华丽,简简单单的允许我的偷懒,我正在建起我的基础,刚刚起了梁柱,我还在和我的合伙人吵架,争论,但我知道,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建一间家,所以或许会有所改变,必须不时修改我的蓝图,却明明白白的看见,一个可以到达的未来。


在建筑里,我们都知道,设计是痛苦的,对错没有一定,可是最后到达的那个境界,那个可以碰到的实体,记录了我们的这一个片断。


我未来的墓志铭应该这么写:来过,走过,活过。 真真确确。 给我爱的人纪念。


没有人想念的一生不是我要的人生 – 我的片断是我的人生的建筑,建在我爱的人心里。   

惜乐

我很悲观,身边的人或许不知道,知道的应该都是我心头的人,而我的悲观对他们来说,或许都是一种负累。 因为想得多,顾虑也多,做起事难免拖拖拉拉的不爽快, 顾前顾后的好讨人烦。 我倒不嫌麻烦的在悲观的念头后,预测所有的负面可能性,想每一个对策,或许不周全,也不至于没准备,然后开导自己,人生不会就这么倒霉。


乐观与悲观总是那么的好朋友,在一起就事事如意,一个难免落影成单, 孤苦无依。 太悲观的人太过沉重,太乐观的人又老落得措手不及。 虽然还是会落泪,会慌,会烦恼,会可怜自己的郁郁不得志,会觉得人生怎么对我不太宽容,我也会回头看看我的一生中,有的幸运,有的快乐,告诉自己: 老天爷虽不是我的干爹,也还对我不薄。


平衡的工作很难,却是一生的功课。


我的一生有多长,就得和我的悲观拉锯多久。


而快乐是求来的,更要珍惜。

Forrest Gump (1994)

My momma always said, “Life wa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nna get."


人生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会拿到什么。


Forrest Gump 是一位有学习障碍的孩子,他的妈妈用爱心把他提拔成一位善良的男人。 他爱的珍妮(为什么又是珍)不爱他,他没有怨言的守护她,在她受伤,做单亲妈妈时义不容辞的照顾她。 问她:你愿意嫁给我吗? 当她离去,他没有怨她。


I don’t know if we each have a destiny, or if we’re all just floating around accidental-like on a breeze, but I, I think maybe it’s both. Maybe both is happening at the same time. I miss you, Jenny. If there’s anything you need, I won’t be far away.


当她把孩子寄托给他- 他知道她或许不爱他,但她相信他,而他是她最后的依靠。他把她埋在他们认识的树下,替她把孩子带大。


When I was in China on the All-American Ping Pong team, I just loved playing ping-pong with my Flexolite ping pong paddle.


他的人生没有我们的复杂,他打入全美国兵办比赛,因为他喜欢打那小小的白球。 他一天决定要跑,没有止境的跑,只是因为他想跑,人们为太多单纯的念头,标上太多的标签,为他想跑的欲望套上深奥的哲学,盲目的跟随不知道的潮流,一片空白的人生在这一刻很苍白。 我想起Tuesday With Morrie  的话: 人们很多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追求什么,转一个圈,才知道你需要的就在身边。


Bubba: Anyway, like I was sayin’, shrimp is the fruit of the sea. You can barbecue it, boil it, broil it, bake it, saute it. Dey’s uh, shrimp-kabobs, shrimp creole, shrimp gumbo. Pan fried, deep fried, stir-fried. There’s pineapple shrimp, lemon shrimp, coconut shrimp, pepper shrimp, shrimp soup, shrimp stew, shrimp salad, shrimp and potatoes, shrimp burger, shrimp sandwich. That- that’s about it.


那时,当Bubba说退伍后,他会上捕虾船,Forrest Gump 说: 我和你一起捕虾。


朋友没有办法和他一起退伍, 他却去抓虾了!只为了朋友的这一番话, 为了他答应过他们会这么做。


当他得到他的财富,Forrest Gump 亲自来到Bubba的家里,把钱交给他 的遗孀。


虽然朋友已经不在了,可是对朋友的承诺不毁。 答应的一定要做到,不用签合约,不必打合同。


人生可以就这么简单。


如果你住在巴生河流域,在The Curve, 有一间餐馆,就是Bubba Gump 卖虾的地方, 卖的或许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信念- 相信承诺。 

相处太难

人和人相处太难,人要独处也难。


朋友相处不来,志不同,不相为谋,拍拍手,可以说再见喝杯咖啡就好,莫论天下。


情人合不来,还可以泪雨以对,说相爱不能共老,缘分到此为止,日后还可以怀念。


爸爸妈妈和我们相处不来,我们说为何生我在这里,过我们的叛逆人生,回过头,做人父母,才发现原来是非父母,各有难处。


而每一个人每一个人的难处, 每一个人每一个人的设限,有时要让,有时要坚持,有时要退,有时还要防。 就像喝一杯苦茶,甘苦自己的味,要加多少糖,加多少叶,得自己测。 旁人能为你的乐而乐,为你的苦替你烦恼,却不能为你做什么, 只能祝福。


幸运的人一枋风顺, 也有他的道理, 好像Forrest Gump, 傻傻的付出,没有我们的智商,却又比我们有智慧。


不幸运的苦了心,只好自求多福,让自己好过一点。


而这一对一的关系,尚且难,更不用说婆媳间还有一个两个都爱的人。


读着sonicgear转载的 – 不要和你在乎的人怄气太久, 我的心很重。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错过多么可惜。

非常不‘师道’

老二读幼儿园时,经过非常不‘师道’的对待,到今天依然心难平。


楷儿有一点好动儿的迹象,却不是静不下来的孩子,我一直慢慢的等,知道每一个孩子的进度不同,不想太过催促,希望他快乐的顺着他的时间学习。 这份心意却害了我的楷儿。


那时,他接二连三的在我们接哥哥放学时对我说: 妈妈,我不能读这间小学,因为我有一根顽皮的骨头,我拿它不出来,它让我不能学习,永远也学不会,永远也不能跟哥哥一样读书。


我的心很疼,我小心的劝导, 也想知道是谁把这念头放在我四岁小不点儿的脑里。


我一再的拜访幼儿园的校长,她先没说什么,无意间她提起我楷儿的老师曾要求把楷儿调出班, 她没有批。 而最后的结果竟是让我发现老师在调动不成的情况下,把楷儿和另一位孩子,隔离于课室外,任他们嬉戏打架,而她继续她完美的教课,对着她完美的学生。 而这同时,对我的儿子洗脑,来为自己不良德行解脱。


那一刻,我真想哭。 我请了几天假,到处寻找有教无类的学校,我不能相信会有这样的幼儿园,有这样的老师,这样来伤害一个小小的人儿。 她们这一年的破坏,我们做父母的用了几年的时间来建设,直到今天,阴影还在,我只希望,楷儿可以终于明白并认识到,错在那位拿着老师旗帜却毫无‘师道’的人,楷儿这么多年来的成绩,已经证明了他的天分聪敏。 没有心做教育的,请不要误人子弟。

我的老二

我的老二,有卷卷的头发,有不能停下来的个性,除了读故事书,做积木,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安静的坐下。 他是我的头痛,也是我依依在身边的宝贝。 他爱拉着我的手,说妈妈的手冷冷的,很舒服的感觉。 他不爱写字,可真放心下去,那字却美得很。 他粗心大意,却在我们放工回家时,倒一杯水,慰问我们的辛劳。 他靠着我不肯立直,却能当机立断的在离学校30米处,下车拖着书包上学,为了不要迟到。他爱睡上了瘾,也可以在一瞬间起身,为了跆拳道的早课。 他爱作弄他小小的弟弟,却在水池边,小心翼翼的带着靖儿,一步一回头的走过一个又一个的小踏板。  他会顽皮,会捣蛋,会关心,也会乖乖受罚,在哥哥撒娇不肯听从时,他在旁边气定神闲的说: 妈妈不是不给你,现在很忙,等一等就有了嘛。、


我看着他长大,经过他的幼儿班的磨难,心疼他被老师放弃。 如今看着他快乐的告诉我: 我全科A! 我希望他会平安长大,永远快乐!

男人女人

在叹着我休闲的午餐时,看见一个激动的女人,对着一个好像很无可奈何的男人,比手划脚的大声起来, 像有很多的为什么?为什么? 而男人靠在酒店大堂前的柱子,抿着嘴,在‘空档’间,说了几句,显然不是女人要听的。 男人甩手转身离开,女人生气的大约有点恐吓的意味,或者有点慌,在街头嚷了起来, 男人更是呆不下去,女人开始追,追得那么急,另一轮的嚷嚷又在响起。


我当然事不关己,对不起,实在感情由不得我们旁人来讲,你可以试试看,帮那位女人骂那位男人,不保被那女人打得偏体鳞伤的 还是你这多事的。


我闲闲的说给我对面的听: 瞧,男人和女人的不同,就在这里- 男的希望让女人冷静,所以离开;女人却因为男人离开,而更火大了。 男人希望问题可以让时间沉淀,女人却想当面听明白,而激动得不能自己。


我的对面的说: 男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时,宁可不做,最忌做错,放手是最好的。


我只好叹口气说:女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时,只相信心的所在。 盲了点,却比谁都清楚。  而这时男人的不能决定,如此的伤害女人的心。


我的对面的想,我想,我们都在想,男人女人,这个题有点难。


 


 

13/03/2009 妈妈的话

我的孩子,不要燥,人生可以慢慢来,先把路走好,我们才来看如何跑。


我的孩子,不要烦恼,你的路你要走,我在你的身后,点灯,如果一天,你累了,你迷了方向,这站你的家,总在你的身后一臂之间。


我的孩子,有人这么问我: 万一你孩子闯祸了,你怎么办? 我说: 还有什么办不办? 把孩子教好是父母的责任,教不好,你不能放手说不关你事。


我知道,不管未来会如何,不管你最终选哪一条路,爸爸妈妈都在这里,全世界都背弃你的时候,我们更要在这里,不能让你无家可归,不能让你没有一条回来的路。


那天,有人问: 如果你说,你要放手让它飞,为什么还要紧张他读不读书?


可是,孩子,你或许会赞同这样的言论,可是你记得吗? 当你还不熟练于骑车,却一口咬定我们不让你在福隆港自由骑车, 是我们对你的不信任,是不是也是一样的道理? 爸爸决定让你去体验,结果发生了什么事? 你的技术的不够成熟,使你在坡度的地方失去平衡,你狠狠地跌了一跤,把皮都擦破了! 你说你永远不要再踏脚车了。。。


读书也是一样的道理,基本功一定要练好,在人生的路上才不怕翻筋斗。 在你还没有把这份功课做好,还没有把学习的态度修好,父母的责任就是督促你,每日的练习 还没能放你飞前,你的翅膀要有远飞的能力。 如果跌倒了,你要懂得爬起来; 如果失败了,你要懂得去克服这个困难,而不是做一个逃兵。  


我们一直的逃开困难,到了最后,只剩下一尺地,困在小小的井底,永远也不能离开, 你明白吗?


学不学骑车不是重点,因为一次的跌倒放弃是问题。  你一定要学会骑车, 为的不是骑车, 是不轻易放弃。


我的孩子, 爸爸妈妈或许罗嗦,或许看上去迂腐,但我们的心在意的是你的幸福,你的快乐。 你要明白。


 


今天下雨了,我说上学的路一定很塞。 你不满意的嘟一嘟嘴, 说:很小雨嘛! 那些爸爸妈妈怕雨吗? 我笑笑的说: 爸爸妈妈不是怕雨,是怕雨淋湿了他们的孩子。


我的小小的天使

我有一个蓝图,本来没有什么会再打乱我一生的计划。 我有两个王子,霸占我所有的时光,要我的爱,我的耐心,我的关怀,我的轨道已经从这里铺到终点,我的车厢已经计算好容量,等我一步一步填满。 我已经那么的不胜负荷,累得已经没有方向。


我的小小的天使,还是找到了我,或许是我前世曾答应过他,也许是我的爱还有那么多 – 我的靖儿寻我而来,在我才开始要再找到我自己, 他已先来到我的身体。


我的蓝图被一杯水打朦了线条,我的决定,不决定已经过期。  可是我怎么能怪你呢?因为你是我的生命,一点一点的在我的蘑菇宫里,伸展他的手脚,由一个点,变成一只豆芽,玩弄起他的手脚,在水里翻身打滚,睡眠惊醒,为音乐而兴奋,为噪音而苦恼。 你为我掌着时间,要我定时吃饭,睡觉,为我睡的姿势评分。  你的霸道是我的温柔,我的烦躁的心被你抚平。


你- 我小小的你,不必担心,再苦,有爸爸妈妈的照顾;再难,有哥哥的庇护;爷爷奶奶不会少疼你一点; 而人生总会上上下下,但你不会孤单。

思。想。念。

思  是在心上种一亩田,年复一年的翻种,日复一日的除草施肥。 我跟着72个节令,四季的变换, 小心的护我的耕种。  每一季,我等你来收成。 你不来,我的春草化为泥,为明年的你的可能,我的执著不会改变。 


这一生顺着你的晴雨,配合你的温度;我 – 田里的庄稼人,在每一个过程中    你,在我的心上画一幅你的相。 你的相是我的心,我看着我的心,我总看到你, 不管你在哪里,我的泪遂变成一场春雨,把苗拔成秧。 我的思漫溢成没有边际的田。


这么多年,你或许不曾唤我,以我的小名。 我的 念情绪,却唤我的心,不让它漂流, 我不肯违抗, 我喜欢我的心有一个方向,跟着这样一个命令, 让它成为我的决定,带我过风雨。


我的定居在我的田,你的田,我的心上,等你来收成。你呢? 肯不肯来?


(很喜欢方块字的意象, 想没有什么可以更贴切的形容一颗心的呼吸, 只用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