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录:星期二与莫里同在

1)接受能与不能; 接受曾有的轨迹, 不须抹去, 也不必回避。

     Accept what you are able to do and what are not able to do; Accept the past as past, without denying it or discarding it..
2)学习原谅自己,也原谅别人。
Learn to forgive yourself and to forgive others.
3)不要老以为开始已经太迟。
Don’t assume it is too late to get involved.
4)死亡不过只是一件会让人伤心的事; 可是活得那么不快乐可就 不是可以说过就过得了的事了。
Dying is only one thing to be sad over, living unhappily is something else.
5)我或许离死亡很近, 但更靠近我的还有很多善良并关怀着我的灵魂。  有多少活着的人可以感受到同样的爱呢?
I might be dying, but I am surrounded by loving, caring soul.  How many people can say that.
6)世上有那么多人行尸走肉的活着, 就算在他们以为自己正在为了一个伟业而忙碌的同时, 他们的灵魂却是睡着的。  而这些不过因为他们追逐着错误的东西 。  要寻找意义, 就要先舍得自己, 去爱你所爱,把自己奉献给你的社会, 让爱为你的人生创造一个意义。
So many people walk around with a meaningless life.  They seemed half-asleep, even when they are busy doing things that they think are important..  This is because they are chasing the wrong thing.  The way you get meaning into you life is to devote yourself to loving others, devoted youself to your community around you, and devote yourself to creating something that gives you purpose and meaning.
7)有时你不能相信你看到的, 却应该相信你的感觉。  如果你希望获取信任, 你就必须能先给以信任 -  就算是在黑暗中, 就算你正在自由坠落中。
Sometimes you cannot believe with what you see, you have to believe what you feel;  And if you ever going to have other people trust you, you must feel that you can trust them, too – even when you are in the dark.  Even when you are falling.
8)关于家人 – 当然我们总有朋友, 伙伴来回的探望, 但那是不同的。  家人不会离开,他们总是在那里照看着你, 而你不须回头也能知道哪一个眼神一直跟随着你, 每分每秒的那么肯定。  
About family – I’m not sure I could do it.  Sure, people would come visit, friends, associates, but it is not the same as having someone who will not leave.  It’s not the same as having someone whom you know has an eyes on you, is watching you the whole time.
9)没有一种经验可以比拟拥有自己的孩子。  如果你想学习对一个人负起责任, 学习一种深切的爱与结合, 那么拥有孩子是你最佳的途径。
There is no experience like having children.  If you want the experience of having complete responsibility for another human being, and to learn how to love and bond in the deepest way, then you should have children.
10)如果人生于你已经有了意义, 那么你不会想回头, 只是期望可以再往前走。
If you have found meaning in your life, you don;t want to go back, you want to go forward.
11)我怎么能妒忌你的青春 , 当我也曾经那么真实的活过?
How can I be envious of where you are – when I ‘ve been there myself?
12)死亡结束一个生命, 却不能中断一份关系。
Death ends a life, not a relationship.
  喜欢这最后一句 – 因为我也相信死亡不会让爱结束。

A 型流感的争论


看一看这几点:


第一: 在世界大同的情况下,我们都会尽可能的为了减低争议,而通用一个名词来方便沟通。


第二: 世界衛生組織为了澄清A型流感(H1N1)的来源和传染媒介与猪无关,并避免因误导性而打击畜猪业,给以正名。让大家清楚知道这一次流感非为何物。


第三: 卫生部 在五月一日,通过媒体,宣布正名猪流感为 A型流感(H1N1),跟随世界衛生組織的呼吁,统一称呼。


第四: 卫生部和新聞通訊、藝術及文化部同为大马政府部门,为同一个国家效劳, 好比一间公司里的同事。


第五: 每一个人都心知肚明的事,不一定是对的。


而今天的新闻是这么写的:-


(吉隆坡)新聞通訊、藝術及文化部長拿督斯里萊士雅丁說,政府强制所有國有媒体繼續使用“豬流感”並不應該引起任何爭議,因為每個人都知道A(H1N1)型流感,指的就是豬流感。


“許多外國媒體都使用豬流感的字眼,每個人都知道A(H1N1)型流感就是豬流感。”


他說,政府使用“豬流感”(Selsema Babi/Swine Flu)的字眼,不應該引起任何爭議。


新聞部早前強制旗下的媒體機構使用豬流感,理由為讓民眾更清楚A型流感為何物。不過,衛生部卻早在5月1日呼吁所有媒體依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用詞,使用A(H1N1)型流感。


让我们读一下这一篇新闻,想: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

生死是一个转身

两年前,和我同龄的朋友突然被诊断出脑瘤, 而在手术后,失去了生活的光彩,那个爱笑,爱吃辣的女子,就这样的看着我,辨别不出我的面貌,听不懂我的话。


不久后,同事的家人,也大约是我的年代的人,接二连三的发生了心脏病,中风的事件,更让我提了自己一下。


再过了几个月,一位旧同事,在癌症复发后,短短的一个星期内,就这样离开了。


不烟不酒的朋友,突然被告知他得了口腔癌,晴天霹雳,他开始他如朝圣般的家庭日。


我的妈妈告诉我,我舅舅的孩子- 还在读着中学的女孩, 突然在日常生活中接不上轨道,才发现脑里住了一位恶客户 – 脑癌。


我牵手的很伤感的提起一个朋友,如何在哮喘发生时,在联邦大道上没有喷剂的情况下,窒息间,拨一个电话给他的太太,说再见。


我的脑海里,想着那位接电话的妻子,如何把话终于听懂了,如何在繁忙的时间挣扎着寻找那一辆停着不动的车,要如何接受这一声再见。


那位曾在我妈妈病房外来回依靠走着的夫妻 – 因为先生的失衡而扛起重量的妻子,因为爱而愿意接受百份之一的机会的先生,最后只剩下一个人。


我愿意相信好像被剪掉一个角的叶,在生命光的观察下还是完整的一片那样相信,就算一个人走了,那一个魂,也还是一样的依靠和被依靠的,完整这一个生命,完成这一个生命。


生死已经不是一段旅程了,生死是一个转身。 转身后,我愿意相信爱是无法消逝的灵魂, 希望走了也还能顾着你。

旋转马

入夜了,袅袅上升的热气还在挥发,而五光十色的游乐场里,人潮在这里寻找各自的精彩 - 摩天楼,海盗船,旋转杯,丢掷球,为跌水的女孩尖叫, 也许只为了牵起一只小小的手,选在那么多双手之间, 一起走在很热闹的自己的天地里。


我的新买的红色的鞋,走在有点不平,有点泥泞的地里,不安分的闪过坑坑洞洞。 我的眼看着前方的五彩的亮光,听着差点被淹没的音乐,轻快的跳过人们喋喋不休的说话,分毫不差的节奏有条不紊的唱着不变的进行曲。 左右左右,左右左右,前脚带着后脚踢踢踏踏的拍着节拍,我轻快的追着声音的尾巴,跳过不停穿梭的人们,一点不犹豫的来到我的旋转马。


我在旋转马上一个人,彩色的灯,风的线条,和我失序的念,很不寻常的纠缠。 那样的晕眩在转,在没有方向的转,看不清远处,只看到我马上彩色虚假的马鞍,和不能抚慰的伤心地不能眨的眼睛, 跟着这一个大旋转盘,不停的不停的上下回转。  这一个过程,没有目的地, 骑马的人,连可以被离心力抛出去的感觉都没有; 固定在这一个点上的幻觉,连可以欺骗自己的那种奔腾都有点勉强。 音乐记录着时间,时间决定了开始和结束,在原地的旅途,原来是那么的无可奈何 – 我红色的舞鞋,跳不到一个舞。


这是一个没有目的地的过程,开始得没有一个可以让自己相信的理由,而如果排队再来一次,结束也是一样的没有可以让自己满意的结果。


那一夜,红色的舞鞋留在游乐场,而我踩着泥泞,清楚知道我的奔驶在草原,和我可以一起哭泣,可以一起骑上风的尾巴的的马, 我可以去到天涯海角, 而那一个舞蹈,是在一个星夜的草原,对着黑夜感谢我的大地,和一群我的族人,围一个圈, 仰望和低头间,吟唱和低鸣间,来自心的节奏。

好像一棵树- One Bryant Park

如果建筑可以是一棵树,那么:

它可以呼吸,把灰尘过滤

它可以吸取阳光,制造能量,

它可以把雨水储存,让天地湿润,

它是环境,

是一棵树

 

而在这样的一个理念下,Cook +  Fox Architect 决定把建筑融入环境,并且还以环境。

曼哈顿是世界最繁忙的都市之一,其污染程度当然也是可想而知的了。 One Bryant Park  在建筑设计中包括了一个大型的空气过滤功能。  这个机械可以把吸入的空气加以过滤至跳蚤大小的灰尘也无法逃脱。 不止让大楼上下共享清新空气,也把这样的空气还给了曼哈顿。

Combined heat and power plant, CHP-power station 在繁忙时间可以满足33%左右的能源需求,而在非繁忙时间这些电源就会被导向冷却系统用于结冰, 减轻工作天的冷却负重量。这原始的方法在古中国就有官宦人家使用,在地下室让水结冰,而在夏天承在盘里,降低室内温度。 而如是大规模的使用在高楼里, 却是不常见的。

平均48英寸的降雨量, 也激发设计师的另一个想法,在建筑中心有几个个高几层楼的雨水收集水箱,把雨水供应给日常浇花,冲厕等用途,而用过的水(Greywater)也可以循环使用,减轻了清洁水的需求。

美国银行将有一个新的家 -  One Bryant Park, 2009年会在在曼哈顿的中心,像一棵树点一个沙漠, 在建筑设计的世界里,像一个点开始一条线,结起一个希望的绿的网。

暗爽

记得好一阵子以前,读过一篇文章那么写的:设计是在实用之余,来一点暗爽。。。

呵呵,鬼马一样的形容了我们常有的窃窃自喜的心情,那种没有人知道,也可以偷偷抿抿嘴的高兴。

有时我或许长篇大论说了一大堆听起来是似是而非的理论,实际上却是那种好玩的念头,想要给大家开个玩笑般的把设计扭转了来,说白了有点肤浅, 人们恐怕不爱听, 所以只好暗爽到等一个知音来陪我哈哈大笑。

快乐不过如此-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而如果不能做到众乐乐, 独乐乐也是难得的人生一大收获。

 

 

魔术花园:安东尼高地的米拉公寓

今天,我在课堂上播放记录着安东尼高地的米拉公寓(Anthoniao Gaudi ‘s Casa Mila)的短片, 这一座一直到今天还是让人议论不休的雕塑性建筑物,耸立在西班牙巴塞隆納的市中心,许多的抛物曲線铸成这一个传奇。


在建筑构造上保留了简单的柱梁设计,把空间打空,而他在这样的自由的画布上,挥洒他的热情和无穷的创造力。 他很理性的把建筑在平面上分成3部分,两边各自构成一个社区,有自己的内部庭院,增加了采光和空气的流通; 而中间的内部庭院就保留了给所有的建筑设施,而巧妙的合理化美学和工学的平衡。 在立面上,他把地面留给了公众,中层留给了个别的公寓,而阁楼让个别租户可以有个公共的空间,进行洗衣等等的工作,那充满螺旋體變化出來的線條屋顶空间,是一个私密的花园, 那些好像戴着麾甲的兵士是通气口,而水箱被装饰得如蛋糕一样。


每一件公寓都是个体,没有哪一个细节是重复的,他的热情可以从所有的微细安排感受的到。 他明白有钱人的炫耀要求,他建了一条悬空的楼梯; 把仅有的一座升降梯设在大厅接待处,让每一个住户可以有安全的专属入口。 为了让内外景融会,玻璃大门设在大门口,而当时技术的不允许,他把铸铁艺术和玻璃的通透汇成一体,而把手那么自然的衍生出来。一 座死物,在这里好像获得了生命,让每一个天花板旋转,让每一个窗在原地舞动而不安分于菱角的束缚,让阳台的铸铁露台的栏杆像花枝一样展开,蜷卷; 而墙壁像是要蜿蜒的跟着人的脚步,而蠕动起来。


他在米拉的专属公寓单位里,把墓碑上常用的单字,如:原谅(Forgive), 体谅 (Pardon),藏在花纹图案中,难道他预知了未来他和米拉家族的恩怨? 还是就是一个艺术家的黑色笑话?


而最终这美丽而神秘的艺术品,如鬼使神差的依归命运里的安排,而妥当的扮演起它展览厅的角色 – 包含艺术的艺术,里外兼一,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贴切?


这样的魔术花园,好像是烧熔的铁液在魔棒的指挥下,随着咒语和音乐流动,凝聚, 幻化成沙漠的海市蜃楼, 来迷惑我们的灵魂。


 


以下择自《西班牙建築師安東尼 高地》, 作者﹕趙曉慧


建築師安東尼˙高地(Antoni Gaudi)。1852年高地在西班牙雷屋斯(Reus)出生,他是家境清寒的鐵匠之子,敏捷的思路與洞察力即顯示出他不凡於同齡中孩童的特質。17歲時高地進入建築學院就讀,由於出生平民家庭,他以到建築師事務所工讀的方式完成學業。特立獨行的個性使然,高地並不熱衷於建築本科,反而熱情地選修哲學與美學。


高地所處的歷史時期,是一個尋求掙脫規格化束縛的年代,工業社會的發展,使得設計風格顯得制式與僵化,當時整個歐洲興起了一股新藝術運動(Art Nouveau)的回歸自然熱潮。此外,在建築裝飾上嚴謹理性的古典建築風格也漸漸地被揚棄,人們渴望浪漫且不受拘束的形式風格,而自然界中植物自由流暢的生長曲線,便成為建築裝飾熱衷模仿的樣式。


他捨棄傳統的圓形、方形、三角形等純粹幾何,採用骨頭、肌肉、翅膀與自然植物的曲線,搭配其他如螺旋體、錐體、拋物曲線等創造出許多奇特瑰麗的造型,但令人驚奇的是,他並不只將這些造型表現在平面化的裝飾,更是反映在結構體以及立體的空間感上。高地天生優秀的數學細胞,幫他自己解決許多創新造型後所衍生的結構支撐問題,在結構計算上需要的理性與創作上需要奔放想像力的感性,高地有二者兼具的優勢,這也讓他得以縱情地創造出獨幟一格的建築風格。


高地的建築一向為世人肯定,它的創作觀不僅富有歷史觀點,也兼具自主性的融合,這帶有個人強烈風格與西班牙拉丁民族色彩的建築,現已成為巴塞隆納重要的城市風格以及西班牙象徵。


 


 

靖儿的“我的朋友”

那样的一个午后,我和牵手的为了看这些古老的马来屋,来到老外经营的这家特色度假屋 (Bon Ton),我的靖儿迈着他摇摇晃晃的脚步,踏过石板,踩过一片青,开始了他的交谊活动。


靖儿兴奋的转过每一间木屋,找或躺在柱子旁,或躲在屋边一丛香兰叶中的猫。 那些胖胖的,明显的娇生惯养的有脾气的猫猫们,懒洋洋的有姿势的伸个懒腰, 有时给点甜头我的靖儿,让他开心不知时日。


我的三个宝贝,围着几只猫,给它们按摩,让它们磨蹭他们的脚,抱着,疼着,而我因为这几只猫,终于可以坐下来,闲闲的喝一杯茶, 也不必喊着孩子,顾着孩子,怕他们跑远。  因为猫,所有的人,都悠闲的吃了一顿不烦恼的晚餐。


而在回家的路上,我的孩子们嘟着嘴,说:妈妈,你怎么可以不爱猫,它们那么可爱。


我呢,只能这么回答:孩子,妈妈也喜欢小动物,可是养你们已经快不够时间了,哪里还能养猫?


这样的缘起,当然也有后续。


于是有了那么一个吃饱喝足的晚上,我的靖儿看到了一只街边的猫咪,快乐的靖儿一股劲的冲去,口里:我的朋友,我的朋友,你好不好?


可猫咪不领情,径自往前走去了。 我的靖儿却不气馁,追在后面,对猫咪轻声地说: 我的朋友,你要回家了吗? 回家找妈妈呀? 那好,再见了哦! 我的朋友。


尔后,靖儿快乐的转过身,找靖儿的妈妈,想在他心中,家里总有个妈妈,不管是猫,还是靖儿。


从此, 猫统称为靖儿的“我的朋友”。不管在哪里,再碰到猫,我的心情也不再一样了,因为我们之间牵着一个我的宝贝。

陪孩子读唐诗

孩子的学堂(客家话)来了一个功课,要孩子背唐诗,我说好! 可问题来了,读已经是一个问题,要明白又是一个问题。 我在送孩子去学校的路上,开始我的《唐诗10分钟》。


李白《静夜思》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


在夜里醒来,看到床前的月光,先以为地上结了霜,抬头一看,才知道是天上的明月造成的错觉。


看着皓月,想着故乡的人,隔着千里,享着一样的月光,不由得低下头来,想起家乡的一切。


 


王之涣《登鹤雀楼》


白日依山尽


黄河入海流


欲穷千里目


更上一层楼


太阳靠着山慢慢的沉没了,黄河流入了海里,


如果想要看到千里以外更远的风景,就要不怕辛苦的再爬上一层楼。


 


再度读回这些小时朗朗上口的唐诗,好有亲切感哦!

每一天

每一天都是那样的过, 说不上快乐, 也说不上悲哀。

每一天的天气却不一样, 今天淋湿了我, 明天把我晾干了; 

  
我们总以为日子就会这样理所当然的过, 好像画一条直线, 等我们喜欢随时顿笔。

那条线走呀走, 来到一个生命的高峰低潮, 就有他的弧度, 顿笔了就错过美丽的可能。

  
我们以为如果我们可以飞翔, 好像鸟一样我们就不用再烦恼, 我们的牵挂, 我们的爱, 我们的不爱。 

而我不记得什么, 在永远记不起的场景里, 兜兜转转, 看着我的快乐不快乐与你无关,好像片场的佈景, 我突然烦恼我的不存在。



我们想象这个世界不会少了我而停顿。 

又悲哀的知道这是事实



我们希望爱的人爱我的人不要想我。

可是也知道我们不能不留痕。



我以为可笑的人是我。

却又不得不笑你的可笑。



我看着桃花笑着春风, 年年的桃花, 年年的不同。

我晒着温暖的太阳, 感谢上天没有把我生在寒冷的国度, 感谢温暖是免费定时供应。



(今天。

打开车门的一刹那, 有一只蝴蝶, 翩翩飞来, 停在我的脚边的草上。 

我看到早晨的金光, 点着它不停闪动的翅膀, 从来没有想过可以那么不经意得到的美丽。 

我想天还是记得我, 只是我太记得自己, 忘了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