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一些旧时文章

或者也很久没有读这样的诗了,在当时读来或者已经算抽象如希腊的爱情的文字,和今天我接触到的现代诗句相比,突然显得精简易懂得多了。到底也不是读文学的人,也就说不清文法,意境,遣词用字的深浅纠缠。  可是这样的诗,还是那一格格清晰的画面,在我阅读的岁月里,勾画着许多或者也懂也不懂的乡愁,悲情,思念和一些也说不清的想法。



不忍開燈的緣故



高齋臨海,讀老杜暮年的詩篇

不覺暮色正涉水而來
蒼茫,已侵入字裡和行間
一抬頭吐露港上的暮色
已接上瞿塘渡頭的晚景
淺淺的一盞竹葉青
炙暖此時向北的心情
想雉堞陡峭,憑眺的遠客
砧杵聲裡,已經五旬過半了
正如此際我驚心的年齡
不信他今年竟一千多歲了
只覺他還在迴音的江峽
後顧成都,前望荊楚
亦如我懸宕於潮來的海峽
天地悠悠只一頭白髮
凜對千古的風霜,而這便是
當薄薄的灰色漸稠漸密
在變色的蒼色裡我遲遲
不忍一下子就開燈的緣故


这些陪我度过那些文字岁月的诗人,在今天的孩子看来已经老了。
我的老爸爸说: 这可怎么好,孩子读的都是哪些书啊?
我也答不上来, 他们小学课本的书里的字那么少,甚至读不全一篇新闻稿, 要他们如何读完冰心的《给小读者》。
而我翻开《余光中作品精选〉,想或者文学的熏陶也不过一扉页间, 不同年代不同英雄。。。















近来5本书

最近一口气买了几本书,就是还抽不出时间来把它们读完,就那么蜻蜓点水的看了一下, 书评改日才谈:-


1。Mitch  Albom: Have a Little Faith


相信有一个比自己更大的力量,相信有一个比自己还精准的安排。 人生或者好像曾经流行过的一种书本形式,在每一个主角可能必须作的决定前,你 作为一个读者决定了下一步,而决定了故事的去向。 我们从一开始没有设想过的那一刻,一步一步地为书本里的人决定他该去的页数,决定他向左或向右的方向。 这样的一本书如果是我们的生活,那会是如何的一个经历?


2。龙应台:目送


3。龙应台:亲爱的安德烈


认识龙应台,应该是从野火集开始的,那样犀利而尖锐的言语,很狠的批判一个还在挣扎的社会。 那天,无意间读到《目送》,那么温柔的说起患上老人痴呆症的妈妈,那么样的提起美丽的妈妈如何在片段间过日子, 我有点不能适应。


而《亲爱的安德烈》又让我看到就算再才情横溢如龙应台,她原来也和我一样啊! 在妈妈的母性下,就要不能自救的成了一个唠叨的女人。 


或者是为了救赎我快要不堪的自尊,读《目送》,《亲爱的安德烈》,就要让我知道,不管你是谁,你不过就是踏踏实实生活的女人。。。这样的简单诠释多好!


4。 Lai Chee Kien:  Building Merdeka


一直都有听张老师提起这一个人,如何在马来西亚的土地上,这一个新加坡的教授带着新大和马大的学生在记录着我们就要消失的建筑。那天就这样跑到讲座会里,听新加坡人说马来西亚历史,觉得有点滑稽。 说来本是兄弟,那么一分,我们斗到今天都还没完没了。 政治历史背景不谈,这本书里记录了好一些1957 – 1966 年间建设的具代表性的建筑,包括了历史照片,平面图,剖面图,和我们不晓得的一些建筑上的经典之作,比如Stadium Negara(国家体育馆,建于1962), 原来的屋面材料是用纸浆和树脂混合平板,本来根据建筑师的指示20年就要换,一等就等上了30多年,最后在一片滴水声中,这一个也算是创举的屋顶就被拆除重建了! 而当初排水,通风的种种建筑设施上的绝妙好计,在扩建装修下都被废了功夫。。。也是一大遗憾吧!


 


5。 李清志:安藤忠雄的建筑迷宫


安藤忠雄 (Tadao Ando)一直是我个人喜欢的那个天平上返璞归真的一边,另一边是那充满线条,繁复细节的Anthony Gaudi。 


人生里太忙乱而失去方向时,我们需要安藤忠雄的放空和每一个精准的细节来稳定不能平静的心;而当日子开始因为机械化的规律而不再记得天真的喜乐时,我们要Anthony Gaudi 行云流水, 天马行空的线条来提醒我们在那么遥远的时空里,我们也曾经那么开心的让心带着手,在沙滩,在空地上,用树枝,用粉笔,哼着歌,繁复而简单的让 心放松!


 


 

现在的小孩会什么?

是谁第一个登陆月球?


                     巴斯光年 (英国儿童)



 


这是什么?


    


                      ???????????(英国儿童/ Jamie Oliver  Show)


 


这些呢?


   


                        食物 (英国儿童/ Jamie Oliver  Show)


 


这是什么?


 


                          ??????(新加坡儿童)


 


这是什么?



                            鸡!!!!!!(新加坡儿童)


 


这些或者远,或者近的例子,在报纸上报道着,让我们不禁担心起来, 如果我们的孩子甚至无法辨别日常生活里的动植物,那么请问我们要如何教导他们关于自然,关于我们人类应有的对全体大环境的使命感。 如果整个世界已经简化成快餐, 和冷藏库,那么我们要如何让他们感激于土地,泉水,大海和天空。


我们小时候在土里挖着蚯蚓,明白蚯蚓松土的功能,也从不需怀疑蚯蚓的共存性,如今我们要到特别农场才买得到蚯蚓来培养在我们后花园的泥土里,这样的一个环境是不是有一点不对了?


我曾经在家旁的沟渠边上,用小铲子把软软一团的红虫舀起,喂给我也是沟渠里抓的孔雀鱼,现在我要到宠物店里买鱼和人工饲料,我们到底对我们的人工环境做了什么?


我曾经给鹅追过,也领教过鹅那了不起的喙吻,看得清鹅和鸭的不同,也在鸡窝里拾过鸡蛋,现在我要到动物园里指着鸡,鸭对我的孩子说它们的大不同,用图片来讲解鹅的长颈项,我的孙子呢?谁来和他说亲身的经验?


我就要有一个花园,除了美丽的草,一些树,我也要让孩子种辣椒,香草,青菜,或者我也该开始想想 -   或者可以养鸡。。。总好过要我养些有的没的宠物!


 


 

绷紧 放松

绷得紧紧的发条一下子被放开 突然弹跳开来 失去了动作 言语 表情 和可以让你知道的一切管道


想说 不能说 说不出 不可 不必 不许 不需 艰难 涩语


多问 何必 难为 多得牵连 少得不足于依靠


慢慢 淡忘 拉出长景  模糊 失去 忘记


突然 迷蒙 拉近 记起


原来没有忘


哈哈 我的脑有点乱

太忙 太忙 我们在一个巨大的停车场上 等待。。。


忙碌的猜想谁在我们之前?


是不是有谁的宝贝亲密的在这样公开的道路上接吻了?


 


太忙 太忙 我们忙得不记得我们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昨天才买的 I phone4?


还是他已经买了的 I pad?


 


你太慢 你太慢


我在咖啡还没有冷的时候


为了还没有来的你生气


 


你太快 你太快


我在月亮来到我爱睡眉头时


怪你六点场的票买得太早


 


我太空闲 才在这里 无病呻吟


还是脑太忙 很多想说给你听


必须现在 马上给你说一说。。。


明天你要听 就来这里看一看


我要睡觉


 

乱说传说

我们的盘古呀


那个开天辟地的男人


把手化成了树


把脚顶着地那样无止境的延伸


把天地分成一个空间


让离别有了一个理由


思念 化成了 可以传讯的雨


来去 原来多不了 也少不了


男人呀 是土地上的草 泥里的水


在女娲的弹指间就要成人


莽原 蔓延 披上衣服 就要迂腐


待九阳当空 后羿嫦娥 就要分离 


那么 。。。


嫦娥是不是紧随玉兔的第二人


玉兔是那个在月球回不了家的航空者


在六分一的地心吸力下


他跳呀跳呀 凹凸不平的地上


我们就要晕眩


而他笑那放下牙签的以为手臂很强壮的男人


哪里来的狂!  


 


 

Kuala Sepetang 有美丽的黄昏

十八丁是太平的开始,那时它是Port Weld 第一条铁路那样的吵闹的开始这一个地方上的发展。而当第一列火车那样呼啸着进来的时候,想必没有人会想到这一个地方会在那么多年后,失去了铁轨,只剩下旧时的售票处。


 


可是有一些什么留了下来,是到今天还在热闹运作的渔村,和来回穿梭的渔船, 让我们看到过去和未来的一脉相传。 听说 现在有新的计划被批了下来,要把整个渔港地段的房屋拆除,而以双层排屋代替,把上下货的码头集中,设置海鲜批发中心,和礼品店。  这样的一个笼统的模式管理,到了最后,还会留下什么? 或者就像我们一成不变的公共工程局的建筑,从南到北的都是一个样,那么还有什么吸引力可以让我们从吉隆坡来到十八丁,来到每一个大城小镇?


 


如果那些前堂通后港的房屋没有了,那么我们是不是还会在窄窄的小巷里,和推车上的鱼箩擦身而过;是不是还会因为看到人们在木板条上的小平台上,处理着鱼 虾,看着笑着闹着的在鱼桶里冲凉的孩子, 为了跳到河里的大哥哥喝彩,那样的感动于人们和河海的最原始的关联。 我们是不是还可以真心的感受海的赏赐,闻着海的味道, 想我们来自妈妈温暖子宫的怀抱? 

有人会那么执著的不要改变,当然如我希望有一个地方会像太平那样的安静美好,我们也会希望在地人能够有一个发展的空间。 我们不能因为我们要一个拍照的地方,一个让我们在精致的城市生活之余,可以感受土地粗糙原味的自恃,而要在地人放弃可以改善生活的权利。 那么到底我们要如何来达到这样的一个平衡,成了一个很大的难题。


十八丁对我来说并不容易,它的特色来自于私人空间和公共空间界限的模糊;各自为政的建筑,却又在一条条窄窄的支路横巷间互相支持共生。走在街上,我们的乐趣在于发现发现每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没有想到的细节和生活。我们乐于看到在架起的木板道旁,三两老人翘脚喝咖啡论天下;我们惊讶的看孩子稳稳的站在摇摇摆摆的小舟上, 然后为我们的不及摇头; 我们晃到河边,一排鱼船那样的停泊,拉上一篮篮的或者也叫不出名堂的海鲜,看水母软软的一片,看小鱿鱼那样的一堆,呼吸着海的腥味,不一样的空气。这样的一个地方,已经把多少年代的生活都交织在一方块地上,我们要怎么样来把它分解重组,才不会失去了原来的经纬?


 


如果我们不是在这一个鱼产批发买卖场上的海鲜馆上,看着脚下的码头上的船已经卸货离去的空洞,钓鱼人的轻松写意,夕阳下的渔船归家,和趴在木板码头上的小孩和猫儿的玩耍,这一个出游或者就不会有那么多感受,让我舍去住家附近也有的海鲜馆,巴巴跑到这里在没有冷气空调,打水洗手的地方那么甘之如饴。 


有时我们是不是也要想想,到底是什么让我们来到这里? 而不是我们自以为是的觉得就可以了的呢? 比如或者我们也不要免税商店在每一个角落。。。


 


南洋商报  旅游  2010 年10月 1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