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海的妖

这也是个真人真事,发生在我老板身上。。。

话说老板这回请了个女佣,倒是蛮惹人喜欢的会办事,一家子都和她和融,就是女儿不肯靠近, 一回还对我们一班姐姐们说:那个Kakak的脸会绿,很可怕。。。对一个五岁不到的孩子的话,想是没人认真地。 孩子一直不快乐,也面色不好,就是病得多,大家给了很多意见,也没什么见效。
可是家里开始不见了一些私人物品, 那就觉得有点不妙,当时猜不是请贼进了门吧? 就找个理由,把女佣请了出街买东西。 两个大男人,在女人房里翻了一番,没找到什么,突然省起储藏室里的那件行李,就把它开了一看,老婆的相片,孩子的衣服,还有许多用红笔写的爪彝文,和卡带,打开来听,是一片颂念的语调,就是听了有点毛骨悚然。 这样的发现,倒没人敢轻举妄动了。
定神想想,这人倒是没什么,就是礼貌的不肯和主人同吃,总是搬张桌子坐在回廊,也不开灯,伴着她搬来种得一片绿的叶子,在花架边,吃的一地的饭粒,也不急着扫,一直认为不过粗人的习惯,在这一刻想来,就有点怪。
这回有点怕了,找个理由,把女儿接回房里,不让孩子和Kakak一块睡了,还找了茅山道士来看看有没有妖,为了验证真假,也不说清楚什么,就说来看看吧,家里有些不安宁。 
道士有点本事,才进门,就来到回廊,对那一个花塔般的花架看了良久,对我老板说,你这里有人养了小鬼,做了黑空的塔养了几个; 想必也常有食物在这里供着。 孩子的精气都被这些个给吸了。。。提起经文,才知道每天傍晚以为是她老公情话的那些卡带,在花盆边播,不为相思,只为养育。 
女佣这会不敢下来,却给逼了来看道士施法。 话还是没说破,道士把鬼抓了,放在玻璃瓶里,老板说,放在耳边还有尖锐的声音,就是没个形体。 女佣过后在打破的盆边徘徊了一会,由不得她多说,当晚就被被送回代理所。  
听说因为期限没到,又被送去第二家,就不知命运如何了? 

听鬼

看人写鬼故事,我也凑个热闹,和大家分享亲身经历。。。

1) 在光大工作的时候,常常要开夜工,半夜到凌晨总是不能不如厕的吧!偏是办公大楼的设计都是中央安排的,要洗个手都得出了大门,转个弯才可以到。 那一个晚上,我们一伙东倒西歪的忙着明天的工。 人有三急,我倒是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怕,一个人就往女厕走,去的时候倒没什么事,回来经过隔壁大厦管理办公室时,那两扇大木门,乒乒乓乓的像是要从里面冲出来的不知什么?看得出门是由里向外的推出, 很急也很有力。 这下我可醒了,连跑带跳的把我公司大门敲开,拉了几个壮汉一起探个究竟,还怕有人从里面要求救,却是连猫的声音也没有。 大家有点心寒,可是又很理智的想必是窗口没关好,风在这三十好几楼的高度也应该会有这样的速度吧!
第二天,多事到隔壁一问,窗没坏没开,猫没在,而妙的是,大木门后的另一层大门也应该还是紧闭的。 那么是什么那么急着要出来?
2)夜里睡得很熟,在二楼的房里,没有冷气的房间是没来由的冷,我穿了两件寒衣,再两条被,卷着睡。 突然有一阵风从头部上方吹过,是那种有线条的方向,我眯着眼不敢看,只能念着佛号,再一会睁开眼,想为这一阵风找一个理由,却是窗没开,风扇没开,一个房间是死静的冷。 
闭上眼,回头再睡,听到身后的百叶窗的玻璃片当当的响,像是有人敲打着。 我回过头,一个孩子的影子在窗的另一边,要我让他进来,他很急,我很怕,我只能闭上眼,不停的阿尼托佛,一直到声音离去。 再睁开眼的时候,我还背对着窗,像是从来没有回过头。  

突然想起童年的味道

突然想起我童年时最期望的味道。

大白兔奶糖- 是啊,那种甜甜带腻的咬也咬不断的糖果,总是在我用舌尖把米纸舔掉后的一种过年的味道。 
菲律宾宣布,抽查市面多款中国食品样本后,发现其中四款食品含甲醛等有害物质,其中竟然包括在中国知名糖果品牌——上海冠生园生产的大白兔牛奶糖。


Nuttela – 以前马来西亚要买这一个进榛果酱是困难的,常常要等待难得出新加坡的时候,才可以把它带进来。 而婶婶还曾经因为迷上这一款果酱,而非它不可的惹来是非。 

现在在各大百货市场都有卖的Nuttela,还是我的最爱。 在手头还可以的时候,我总是把它纳进我非买不可的必需品单上。

红枣- 也是新年的必备品,每一年,那红白相间的包装是桌上的红品。妈妈和我分享着这一个共同的最爱,曾是我们母女间的一段情。 

在海鸥还可以买得到的这一味,我已很久不敢尝试,自从那一年我在红枣中看到蠕动的虫。 

花生糖- 总是一不小心就跌了一地的花生糖,在槟城是用面包怀抱的甜咸香。 

现在却只能买到花生油的腻。。。

丁丁糖- 是啊,老是远远就听到的丁丁糖,用这一个小锤子,叮叮当的敲着一盘的脆。 
如今安静的躺在包装纸里,再没有声音。

水糕-  以前在幼稚园里,最盼望的就是这一款水糕,白白嫩嫩的装在椰壳磨的小碗里,用一只竹签片,一转一挑,一片片跳在碗里,撒上菜浦,配上甜酱。 人生何其满足!

今天的水糕在冷冰冰的钢碗里,说得是古早味,却就是少了一点感觉。


冰淇凌- 以前没有BaskinRobins31, 只有玉蜀黍,红豆,榴莲口味的雪糕,夹在两片Waffle 里,一口下去,又是冷,又是脆,又是甜蜜,又是香。 

那天才在Giant买了的古早味自助Waffle 冰淇淋,才一个星期不到,新闻报道这一款雪糕受到污染,让我才开心的心又有点颓丧。

酸梅冰- 小时妈妈会煮酸梅水,待它冷却,装进买来长长的透明胶袋里,一边打一个结,冻在冰箱里,下午热热的天里,是左邻右舍的孩子们的最爱。

今天我把Milo,牛奶粉,泡得浓得化不开的甜,倒在Cosway买来的小雨伞里,冻得冰冰的,让孩子说连Baskin  Robins 也得败下阵来!
这样的味道,在从前是手边的幸福,今天是天边的星星,再求不得。  



过年

过年了。。。匆匆忙忙的我把孩子的新衣洗好烫好折好放好在行旅箱里,把我的可以配上老爷子的紫色连身裙和老爷子的紫色上衣吊在衣架上,把鞋子收在袋里,把相机带好,把该送礼的腊肠,肉干,鲜虾,都一一带齐。 临行前把衣服都洗好晒好,把屋子都收拾好,把防盗铃开启,把门在身后关上,在一堆行李终于被整齐放在车后厢的那一刻, 我们一家子归乡的日子开始了。。。我们开始过年。

我的脸开始过敏了! 红的疹,肿的脸,因为不知什么的开始和我过年。 
大年除夕夜,我和家人在热腾腾的厨房里吃着婶婶煮的大餐,有海南人的鱿鱼丝烧肉炒韭菜, 有鱼,有白斩鸡,有鲍鱼,干贝,还真是一餐丰富的年夜饭,想如果我们的祖先知道,一定是高兴的,可是今天的孩子虽然不吃鲍鱼,少吃干贝,可是鱼啊,鸡啊,新衣,新鞋,对他们都不再是一年一度的事,所以没有孩子为新年一夜不能入眠,不像当年的我,为了妈妈才缝好的新衣在那张椅背上微弱的发亮而兴奋得发梦, 而那天才买的粉红的鞋,在大门口等待我第一场操步。 
大年初一,我们起个大早,和大家拜年,爷爷奶奶,伯父伯母,堂哥们,姑姑们,大伯公大伯婆,叔叔等等,孩子都转晕了头,却是一年一度的认人大会,这样的一个大聚会,终于把一个圈子都完全了。。。
年就是这样过的。  在我的脸肿了又消了后,大年初二的烧烤会上,大家笑约明年。 
今年明年我们年年过,把衣服穿旧了,把人情穿浓一些,我们家的圈子在每一年过年时最大。。。
新年快乐!

浮罗交怡的BonTon

纯朴的岛民在政治的推手下改变了。投机的商人把稻田填平了,把高楼建得比椰树高,想像里头都是满满的游客,发疯的抢购免税品。 可是在浮罗交怡这里,这一座座鬼魅般的空洞大厦。 看着游客们呼啸而过,却没有人回头。

我们总是没想过,抱着一颗想休假的心情,在这一片土地上,到底我们要的是什么?

 

是吉隆坡的夜生活,还是纽约的第五条街?

 

或者我们只是要一个属于浮罗交怡的天然自在。

 

“脚旁的稻绿油油的抱着,木屋里有人纳凉; 高脚老木屋有雕刻,有凉爽的风穿屋过堂; 喝着道地的生姜茶,吃一道点心;这样的假期多么舒适!”

 

而当我穿过鹅卵石层层叠叠的柱子,来到Bon Ton 的小小庭院,这样的一个梦想实现了!

 

在大家都忙着贴近海边的浮罗交怡,这一间精品度假屋,却离海而建。 在椰树间散落的百年老屋,也不花俏,也不喧哗,自成一世界。

 

这里一片绿草坪  充满休闲的氛围。 草的尽头原该是稻田,却长了人高的茅草;看不到低头的稻,却有了乡野的味道,有水鸟在草间觅食。 草坪间零零落落的着八所形式不一的木屋, 没有一个可循的格局,诚恳地保留了马来村庄的随意。 屋间有椰树,还有为数不少的胖胖懒懒的猫,或打瞌睡,或闲闲地看人生百态。

 

院子的一头还有一间华人的两层店屋,打开大门就是一间小小的办公厅。 而在那长方形游泳池的边上,晒着太阳的住客,读着书,逗着不理人的猫咪,喝一杯冻饮,
人不免轻松。

 

这里的主人来自澳洲,从各处搜来了这些百年老屋,尽可能的保留了原来的样子。
想必这一个一心打算把所得的,都回给流浪动物的主人,当然也明白原来人生不过要的是归于本质的简单。

 

http://www.bontonresort.com/

12/02/2010  南洋旅游

我们都要一个好名字。。。

总是要有一个可以让爱我们的人呼唤的代号,所以有了名字。 取名的或者为了一个期望,或者为了一个画面,或者就是出生时那一场大雨,就见证了张雨生, 而郑板桥这个就地起名的书画家,就这样把那么一个俗透的名给活得超凡了。 
我们总是要有一个依据的,而我们用各个方言把名字给念了一遍后,就用满满的爱把名字写在族谱上,为一个从黄河开始的历史写上几个字,这几个字或者不带任何魔术的能量,却是父母为了亲爱的孩子一厢情愿的一个祈祷。  

我的孩子,是我的宝贝,取名当然也费了周章。 我一再对孩子解释他们名字的意义,希望他们会知道,名字不是只是代号,而是父母希望会永远陪伴孩子的叮咛。 

轩 – 轩昂(气概不凡;高大雄伟), 希望他有一个待人的宽度。

楷- 形容刚直, 希望他可以堂堂正正的做人。
靖- 使安定, 靖密(安静致密);靖冥(宁静幽深);靖默(沉静缄默);靖重(安祥凝重), 希望他可以安稳从事,水深而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