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as 美丽的歌词。。。

Crane’s of Cry
I meet your eyes,
We haven’t talked about love
For a long time already.
I shall tell you about it
With night rain,
And you, with the rustle of leaves.
 
   I shall cry with a wedge of cranes:
   “I love you!”
   And shall answer with a head wind:
   “I love you.”
 
No, I have enough words,
Like spring has enough flowers,
But no word can express
That of all luminaries that I loved,
Only the Moon can be compared to you.
 
   I shall cry with a wedge of cranes:
   “I love you!”
   And shall answer with a head wind:
   “I love you.”
 
Let winds, rains, and cry of bird flocks far away
Be our talking about love…
 
   …And I shall answer with a head wind:
   “I love you…”



Opera 2

My house has been built but I am alone here
The door banged behind my back
An autumn wind is knocking on the window
Crying over me all over again…
Thunderstorm at night and fog in the morning…
The sun has turned completely cold
Old pains are following one another 
Let them all get together!

My house has been built but I am alone here
The door banged behind my back
An autumn wind is knocking on the window
Crying over me all over again…
This is Fate and I can’t 
Ask anything of Fate!
I just know how the winds 
Will be wailïng after I’m gone






浮罗交怡和安达曼海

那是一个很简单的念头,只是为了很久不见的海,和一片沙滩,我飞到了浮罗交怡这一个曾经在我们的历史书中占上一席之位的岛屿。

地方是小的,历史却是有趣的。 马来西亚传说里的美丽女子-马淑丽,造就这一个小岛的神秘面纱。 据说美人总让人嫉妒,她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所以她要七代人为了她的无辜见证, 而这样荒芜了几百年

2003 前任首相的推手下,这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才开始繁盛起来。可是我不知道这对这里的人文是不是件好事。因为如果你来,想要看历史,只会看到黑沙滩,马淑丽的墓被黑压压的街市淹没了,小贩讨价还价的声浪,把仅存的一点灵魂,都要被逼逃跑了!局促的挤在一个角落,像个小媳妇的那一个所谓的古迹,让我头疼得很,你也别去了!

从第一天,我就不看古迹,也不谈传说,我看那一片安达曼海。 不求心就可以静。 回过头来,原来浮罗交怡的美无关历史。

一片绵长的海滩让海水漫过,在西南最低处的这间Lanai
Beach Resort
就在海边。 我住处的阳台听得到海涛, 我泡得茶来,闲闲的展开一本书,这一个假期就和我一起懒洋洋的开始了!下午可以修得半日的一个小眠,真是人间美事!

不看时间,我跟着黄昏的海滩温温的热,暖暖的起身,走在沙里,脚下的沙一粒粒争先恐后的穿过脚趾头,在我的皮肤上跳舞滑梯,海水一下一下的拍着岸,卷着贝壳,卷着我不穿鞋的这一双脚板,它们好像放学的小孩,快乐的不守规矩的玩乐。那些光影在长长的海岸线上刻画图案,画得累了,就让夕阳一个不小心的掉进海里。 

而夜里我们提着手电筒,开始和滚圆球的小螃蟹玩耍, 抓不到八只脚的,我们开始躺在沙滩上数星星,数着数着就数掉一个晚上。


(一月八日 南洋商报 副刊)

我的靖儿有一个宝贝

我的靖儿有一个宝贝,叫做Patric, 是那只小小红红的狗, 憨憨的表情,每一个晚上,我的靖儿就会抱着他的狗狗睡觉。 他会和它一起看电视,会叫它不可以乱跑,会要狗狗乖乖的在家里顾好屋子,别开门给坏人进来, 坐在车里,还要给狗狗系上安全带。  

晚上,靖儿摩挲着狗狗的小小的红色的尾巴,就会睡着。 而那一个小小的尾巴,在那么多的时日下就磨损成几条烂布。 奶奶细心的找来红布,为Patric缝了新的尾巴,我的靖儿却嘴嘟嘟的说我要那个旧的尾巴,可不可以换回来?
Patric 是他的宝贝,是那个会和它说话,会支持他每一个决定的好伙伴,不管是对的或错的,Patric一定会维护靖儿的。  
Patric是那个虽然靖儿一下忘了它,也会飞回来找靖儿的那个神奇宝贝,虽然真是妈妈把它带进了袋里,那个会飞的事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Patric是靖儿的宝贝,妈妈不可以妒忌,只要妈妈也是宝贝,就不可以嘟嘴。。。。

穷教育?

政府说我们都必须节俭了。。。我看看自己,还要减什么? 免了午餐?还是把孩子的书本开销再削减下来?


“好主意!”他们说。

教育部说:所有的教育局都必须削减20%开销。。。

可是你看看,人话都是那么说的:穷人不可以穷教育。

但是新闻里这么写: 

“雪兰莪州教育局已发出口头指示,如果拨款不足,学校将不能聘请代课教师”
“取消免费牛奶,午餐津贴”
“取消免费补习”

我们的老师,现在怀孕生子都不安心,可怜课堂里的孩子,在那两个月里,该如何是好? 济济一堂,还是让本来就忙昏头的老师如何分身是好?

我的老父亲,做了半辈子的校长,摇头说:可怜那些乡镇的孩子,连牛奶酸了都不知道,还以为牛奶就是那样的孩子。 现在连牛奶也没有了,我们到底为他们做了什么?

可怜的孩子,穷得后背贴前胸的孩子,要如何负担那食堂里一样一令吉的食物,还是要他们早晨三点赶着出门做工的父母,从每天不到十令吉的收入里减下那一笔?或匆匆就来两片白面包? 那么一点给人民的津贴,还要省?却把那一把一把的金钱,撒在那一只只的白大象上? 谁为那些困苦的人民做了什么?

我们要往前看,为自己画了一个美丽的梦想,要成为先进国。 可是呀。。。我们现在要说的是:没有钱,就活该你得不到帮助? 自己学不好,就认了自己的层次,别想可以全民前进。 

原来我们的国家,是高高在上的美丽幻影。 我们把足球队送到英国,把可以用于研究与发展的设施,改成冬天不暖,夏天不凉的足球训练中心,幻想只要近朱就可以赤,希望一天我们可以卖球员来赚取外汇?

来算一算,如果那些英镑兑换成令吉,我们可以喂饱多少孩子?







伊朗诗人:台海瑞(Tahareh Saffarzadeh)

我的表骗我

啄木鸟知道
我住在光秃秃的树枝上
何必在印满足迹的壁上
展现我不尽的语言
我必须走了
我的表永远骗我
交通指标也是
停止 –  等待 –  不转弯 –  左转 –  右转
有个永远思念我的人
不知道如何握我的手
如何撒谎
总是缺点儿什么
我总是和当时有点什么搭配不上
今天黎明我在灰色的柏油马路上闲逛
我不该穿缎子鞋,也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