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烦恼事不过一二

什么叫做原谅?


或者是完全的放开 而愿意不再提起。


或者是表面的装饰  只为了不让你提起。


或者只是还不知道该如何处死你   所以说原谅你。。。


 


什么叫做共处?


或者是可以宽容对待。


或者是可以共患难与欢笑。


或者是可以不要拿着两把尺  看你一套 看自己一套


 


什么叫做快乐?


或者是可以心平气和。


或者是可以不愁衣食。


或者不过是  不过是不用看到  后面有一双眼睛,


在看何时可以抓到你的一根小辫子,所以可以原谅你,又拥有随时处死你的权利。。。


 


什么叫人生该做的?


或者是这样来去过招。


或者不过是给自己一个期限  到时候 到顶点 就要懂得收了包袱离开,


好给自己一个快乐 一个自在 一个不用烦恼谁又在我的脑后瓜那里 窥视我 检查我 定我的罪 还来烦我。。。


 


 


 


 


 

《地球上的星星》 – Taare Zameen Par


 


《地球上的星星》一直是我想看的印度电影,两年前就在找,却还不知道原来线上就可以找到。 这样的一部戏,在印度电影里十分少见。  印度电影一贯的爱情,暴力一一缺席,而温情和对蓝靛儿童的另一个层面的透视确实可以触动我们的心。


在看着伊桑的生活,我想起我的宝贝楷儿,他是不是某种程度上也是这样? 看到字母在跳舞,他是不是也有他对大自然的好奇,而不能专心对待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数学和文字?  是不是在我们拉高嗓子问他你为什么还不明白的时候,我们呢,自己不明白?


在故事的伊桑很不快乐,在生活里有权威的人都在否定他。  我们都忽略了有一种缺陷,是我们看不到的, 而当孩子做不到,我们说孩子太懒惰,不肯努力;但当我们无法做到时,我们告诉大家一百零一个理由!


我们说我们爱孩子的时候,我们的身体是不是也在那样的告诉我们的孩子? 关心是用来说的吗? 片子里有一段话,我很有感触:


“在所罗门岛上,当村民需要一棵树,他们并不砍伐,他们围成一个圈子,不停的诅咒那一棵树,经过几天,它就会自己枯萎。”


当我们作为父母,以我们认为理说当然的:我们只想为他好,而不停的唠叨或大声责骂他的时候,我们是不是也在扼杀一个正在成长的生命?


每一个孩子是地球上的星星,收集照顾好每一颗星星,我们就会有一条银河。

双文丹的一个试验乐园

Serendah 这样一个很意境的名字,被翻译成双文丹后,就少了那一片覆荫的感觉。 我来到这里,是为了学生的功课,是为了还在市区边缘的两个小小的原著民村庄, 是为了大马著名造景师黄锡山 Ng Sek San 的一个试验乐园 – Sekeping Serendah


 


在那五亩地里, 橡胶树和雨林一片错开,五间小小的渡假屋或是蜻蜓点水, 或是容于土地的点缀于大地间。


 


一踏上那条黄泥土地上,我们缓缓地步入这一片覆盖的绿意,两边是顺着地势而下的小喷泉,透过控制水压的简单原理,让水活泼起来。 左手边上就是一件铁皮屋顶的木建筑。 就像是那常可以看到的胶林里的小房子,基本上就是采用自然通风, 双层屋顶的来保持清凉,可是到底还是在树林外,就不够遮荫,比较起来还是没有林里玻璃屋和土屋的让人舒服。


 


林里有两间通透的高脚玻璃屋,也不掩饰的就把那窗里门外的连起。 我们紧张的在楼梯间,研究那露天的洗浴间到底安不安全?  我在厨房处的洗碗盆边,看着就垂手可得的绿叶,想如果是可以入菜的香氛,那会是如何田野的一个味道; 我在门前的那一片铁格网上站着,和那豪情的起火炉对看,想如果我年轻的时候,在这里, 和我的一批爱吹牛,爱唱歌的朋友,是不是一定会在这一个起火炉上架起铁丝网,烤那香喷喷的鸡,在火炉里的火炭里,埋它几个甜的木薯, 在那么深的夜里,那么虫鸣不断的时光里,通宵的说不停。 只是那可以休憩的房里,在铁铬网格上的床上,我不可制止的想象那夜里会来扑火的虫要如何才能让我安睡?


 


这屋也不喧哗,就等你来吵翻天的坐在树林里,用大型HomePort 都有的材料, 简简单单的就把它搭起来。 那铁铬网格做成的床,椅子,和他钟爱的水泥造品,在他后来的单案里都一再的出现。


 


而那土屋,一片黄土的那样爬上来成墙,成屋;一点点绿,也不分界线的就这样来繁衍。 厚厚的墙后,是一间简单的房间,一片可以推开的玻璃门外,是一个户外的洗浴间,这里就要比玻璃屋隐秘一些的了! 那一线的阳光,穿过那一小片没有屋顶的空洞,把凹凸不平的土墙,打成一个艺术品。


 


两间相隔邻的土屋,就这样在比较高的那土地上,相依为命。 我们坐在户外,就在树冠间,和那充满生命力的不停生长也不停消耗的土墙,在那一个午后,玩一个光影的游戏。


 


南洋商报 旅游 2010 09 10

分享: Soe Ker Tie Houses by Tyin Tegnestue, Noh Bo, Tak, Thailand

Noh Bo 是一个位处于泰缅边界的小村庄,村民大多数来自于缅甸的Karen族, 很多是失去父母的孤儿。 而温暖是从远远挪威这一个冰冷的国度送来,Ole Jorgen Edna 在那里开始了一间孤儿所于2006年。 在挪威大学Professor Hans Skotte和建筑师Sami Rintala 的帮助下,TYIN一个非营利组织,领着一批来之 Trondheim Norweigian University 的学生,得到60多间挪威公司的赞助,开始了他们的善举。 学生远渡重洋的来到这一个边境地段,开始用最基本的材料和技术,带领着当地的居民,一起设计建造这一间孤儿院。 这样的一个工程,不只限于给与,更在于教导,让居民在他们离开后,还可以用当地的材料继续发展。


看着这么原始的建筑群体,我很感动。 建筑本来就应该是为人的需求而建,这样的一个动作那么神圣而美丽。 祝福。。。


 


The cluster of six houses forms a compact neighbourhood for play and interaction



 


链接:-



 


 


 


 

三部曲

一) 雨


 


雨季来了,哗啦啦的一下子就把一个城市浸湿。 城市里的孩子都躲在屋子里玩PSP, 埋怨Astro的不完美画面,或是没有连接的讯号。 我们懒惰的靠在沙发,翻两页书,打个瞌睡,一下就让雨不知不觉地又干了!


可是我小时不是这样的,我们是冬眠的小动物,雨来,我们就醒了!


先是瞄着门前的沟渠,再看天边的厚云; 在雨水还没有涨满大地,我们是连雨鞋也不穿的野孩子,在水坑里跳着,在雨里淋着,也不为求雨的跳起舞来。 草地里踩着泥泞,也没有说起地里可以钻进皮下的小虫; 我们那样的让自己浸湿,回家擦个肥皂,洗个头,也就那样的过了一天。


水涨了,我们踩高跷,站在高处,看水里漂过的许多叫不出名堂的动物,那样无奈的跟着水流离失了家。 也看过好像龙虾的,大蜈蚣的,怪怪的鱼,在雨后搁浅, 和一堆水草纠缠不清的可怜。


雨水是我们偷窥欢乐和许多黑暗角落不知处生命的一刻。


 


二)风


 


雨走了,风来了,秋高气爽,我放风筝,总觉得自己单薄的身子就要被风筝扯着飞上天了,那样的晕眩,我抬头看着那风筝,飞着飞着就要到天的边缘,就会有一种想放手的念头, 想要成全它粉身碎骨的义无反顾。 可是我不是放不下,就是有那一条黑色涂满玻璃粉的线,一下割过来,硬是那样的放走了我的风筝。 我的宿命呀, 全由不得自己。


一直从五月到十一月间,在夹着雷雨的夜里,苏门答腊风就要几次闯过马六甲海峡来吓我在多梦的晚上。 那样的呼啸,穿过通气孔,就要加倍的。  躺在床上,我几乎可以计算千军万马,从几里路那样踢踏而来。  过了这些个月,风就要减了, 雨就要更多了。


潮湿的,干燥的风那样的来了又去,在我渐年长的日子里开始越来越脱序。  我搬离了南边的小城,那苏门答腊的风迂回来不了; 而风筝关在我的储物间,挣扎着出不来。。。


 


三)阳光


 


阳光有什么好玩,我也不知道,只那样记得,在那段没有冷气的日子里,阳光就主宰了我的感官。


我在清晨,跑步, 凉凉冷冷的, 一直到温温热热的,一直到太阳开始霸道,我就会已经在冰室里吃早茶了。


在大热天下,载着一把满天星,汗在流,我却觉得清新, 风在脚下踏板的加速下不停的增速,我的长发飘着,额边粘着发丝不肯离开。


年轻,我十几岁的年龄,几个人,那样的在下午一点多,骑单车走上四英哩的路,上课外活动。  汗流着,让风吹干,一扎头发,躲进学校对面店屋深深的黑影里,吃一碗热热的拉沙,来一个豆支,和一杯茶。 我们的中学生活里就是那样的在阳光下度过。


而分手,说了什么都记不得了,到今天却记得那天很热,烫着的我的皮肤,像有针刺着的疼, 却不肯移开一步,怕那一个动作会让他看出我的软弱,怕一下就会连心都要疼痛。 想如果那天下雨,会不会好过一点,至少可以流泪,也不会让他知道。 或者如果那时可以先读好天气报告,记忆就会不同。


阳光,和它的温度,和它那么深的黑影,在阳光下印刻了许多的回忆。。。那些个在树荫下看太阳剪影的日子,是这样的一闪而过。 而我记得。。。


 


 

孩子

小儿近来和奶奶闲散在家,没事的打电话给妈妈。

“妈咪,我和你说hoh。。。我在看着一部卡通,很好笑哦,是这样。。。。这样。。。。。”

“妈咪,你知道吗? 我找不到我的狗狗,它不见了。。。(妈妈尝试提出可能性地点)。。。哦哦。。。我等一下再打电话给你hoh。。。。”

“妈咪,妈咪,你几时回来?(妈妈在上课)。。。哦。。。我等下上车,下车,再打电话给你”

“妈咪,我跟你讲,我去睡觉,你一定要快快回来。”

”妈咪,电视hoh, 没有声音,我的Ultraman 怎么办?你现在可以回来吗?“
孩子就是我们的世界,我们也是孩子的世界。
这样的感觉真好,抱着孩子睡觉的身子,知道他在偷笑,也享受这样的时光,我觉得我好像抱着一个很温暖的世界。
虽然人生不如意事那么多,可是老天给了妈妈很可爱的宝贝,有的听话,有的逗趣,有的可爱,在很低落的时候,或者愧对他们,可是如果没有他们,我或者还撑不过去。 他们就是我的太阳,给我温度;是我的重心,让我平衡在生活的跷跷板上。 
 

放空

也曾经度过那么一段深陷在一场荒谬拔河里的没有尽头的日子   拉向那一个方向都败得一塌糊涂 
心力交瘁     连头发都大把大把的跌     把排水孔塞住了
我的人生     浸湿一片
像浸在咖啡的报纸      模糊了现实       再也看不清 
在那样的日子里      笑声是拉高八度的牵强 
夜里是安静的悲伤
可是       总有那么一天
像如何伸展都不到头的橡皮筋
就会    断了
放了
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