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前的选择


以前我们常听人笑话般的问起:如果我和你妈妈掉进水里,你救谁?而不管他怎么答,都是错的, 然后我们笑成一团,相信我们永远也不用选择。 

可是在那一刻,他或者最不想救的是他自己。

问的人残忍,答的人说不出口。 

Father’s agony as he is forced to choose between saving wife or son from drowning after car plunges into river

By RICHARD SHEARS
Last updated at 1:20 AM on 1st December 2009

After his wife’s car plunged into a river, Stacy Horton had an agonising decision to make: rescue her or their teenage son.

His wife Vanessa had escaped from the car but was crying for help as she struggled to keep her head above water, while their son Silva, 13, was still trapped inside the sinking vehicle.

With time to save only one, Mr Horton dived into the river.

Enlarge Drowned: Silva Horton was trapped in the sinking car and died

Drowned: Silva Horton was trapped in the sinking car and died

In the evening darkness, he could only just still see the Mazda station wagon, which was already three feet below the water and sinking fast nose first, with the glow of the tail-lights fading into the darkness.

‘I tried to get down and get him [Silva] but I couldn’t  -  it was just too deep,’ said Mr Horton yesterday. ‘And Vanessa was going under.

Read more: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worldnews/article-1231993/Fathers-agony-forced-choose-saving-wife-son-drowning.html#ixzz0lVUCanGJ




清谈建筑

梁思成常常对学生说:希望你们喜欢自己的职业,建筑创作要有激情,就像画家一样,一张好的作品,得有那么一种激情,否则这张画在技巧上不论多高明也是只有匠气,而无灵气。 同样建筑师不是把一些东西堆砌起来,画出来。 建筑师得有想法,有立意,创作在其中,有激情在里面,才能满怀热情地去作。不要挑挑拣拣的,认真地对待每一件工作,你才能体会到,你是一个很可爱的建筑师,这个职业是个很好的职业。 一定要把感情放进去。

在我们决定要走建筑这一条路的时候,这就是我们想象中可以满足的。 可是在现实里,很多时候,在利益的考量下,我们的理想已经被放在一边了。。。
如今来到各个建筑的讲座里,最感动我的不是超大的世界级建筑,而总是那些个小而精美的创作。 它们总是从心开始的,为了一片荒凉的都市,为了不能呼吸的城市住客,为了一个让你回眸的一刻,小小的一个铺陈,那些或者没有名车大房的建筑师,很用心地改变了或者一个,或者几个人的生命。 
能够把建筑放在心里,建在地上,是那么让人鼓舞的事。 
我今天站在讲台,我不能做到的,我自私的希望他们至少现在可以做到, 可以在设计里多一点热情,多一点考量。 记得我也说过: Humanity is the key to architecture, compassion would make it happened.  
或者因为我期望,所以才会有那样的失望。。。
一个可以让我那么享受的过程- 设计,他们怎么可以就不爱了呢? 

余温原来最寒

那一天,我离去了! 没有雨,也没有山风。 在炎热的那个午后,连见面都没有的告别,在这个现代的社会里的这一秒,或者枚不胜数吧!

有的时候,告别是为了下一次的再见,而这一次,告别是为了向未来问好。 
不能一起走的路,或者也太长太难; 而两人三脚的颠簸不平,也不见得容易。 有的时候,是选择选了我们,有的时候,是我们选择了决定。
终会错过的还是遇到了。。。也不用遗憾了吧! 
你来 我的生命是你
你走 生命延续在等待
烟花落尽 余温最寒
看不见的距离 
向着你的方向 
还可以搔动鼻尖的发丝
在这里触动的不过我的心事
烟花落尽 余温最寒
不知道的心情
连线你的背影
聚落不再是时间的长短
万吨烟花飞散尽后我的思念
余温原来最寒

猪八戒照镜子

为什么你总要我决定? 他问。

或者因为两个人之间,有的事情本来就不需要两个人决定,如果一方有异议,而另一方无所谓,那么就由哪个有考量的去决定吧!
或者因为一方已经决定了如果这事还在,就会不快乐,她不过希望另一方可以为了她的快乐,和他们可以达到的一个舒服方式,把事放了,这样的决定当然是另一方作的。
为什么总要听你的?他问。
或者她不过以为两个人的事,两个人的未来,应该可以让两个人都舒服,而不是听谁的?不听谁的?
是不是在某些事情上,可以不要把一切看得都是挑战?
为什么?为什么?
可能到了最后,就是他过他喜欢的日子,她过她喜欢的日子。 因为或者两个人根本看不到一起去,因为不管她如何说,都是她的企图支配; 而如果她不说,就是她把决定推给了他。 
猪八戒照镜子,里外看来都不是人。 

从摩梭人爱情谈起

读到摩梭人的不拖不欠的爱情,突然想这样的爱情观是好还是不好? 

两个相爱的人,在错过了相爱的时间后,是不是不过走回头来,好好的爱,而不必为了曾经做过的决定而拖欠。 
两个相爱的人是不是再没有错过,还是在不停的回转间忘了为了什么如此忙碌的来回的走?
这样的自由,和豁达是不是爱情该有的态度?
还是牵绊本来就是爱情的精华,就是因为两人像糖丝莲藕的不能断得干净,才让人在时间里磨出相偎的依靠?
我们都是自私的,我们希望人生间的一切,都会为我们当下的决定铺路。 
如果背叛,我们希望背叛是不拖欠的。
如果贞守,我们希望背叛是被诅咒的。
如果相爱,我们希望爱情是永远的。
如果不能永远,我们希望我们永远是对的那个。
人间到底没有什么我可以说。。。
我看着世间的人看我,我怕他们可以在我身上找到我的错。 
我看着我的心看我,我怕我的心在不平静间添了重量,过不了阴府的天平。 
我看着我的未来看我,我怕我的孤单会不能离开。
我看着我的现在,我怕我过不了人生,到不了彼岸。  
或者有人会说:但求无愧于心, 但心是很难的东西,它其实不太明白,也很糊涂,大概懵懂,少点骨气,多点冲动。 
又有人说:岁月是最大的小偷,或者我们把决定放久一点,把烦恼丢在一旁,岁月就会来我们这里把他们偷走,那么我们就可以理直气壮地不用再去想。 
像摩梭人的男女关系一样, 时间来了,时间走了,爱情没有改变,不过换了对象, 而这样是不是比较容易? 

烤一烤鸡

今天的行程有点变动,所以不去敦菜市场,却来到了SS2的菜市场,看到了家婆口中的《荷兰鸡〉,那种带着黄皮的肥鸡,最适合海南鸡饭,我却想烤一只鸡。 

鸡 1.5 kg 一只,抹上橄榄油,盐,酱清,蜜糖。腌好备用。
填料:
青苹果一粒,切粒
红苹果一粒,切粒
马铃薯一粒,切粒
黄葱一粒,切粒
青苹果如果怕酸,可代以红苹果。
加上调味- 咖喱粉,糖,盐,胡椒粉,蒜米,姜粉拌均
把填料放入鸡肚,封好;多余的填料可以用来垫在鸡只下。
175度烤一个钟,把炉门开几分,让蒸气排出,可以让鸡皮脆口, 再烤上20分钟,就可上桌。 

随笔

拿起一把伞,就会想起白蛇传里的那位娘子,在烟雨里走来,碰到那个懵懂的孽缘。 

(她是剔透的玉,他是混沌的云。) 
而结局在相遇的那一刻的雨里已经有了伏笔。 
故事就是这样的,每一个段落都有一个引子,而人生却不是这样的,所以在那部《在下一站爱你》,梅丽的那句:在戏里,女主角就一定会追到的,不是吗?让我不禁莞尔。 我们不也曾经那样以为,这个人生如戏。 爱上一个人,会有昏眩的感觉,惊天动地; 而哀伤的那刻会有雨和我的眼泪,在那么美丽的凄清的夜晚会让你看到。 可是人生不是那么美丽的,所以当我看到最后那一幕,催人眼泪的那一幕,我却有点戚戚然,做戏的还是做戏的,因为看戏的人得不到的,要在戏里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