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楷轩园第五章: 香草02

第二盆放在向阳处,喜欢早上太阳的迷迭香,并不会像前面那一盆香草那样干瘪下来,反而一个精神奕奕的样子。 芸香买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不过就为了那一个漂亮的叶子,和它浓的臭味, 还有听回来的一些药效。



Rosmarinus officinalis  /  Rosemary /  迷迭香

常绿灌木,株直立,主茎高约1米(有时达2米)。叶狭细尖状,长约1厘米,形似弯曲的松针;深绿色,上面光亮,下面白色,叶缘向叶背卷曲。叶片发散松树香味,自古即被视为可增强记忆的药草。花蓝色,成小簇生于叶腋,特别招惹蜜蜂。春夏开淡蓝色小花,看起来好像小水滴般,所以rosmarinus在拉丁文中是「海中之露」的意思。它的英文名字是由两个拉丁文〈ros和marinus〉演变来的,意指「海之朝露」。

栽植迷迭香最好选择阴天、雨天和早、晚阳光不强的时候。以扦插繁殖是既快又有保险的作法,只要购买几盆回来当母本,以50格穴盘内装新的培养土,取顶芽扦插即可。  

Ruta Angustifolia  /  Garuda  /  Rue /  芸香 / 臭叶

多年生常綠小灌木,高約60公分。花深黃色,非常美麗,深具觀賞價值。生長強建,全株都具有微小的腺體,散發出濃烈的麝香味。
用途:;葉曬乾後混入驅蟲劑中,驅除蚊蠅。

这植物有解热的功用,一次只可取叶三片,浸热水半小时。 不可多吃,因为其实叶片带有毒素,可以引起腹泻,甚至死亡。 也有通经的作用,但因为这样,孕妇就得避忌了。 



靖楷轩园第四章: 香草01

一直梦想有一天可以在窗前种一盆香草,随手可以採来下菜。 虽然因为防盗而不可能可以那样随手,我却终于有了两盆香草。 


一盆里种的是: 

 柠檬罗勒 和 薄荷 

 
             
那天拿了柠檬罗勒来做蘑菇汤,鲜得让人听不了口,连挑吃的那几个小魔怪也龙卷风的解决了一个难得让我清闲的晚餐。 
而薄荷则是现在我一杯茶的最佳良伴。 
我快乐! 就算不在窗边,不随手,我也很满足。。。
Ocimum americanum  /  Lemon Basil  /   柠檬罗勒

柠檬罗勒别名七里香.  柠檬罗勒为唇形科一年生草本植物。株高一般在34-60厘米,全株被稀疏柔毛,茎直立,多分枝,钝四棱形;鲜茎叶及花味带清甜,似茴香、辛香、酒香、草香兼有膏香和木香底韵,并薄荷美味。在欧美是一种常用的香辛调味蔬菜.  柠檬罗勒具有独特的药用、食疗功能。其叶辛性温,入脾、胃、大肠经,有疏风行气、发汗解表、散淤止痛的功效。初花期植株可提炼芳香油,其主要成分甲基对丙烯其苯酚利消化,可刺激胆汁的流动。叶片捣烂后用开水浸泡,饭后饮用可促进食欲,并能治反胃呕吐,消口臭。用嫩茎叶并适量生姜片煎汤可治风寒感冒、头痛胸闷。嫩茎叶水煎外洗治湿疹.  柠檬罗勒喜温暖,耐热喜光,不耐涝,对土壤要求不严格.  


Mentha canadensis L./  Peppermint  /  薄荷
薄荷,土名叫“银丹草”,为唇形科植物“薄荷”即同属其他干燥全草,多生于山野湿地河旁,根茎横生地下。全株青气芳香。叶对生,花小淡紫色,唇形,花后结暗紫棕色的小粒果。薄荷是中华常用中药之一。它是辛凉性发汗解热药,治流行性感冒、头疼、目赤、身热、咽喉、牙床肿痛等症。处用可治神经痛、皮肤瘙痒、皮疹和湿疹等。光朋温室采摘的薄荷又是春节餐桌上的鲜菜。清爽可口。平常以薄荷代茶,清心明目。传说薄荷的原名出自希腊神话




靖楷轩园第三章: 黄萼花

Pseudomussaenda flava  /  Janda Muda Kaya  /  黄萼花


这个花可爱,几朵不起眼的黄花,后面总是衬托着一片白叶。 那花圃的人说这是那美丽年轻寡妇炫耀着珠宝, 夜里一点光也会让那白叶反射上来而发出亮光。 听着就有趣,买了两盆,加上一盆暹罗茉莉,一起种在盆里,看来清丽可人。

黃萼花屬多年生常綠灌木,以前歸入於玉葉金花屬(Mussaenda),後歸入另一屬(Pseudomussaenda)。黃萼花相對較玉葉金花為矮,故英文俗名叫 Dwarf Mussaenda,單葉對生,托葉在葉柄之間,花萼5片,有時其中1枚擴大而成白色的葉狀構造,花黃色,花瓣5片,花冠管長,頂部呈星狀,而中間有明顯星狀突起,花兩性,雄蕊5枚,著生於花冠管內。

Jasmine sp. /   暹罗茉莉


茉莉又名茉莉花,为木樨科素馨属(Jasminum)常绿灌木或藤本植物的统称,原产于印度、巴基斯坦,中国早已引种,并广泛地种植。茉莉喜温暖湿润和阳光充足环境,其叶色翠绿,花色洁白,香气浓郁,是最常见的芳香性盆栽花木。在素馨属中,最著名的一种是双瓣茉莉(Jasminum sambac),也就是人们平常俗称的茉莉花。茉莉有着良好的保健和美容功效,可以用来饮食。它象征着爱情和友谊。

 

靖楷轩园第二章: 纽子花

Vallaris
Glabra  /  Kesidang  /  Karak Nasi /
纽子花

家里车棚用的是聚碳酸酯板 (Polycarbonate)  , 难免有点热,设计的时候,就先把 网眼钢板 (expanded metal)  先安在上面, 接下来就要选可以攀爬的植物,一开始想的是牵牛花,花圃的人说这花有点难控制的会乱得很,又提了其他几个,那些喧闹的我都没有兴趣,就看中了这一个纽子花,又有人叫着锅巴香, 我却怎么都觉得是那香兰叶的清凉。 我一下买了两盆,有一棵没来由的受了惊吓,不停的落叶,后来不知怎的,一下活了回来,结了几个花束,就要开完了!


纽子花属,攀援灌木;有乳液。叶对生,常具透明腺点。聚伞花序排成总状或伞房状,腋生;花萼5深裂,内面基部常有腺体;花冠短高脚碟状,花冠筒圆筒状或钟状。  
有攀援习性,花期较长,宜植于棚架下,让其攀上棚顶作蔽荫物。植株供药用,可治血吸虫病。

靖凯轩园第一章: 九里香

Murraya paniculata  /  Kemuning /  九里香


都读到的Kota Kemuning, 住在那里的朋友也有,却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名字属于九里香。那时在花圃也是那样的不小心被那茉莉一样的香味吸引了去,一下看到,不过白白简单几朵花,就这样买了下来。 回来在家里上网寻找记录,才知道买到的就是九里香了!

九里香 常绿灌木或小乔木,高3-8m。喜温暖湿润气候,耐旱,不耐寒。最适年平均温度15-18℃,最高月平均温度27-29℃,最低月平均温度1-2℃,能耐极端最低温度-7℃,年降雨量1000-1600mm为宜。以选阳光充足,土层深厚、疏松肥沃的微碱性土壤栽培为宜。   
九里香生长速度快,枝条柔软、蟠扎也不易断折。它的繁殖可采用播种插枝压条等方法。

如今才入户,还栽在盆里,待看地点适合了,就会转在土里,成全一颗花树。 庭园的一边是茉莉,另一边是九里香,我来一壶茶在凉亭,一本书,怕是人自醉倒在一片花香里, 也不用读书了! 

你说:牛蛙和余光中

你说:余光中在那不太幽默的文集里说起诗人和牛蛙的大战,让我莞尔。 没有想到一个做文学的人可以在这样的节骨眼上那么顽固的,非要和大自然的定论反骨。 


我的脑海里浮现的那一个一手写诗,一手写散文的文人,那个说:

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
之间,枕我的头颅,白发盖着黑土。
在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
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张大陆,
听两侧,安魂曲起自长江,黄河
两管永生的音乐,滔滔,朝东。
这是最纵容最宽阔的床,
让一颗心满足地睡去,满足地想,
从前,一个中国的青年曾经,
在冰冻的密西根向西了望,
想望透黑夜看中国的黎明,
用十七年未餍中国的眼睛
饕餮地图,从西湖到太湖,
到多鹧鸪的重庆,代替回乡。

是如何在一片蛙鸣声中,匍伏沟边,为一个睡眠奋斗。而如果(请不要骂我,不是咒谁)那天当他死时,或者风水不过是安静,而远离那一片可以孕育蝌蚪成蛙的一方土地吧!我还好无奈的适应了,也被动的想念了,想必我不是文人,还不够固执。 或者我可以做一位哲学家吧,那样的把“苦难”修成一个思想。。。

我和蛙类最早可以记忆的亲密接触在中学,两个老大哥养鱼养了一缸,上大学了就丢了给我这一个不爱养鱼的妹妹。我用功课,用课外活动种种不同的理由,拖延着,一直到一缸水从清澈到青涩,我才哪天良心发现的决定清理鱼缸。 一伸手才要拨开水草,就一群蜘蛛往手上爬,我一个惊跳,到清理得蜘蛛,才发现鱼儿变蝌蚪,这一个“达尔文进化”不过一月间。 对不起,我的大哥,你的美丽的孔雀鱼已经喂养了一个更庞大的身躯,为了生物链上的延续有了一个很大的贡献。 那个母亲我没有见过,她的孩子我也没有领养,不过给了沟渠,让它们天生天养。 这样不晓得如今又过了几十代。 

后来的青蛙缘还好不过远远的听,吵得不会睡也是好事,才可以继续努力为成绩奋斗。 再久一些,累得连隔壁打鼾的声音都听而不闻了,更别说那林里湖边的蛙鸣, 那个单调而震耳的蛙鸣啊,变成我宿舍生活里不可或缺的一段记忆。 日后一听到似曾相似的那把声音,就会让我年轻的岁月回来寻我。  还有那时在楼下丢石头的人呀,都是不可忘的。  

后来再听到青蛙,却是更远的距离了。 当时同事的假日屋在坟场隔邻,自己那样的做了一个小小水景,还有一个凉亭那样漂亮的在水中,却来了许多青蛙,还是蛤蟆的,一夜吵得不能静修。 这位雅人倒也可爱,一只一只的抓了就往墙的那一边丢。 我只听得哈哈的笑,说青蛙跑了,怕隔壁那不能睡的邻居要来寻呢! 

我的朋友有没有惹恼了邻居,我没有问。 

我没有吻上青蛙,让它变成王子。

我没有把青蛙和我的关系写来卖书。 (那只不穿衣的青蛙,不晓得会不会有支持者还是政敌?)

你却让我记起原来我们曾经那么的在生命里交集过。 

小青蛙,古瓜古瓜小青蛙,大眼大嘴巴,蹦蹦跳跳爱玩耍,总是笑哈哈。 



延伸阅读: 
余光中  牛蛙记

黑金:炭

多少年前,当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中元节里,热闹的拍卖会上,总有这一块黑金在此来往去的呐喊里,水涨船高的来到一个我无法想象的价码,很隆重的易手, 可我踮高的拔长的勉强可以看到的不过一块黑亮的炭块,包扎在一片红布里,很难明白它的贵重,想炭在我们现代化的岁月里早已经是一个古早味, 却在这一个一年一度的盛会里得到无以伦比的待遇。

多少年后,现在的快餐烧的是即时的满足,可我们要的是在早晨里慢慢用炭烧出来的面包,在那一个热的香的味道里,记起奶奶不厌其烦的在高架起的砖炉前,把木材拉出放进去的控制火候;记得那些年节里,我们在炭炉前的蛋卷架边,不停的卷着薄薄的蛋皮,拉着耳垂呼呼的喊热。

  现在已经变成一个时尚。

而我终于在那一个下午来到十八丁泉成炭窑,一条河川流过两岸高高搭起的简单棚架, 小船载着30年树龄的红树,一路来到棚架的岸边,摆放着风干,还要剥皮, 才可以准备进炉。

棚里头有一个个圆滚滚的炭窑, 听说完成一座炭窑要RM14
000 左右,可以用上十年。 这些炭窑用红砖砌成,稳稳当当的可以放上13 000 公斤的红树桐。 在这一个热烘烘的窑里,树桐间要能让热气流通,摆放也有个规律可循, 不是随便可以丢下的。

等得一切就绪,还要用红泥红砖封窑起火,用八天的时间来达到350 度摄氏, 在这八天里日夜不眠不休的燃烧,还要随时添加薪材,维持温度稳定上升, 测量温度这种对我们来说一定要用上器材的工作,这里的工作人员只要靠手和观察水气来鉴定。

过后14天里, 炭窑的温度要小心保持,不能断火,一直到测试木一敲就断就表示木材已经炭化了。  可是接下来还有8天的等待,从封闭烧火口和烟道,一直等到炭窑慢慢冷却, 一点都不能急躁。  窑内温度若没有完全冷却,一旦贸然打开, 一炉木炭遇到空气就会烧完殆尽, 损失惨重。这样开窑以后,从顶级的火炭开始分级包装,就要飘洋过海到日本,韩国。

看来不值多少钱的木炭,原来如此得来不易。 
人都说:谁知盘中餐 粒粒皆辛苦。 谁知道这一些用来烧饭的木炭,也真是血汗挣来的呀!

我们在这一个潮湿的午后,热烘烘的炭窑里,为了这一个劳力传统的维持感动,为了每一个坚持汗颜,想今天凡事只要方便的我们是不是还有那样的精神,为了一个别人眼里看不到的细节,不怕麻烦的跟着每一个步骤,不投机,不取巧,踏实的生活。

炭窑,炭,和我们敬重的员工们,谢谢你们,我又上了一课。


(4月22日 南洋商报 旅游)

感人的奥斯卡奖短片:父与女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MGrorGvkIs&feature=share

我记得你牵着我的手,我记得你曾陪我走过山坡。
你说了再见,我们却没有再见;
我记得你要我好好的,乖乖的,我没有变坏;
我记得那一条路,那么长;
我记得那一片树荫,那么凉;
我记得你在我的身后不远处,看着我跨过那一个斜坡。
我记得  我一定会那样记得。
我在我的童年还没有告别前来等你;
我在我的青涩还没有褪去前来等你;
我在我的爱情还没有成全前来等你;
我在我的孩子还没有离去前来等你;
我在我的白发还没有长全前来等你;
我在我的脚步已不能稳健后来等你;
我看水干了,我看山高了,
我还在张望你的身影,
终于在波浪一样草浪里,
我  等  到  你。
你如你承诺,来寻我,
在我最美好的时间, 
那一个拥抱  
一如那   天  温暖

我做面包- 终于成功!!!

其实一直很颓丧不能做出蓬蓬的面包,我几次努力,甚至下本买了面包机,面包还是不争气的不肯两倍两倍的长大。。。我家老的,每回都唠唠叨叨的抱怨面包不好吃,还不如外面买了算了。。。说多两回,我也懒了。。。

这回我大嫂买了一架德国制造的万能锅,又可以拌面团。 我就处心积虑的想要做面包, 想看看会不会有奇迹出现。 好不容易我才把家弄得七七八八,终于可以偷空做面包,偏又搬了家,来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想买面包粉也还要靠时机。 待得万事俱备,东风来了,我开始我的面包计划。 以下是我的食谱:-
270g  水
10g 酵母粉
100g 糖
搅拌于37度
100g 普通面粉
400g 面包粉
两汤匙奶粉
少许盐
搅拌均匀
暖化牛油70g (出来成品松软)
或用
橄榄油60g (出来成品棉密软)
搅拌均匀
加入芝麻粒,罂粟花子
搅拌均匀
(以上全部用机器- Thermomix 完成,请看 http://www.truemix.com.my/english/thermomix.htm
倒出,待面团发起两倍,揉面分件,发第二次至两倍。 放入烤箱180度,15 – 20 分钟。

巴西发生校园枪击案

如果这个世界的天灾已经让我们如此伤心,那么为什么还会有人那么忍心的来残害生命?


如果你的生命已经来到了尽头,那么是不是应该更加珍惜生命?


如果你觉得大地有太多的悲伤,那么是不是会更加期待光明?


 


 


你应该都知道


却那么不在乎


我们那么靠近


却看不懂你


 


我的悲伤不来自死亡


它从你的冷漠里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