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美丽

英达岛(Pulau Indah)原名是红土坎岛 (Pulau Lumut) 本来是一个独立而居的小岛,,从鼓湾(Teluk Gong)得用小船上一个小时的时间, 才可以来到;  今天这里是西港(Westport, 和游轮的停泊处, 一道桥那样缩短了路程。   我不曾来过这里,只听有位爱玩的餐馆营业者说过,原来的美丽岛有最细幼的沙,而他就那样运了几吨美丽岛的沙,在孟沙黄金地段里-他的餐厅和运动中心,铺了一个沙滩排球场。

我是为游轮而来,带着休闲的心情,一路经过城镇,火车道,红树林,和许多的重型车辆擦身而过,突然是一片完成而废弃的店屋,一排排开的孤独,像许多被边沿化的小乡,安静而颓废的让人看了有点不知所措。 这里被丢下的空着的容积率,加起来怕要比一百层楼高吧!

游轮中心尴尬的站在路的末端,在美丽豪华游轮作为背景的情况下,约略加了一点分,可是在那一片扩大的荒凉里,它还是禁不住地凄凉。

后来我乘着游轮又来到槟城市中心的码头,走出门就是康华丽古堡,和美丽的殖民地建筑;我来到新加坡的码头,一下船就是购物中心,还有小小而创意的小孩游乐场,美丽海景旁的休闲餐馆,这样的经历更让我为美丽岛难过。

回程的时候,我特地在附近晃了一下,4层楼的店屋已经有好几间转换成燕屋, 喧闹的播音在这样一个放空的建筑群里回音荡荡。 想当初画着效果图时,一定是一片繁华的热闹, 一心要把这里变成游客的购物区, 想象着许多的金钱交易,和不停川流的人群。

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毕竟本地人没有谁会那么大老远来这里消费; 而游客又没有什么是一定要买的,不过是一些纪念品,或者饮料食品,而游轮上都有。  店屋不能吸引谁来,在地住户又不足以支持那么多的商业活动,失败是必然的 - 没有一个商业中心可以纯粹依靠游客而生存, 这是定例。

可是一地总有一地的条件,像朽木也可以雕,不过看功夫如何。

要把本地人往偏远的地里吸引来,当然要有一些别处不能有的特点,像一个主题公园, 而这一个主题公园已经有一个别处没有的环境,那就是红树林泥巴沼泽的生态系统。  如果这两者合二为一,让我们在疯狂的玩乐中还可偷窥大自然的秘密,看橙色的小螃蟹在烂泥里冒起的水笔间横行。  动中可以有静, 就可以让从狭小游轮而下的游客,在短短几个小时的停泊中,不远行而可以看到热带湿地的一个生态环境; 而南马,中马一带的朋友,不用北上就可以看红树林保护区以得益。那些不看这一片事关地球净水系统的爱闹朋友,就去云霄飞车吧!

这一片美丽岛应该还可以更美丽! 

南洋商报 《旅游》18/02/2011

上梁不正下梁歪

大学校园选举的本质目的地是为了让国家未来的主人翁明白民主的真谛,可是我们的大学校园选举却是一个未来黑色手段的微型示范 – 从国民大学里的死亡恐吓,到马大候选人的失踪,还有理大里竞选布条的被烧毁,这个国家的最高教育学府里,我们教育的到底是什么样的领导人?


马丁路德金博士说过:"智慧加上人格才是教育真谛。  我们的教育制度里是不是除了一堂道德教育,就虚伪的合理化了所有为赢得一场胜仗而有的小动作,大阴谋?


我们的社会里,是不是已经忘了,道德文化尊严。。。


 


 

Small Project’s 的 Kelvin Low

刚过的星期三,马来西亚其中一名著名的建筑师,Small Project’s 的 Kelvin Low, 来思大演讲, 生动鬼马的活泼带动一个讲堂的生气,未免让我这一个站在讲台上日复一日的讲师有点汗颜, 当然我也无法不有所保留嘛,不然学生还把我的限期放在眼里?


这一回的演讲,倒说的他的建筑不多,可是他说的,我希望学生终于可以听进去。


如果我把这一个演讲浓缩成一段话,大约就是:


“建筑设计是一个延续的过程,在一开始就不设定结果。 先找到那一个值得解决的问题,专心的用建筑上的知识去钻研,让建筑在人本的本质上, 诚恳地呈现。”


我一直相信建筑不可以只是一个美丽的符号,它不应该在一开始就设定在一个框架里,而是让我们想达到的非形体的结果,比如:生活素质的提升,带着我们一步一步地塑造最后的形体。


 


“When I am working on a problem I never think about beauty. I only think about how to solve the problem. But when I have finished, if the solution is not beautiful, I know it is wrong.”


Buckminster Fuller



 

刘若英:我们没有在一起

很喜欢这样的淡淡的感觉,两个人很多时候在一起的回忆不过是我们曾经那么真的在一起。 我可以那样告诉你我的悲伤,我的小小的梦想。 或者情人已经不再,家人也不是,如果两个人还可以久久的问声好,真心的为你好而高兴,那么或者也不枉那一点曾有过的缘分。 毕竟   一起走过一段路 

曾经快乐过的日子,要珍惜,却不必回来了。。。

人事已非,我们都长大了! 当初有过的,有过就好。。。

情人 家人 朋友  不过一个过境,不变的是 还是一样的那个希望你好的人。

这样真好!

 

你一直说的那个公园已经拆了

还记得荡着秋千日子就飞起来

漫漫的下午阳光都在脸上撒野

你那傻气 我真是想念

那时候小小的你还没学会叹气

谁又会想到他们现在喊我女王

你哈哈笑的样子

倒是一点没变 时间走了

 谁还在等呢

这杯咖啡忘了加糖

真不是我那麽伤感

世界太复杂

你说单纯很难

我当然都明白

可是呀   只有你曾陪我在最初的地方

只有你才能了解我要的梦从来不大

我们没有一起至少还像情侣一样

我痛的疯的伤的在你面前哭得最惨

我知道你也不能带我回到那个地方

你说你现在很好

而喜欢回忆很长

我们没有一起至少还像家人一样

总是远远关心远远分享

那条路走呀走呀走呀总要回家

两支手握着晃呀晃呀舍不得放

你不知道吧

后来后来   我都在想 跟你走吧    管它去哪呀

这杯咖啡忘了加糖

真不是我那么伤感

世界太复杂

你说单纯很难

我当然都明白

可是呀只有你曾陪我在最初的地方

只有你才能了解我要的梦从来不大

我们没有在一起

至少还像情侣一样

我痛的疯的伤的在你面前哭得最惨

我知道你也不能带我回到那个地方

你说你现在很好而且喜欢回忆很长

我们没有在一起至少还像家人一样

总是远远关心远远分享

可是呀只有你曾陪我在最初的地方

只有你才能了解我要的梦从来不大

我们没有在一起至少还像情侣一样

我痛的疯的伤的在你面前哭得最惨

(我知道你也不能带我回到那个地方)

(你说你现在很好而且喜欢回忆很长)

 我们没有在一起至少还像家人一样

总是远远关心远远分享

 我们没有一起至少还像朋友一样

你远远的关心 其实更长

  

说话

生命里有的离去了。。。


也有的回来了。。。


而我 亲爱的我 爱我  而我该爱的人


在这一个摇摆不定的生命里


有没有终于 有一个


小小的 那一个刻痕


那么轻巧的托着 稳着


那一个钟摆 不要再摇动了


时间 一直在骗我


我的皮鞋上 绑不牢的鞋带 在绊我


而我生命里的 去了 回来了 走了 来相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