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乡 变成一张我不认识的脸

自从火车在我们的生活里逐渐离开后 许多在新计划下被排除在高速公路边缘的城镇 开始空巢


年轻的人们离开这些逐渐车少人稀的地方 追寻城市烟霾里的幸福


老年人却在空了的街上 聚在一张桌子边聊天


燕子开始进驻 和人类一起分享一间建筑


外地人开始购买残旧的建筑 打造另类地方性的度假屋


商人开始在一夜间把保护建筑铲除 兴建一所没有表情的商业中心


在这里劳苦生长的人们 被驱逐出自己的家


在这里曾经有过的许多喧嚣 食物 歌曲 故事 影像 在记忆里离开 在商品上出现


你记得的那个人 曾经等待过你的那个地方 还在


今天 你要买一杯 来自 南美洲的咖啡 才可以在这里缅怀


你记得的多年前 你曾经拥抱你爱人的那间房间 还在 


有一个从美国来的客人 用100美金买下了这一个晚上


我们流失的是时间 是曾有的一切 是我们的家 我们的土地 我们的共同的遗产


我的家乡 变成一张我不认识的脸



 


 

请不要怪罪我,我太忙,没有时间检查品质!

吉隆坡26日讯)国家汽车工业控股(普腾)宣布,面市近7年的赛威(Savvy)停产,宣称此款小型轿车质量太差,破坏普腾形象。
普腾董事经理拿督斯里赛再纳更形容,普腾与法国雷诺汽车合作的普腾华嘉马力1.8升及赛威1.2升,是一项惨痛经验。
2005年6月推出市场的普腾赛威,本是取代普腾「皇冠」(Tiara)的小型轿车。
赛威质量破坏形象
赛再纳指出,普腾汽车确实存在质量问题,如今普腾已停产赛威,让它退出市场,因为赛威的质量破坏普腾的形象。
赛再纳今日在出席2011年官联公司开放日「普腾董事经理与民交流」的环节后对记者说,让赛威退出市场,不代表这辆轿车有问题,普腾也并非要召回所有已出售的赛威。
赛威是使用雷诺制造的D4F引擎来启动,华嘉1.8升马力的则是使用雷雷诺F4P引擎,然而不少车主皆投诉问题繁多,今日一名公众当场质询赛再纳,希望普腾能关注此事。
客户投诉逐渐减少
另外,赛再纳坦言,普腾不是一家完美公司,不过在过去5年所接获的客户投诉已逐渐减少。
他表示,一些大马人在批评普腾汽车质量时,是凭著个人印象及传闻,甚至未曾驾驶过普腾轿车
他提到,普腾轿车问题不能全怪普腾,因为所有汽车零件皆来自供应商。
「请不要怪罪普腾,普腾一天生产700辆汽车,每98秒生产一辆新车,我们没有时间检查普腾零件。」
较早前,赛再纳阿比丁在致词时说,普腾未来在汽车生产时会著重在「销售便宜,维修零件也便宜」的原则,避免出现车廉零件贵的现象。


 


那么我们亲爱的赛再纳阿比丁


请你不要不要怪医生没有把你医好


他们一天要看那么多病人  只能凭感觉 没有时间检查病源


请你请你不要不要怪警察没有保护你


他们一天要为大人物开那么多路 只能靠机缘 一次过破几十宗案


请你请你不要怪承包商没有把你的屋顶盖好


他们一天要盖那么大的屋顶  只能凭有的没有的经验 没有时间排好屋瓦


怪不得 怪不得 车坏人亡 都是怪时间不够


怪不得  怪不得 我们永远在世界上最糟排名没有第一 大家就不要再吵了


如果今年我们比印尼好 明年印尼比我们好 你们乖乖的 别忘了 还有世界的某一个角落 某一个村庄 有人比我们更可怜


如果说通膨 我们不要用兑换率 我们一零吉对一澳元


如果说政府的花费 我们要用兑换率 我们一零吉对3零吉(在澳洲)

东西方的爱离


Adele :  Someone Like You


I heard
That you’re settled down
That you
Found a girl
And you’re
Married now

I heard
That your dreams came true.
Guess she gave you things
I didn’t give to you

Old friend
Why are you so shy?
Ain’t like you to hold back
Or hide from the light

I hate to turn up out of the blue uninvited
But I couldn’t stay away, I couldn’t fight it.
I had hoped you’d see my face and that you’d be reminded
That for me it isn’t over

Never mind
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I wish nothing but the best for you too
“Don’t forget me," I begged
“I’ll remember," you said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
Yeah.

You know how the time flies
Only yesterday
It was the time of our lives
We were born and raised
In a summer haze
Bound by the surprise
Of our glory days

I hate to turn up out of the blue uninvited
But I couldn’t stay away, I couldn’t fight it.
I had hoped you’d see my face and that you’d be reminded
That for me it isn’t over.

Never mind
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I wish nothing but the best for you too
“Don’t forget me," I begged
“I’ll remember," you said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

Nothing compares
No worries or cares
Regrets and mistakes
They are memories made.
Who would have known
How bittersweet this would taste?

Never mind
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I wish nothing but the best for you too
“Don’t forget me," I begged
“I’ll remember," you said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

Never mind
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I wish nothing but the best for you too
“Don’t forget me," I begged
“I’ll remember," you said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


 


 


 


潘越云:一颗沙粒


有人對我說 說你有了伴侶
我不再關心 也不再介意
為什麼 為什麼 我的眼睛卻不爭氣
因為有一顆沙粒 飛進了我的眼裡

有人對我說 你將舉行婚禮
我不再關心 也不再介意
為什麼 為什麼 我的眼睛卻不爭氣
因為有一顆沙粒 飛進了我的眼裡

有人送來喜帖 邀我參加婚禮
我只有說聲抱歉 誠心的祝福你
我不再關心 也不再介意
為什麼 為什麼 我的眼睛卻不爭氣
因為有一顆沙粒 飛進了我的眼裡
我不再關心 也不再介意
為什麼 為什麼 我的不能去 不能去
我知道有一顆沙粒 會飛進了我的眼睛裡


 


 


 


如果我们爱过以后,剩下的不过是遗忘,


那么是你爱我不够,


还是时间轻易的就可以偷走我们曾经炙热的记忆?


那么过去      我们有的是虚幻的快乐    还是真实的嘲笑呢?


 


西方说:我还是要来对着你说,不要忘记我。


东方说:我知道有一颗沙会飞进了我的眼睛。


 


西方坦率的不肯让你就这样离去,毫无交待, 连最后那份依恋都视而不见。


东方的却只怕会为难了你,怕你问起那一滴泪的时候,会无法言语。 


 


爱了就要输得起,她们说


却是一个面对,一个在暗处舔伤口。


 


如果          爱是两相望,


离              可不可以            两相忘呢?


 


 




如果可以忘记,是不是就可以找回自己?

食物可以很诗意

食物或者是很难形容的吧。。。才会有那么多的美食节目,用同样的两句来告诉我们食物的美妙 -  QQ的,入口就融的。。。


我想食物也是很个人的吧,像《托斯卡尼艳阳下》里说的,“橄榄油具有一种深邃的清新与活力,其中一种有夏季热风的味道,一种有第一场秋雨的味道,一种有罗马古道的味道,一种有反射在叶子上的阳光的味道。他们连尝起来都是绿色的,洋溢着勃勃生气。”而我可以很自然的想象了夏季和阳光叶子的浓郁和鲜明,却没有办法知道罗马的古道的冷冽和秋雨会有如何的交汇?


都说食物是文化,做美食的也不可以就这样把食物交待过去吧。。。凤梨的爽脆里像夏天泉水的饱满,热带的凌厉,那样的味道,应该也不是一个甜,一个脆,一个好吃的“嗯”可以说得清的吧!


如果余光中可以写吃,那么这位告诉我们“星空,很希腊”的诗人,会如何看待青翠迭起的凯撒沙拉呢?


而如果“碧潭可以再玻璃些”,或者橄榄油就可以是叶片上反射的光。。。。


如果爱情可以那么东方,食物就可以这么诗意!

可以叫你《竹溪》吗?



双溪毛儒(SungaiBuloh)如果跟着字义这么翻译成《竹溪》,就好像看到一个世外净土,有溪水流过,粼粼的波光闪着,飘来几片竹叶,而有破竹微风的声音,和淡淡的竹香。 离事实不远的是,这曾是世外是世间人不能提的忌讳。 这里有不需要多说的信仰一起平等的活着, 而不需多加的无妄之罪。


 


我想在那生命的微时,种族和信仰的差别都不重要, 小小一方土地,容下了一个世界不能允许的。因为争不过时间,就无需争其他;因为无所私,而人就也开阔起来。


 


今日我来到了这一块人曾避而唯恐不及的地方,看到一切都老了。建筑老了,人老了!曾向往的自由出入,今天有了,却反而不想走了! 残破的建筑开了顶,引进了阳光,滋养绿的草地; 而人在那么艰苦的时候,因为不能,遂妥协于上天的安排,安下此后绿的旅程。 我们有了花圃,行走于红花绿叶的没有人再问是谁的手栽出完美。


 


可是有人忘不了这一片地,有人为了可能的发展,为这一片宝地,有山有绿;有人忘不了曾有的历史,见证的痕迹,都有所求,都有他掷地有声的道理,而这刻,住在这土地的人,也开始被这些因素骚动起来。 本只是要一个安身之地,如今就不只要这个了。有时被遗忘的了,真不该被记起。


 


土被轰轰的推泥机开出了伤口,看过世界没有的太平的树,和卑微却曾象征着自由独立的房子倒了,记录着医师们的牺牲与爱惜生命的好多好多,变成瓦砾。 高楼的基础已经开始,竹溪麻风病院终成历史。 曾经那么绿,那么世外的,让时间几乎停顿的一片土地, 象征对每一个生命有所尊重的地标,在马来西亚的这一个角落泯灭了。 住着的人,被标签为终要离去的人,被推挤在窄窄的空间,给最基本的应该给的物质,却没有给他们多年来拥有的平等尊重。从没有存在过的隔离,在今天被提起,并实现于那实体的围墙。人与人之间的互助,关心突然被外人标上了莫名的罪。无奈的是真心不敌人言可畏,阮玲玉一死了之,不是为了这四个字吗?  


 


孩子问我,人最需要什么,我说人最需要的是一颗善心, 就像潘杜拉的盒子里的希望- 生命因此才可以美丽。只有这把尺,度得过种族和信仰, 量得出可为与不可为。 


 


背景简介:


雙溪毛糯麻風病院設立于1930年,占地562畝,,建築群包括醫院、研究中心、病患住所、農場及森林區, 这一个院区在治疗麻风病上的成功让“希望之谷”这一个美丽的名字,一直在医药界内传颂,而造就了世界第二大麻风病院的历史,一度收容了近3000名病患, 在治疗的同时,以小自治区的制度,完整了宗教,经济,和人性的尊严。


这样一个具有非凡意义的小区,从2007813日开始,在國立瑪拉工藝大學發展商的神手下,就一路被摧毁。 可是正如搶救希望之谷支持小組召集人張集強表示,雙溪毛糯麻風病院的保存有實質和無形的歷史價值,如麻風病人和他們的記憶,這些都是無法重建的。


文物部應该重视一个完整性的 文物遺產保留,而不是局部性的留下几栋地标如天主教堂和監獄等。这样的保存无异于敲碎了那沉思的大卫,那一个支着下巴的手臂,徒然留下未免可悲可惜!


相关网站: valleyofhope.blogspot.com



2011年6月17日 南洋旅游

The Mercy of Thin Air by Ronlyn Dominigue

在翻译本上的名字是:《最后一秒的温度》,我不太喜欢这个译名,觉得不太贴切故事要表达的那种虚无一线间的意义。


故事里的Razi, 是一位在1920年间前卫而大胆的女性,为了争取女性选择节育的自由, 并教育被封闭社会所模糊了声音的女性,她活着的一生都在战斗而不肯放弃任何一个可以独立而完整的机会。


他说:医学上,没有人可以解释人的心脏为什么会开始悸动。她耸耸肩说:“Why, it beats so I can love you.”

他爱她的勇敢,欣赏她的美丽,他爱她的独立,也爱她围绕着的温柔。


她最爱的却是他和她之间无可比喻的一种投契,和每一次靠近时心灵深处的契近。


就在他们决定了对方在心里的地位时,她却在一个泳池边的意外里去世,碰到了来牵引她的人,Norbert, 告诉她:你必须离开爱你的人远远的,那么远远的,才不会让你存在的感觉乱了他的心。


她知道她离不开她的Andrew, 可是又不忍心让他受伤,她离得远远的,那么远,在那个虚无的一线间,学习如何在没有了触觉的世界里,习惯没有了爱和拥抱的日子。


70年来,她在边缘处用不同的名字,不同的方法,跟随着她以为是Andrew的消息;70年来,她不敢靠近他可能存在的世界; 70年来,她思念的心没有改变,跟随着Andrew心爱的书橱,她无意间闯进Amy的世界,无可莫名的陷入他们小家庭的隐忧里,一路走来,一路发现,原来面对哀伤才可以走过哀伤,而失去的,过去的,都会要有一个未来来完成。


爱让她停留在边缘处70多年,而他在活着的70多年里,没有让她离开过心里。


Heart is beating so I can love you and so be it…….


 



相关联线:


http://www.squidoo.com/the-mercy-of-thin-air-review; http://www.tumblr.com/tagged/the+mercy+of+thin+air

执子之手,与子共舞

在梳邦再也的一个角落里,有一间小酒馆,像一般酒馆一样,也有啤酒,也有烟,可是没有养眼的小美眉在那里晃着,也没有年轻的搜猎者双眼灼灼。 这一间酒馆每到星期五九点以后,就是一幅热闹情景。 各个看来修道有成的退休人士,双双对对的结伴而来,台上的乡村音乐真精彩,台下的恰恰,华尔兹,萨巴一板一眼或是尽情挥洒都让人心头欢喜。


“Shall  we  dance?" 里理查格尔在舞蹈中释放的魅力,解放的郁闷,在这里得到最佳的诠释。 每一对都是那么快乐的, 互动的,默契万分的在小小的舞池里,随着台上现场演奏的歌曲或踢踏,或滑翔的享受两人间亲密无间的时刻。


我喝着我的Magarita, 和我华尔兹启蒙人的那个老的,两个人只能旁观,并约定再老一点,不再日日汲汲时,再来学一回。  看执子之手,与子共舞的那些个对,心里还是感动的。

杰佛瑞 《舌尖上的嘉年华》

杰佛瑞。 史坦嘉顿 (Jefferey Steingarten)自夸嗜食如狂,我想每一个人都有那一点因子存在, 我们对于美食魅力的无法抗拒,让美食部落格,美食节目和许多看来图文并茂的食谱百花齐放。 我就是其中一个热衷其道的女人, 虽然手拙,做不出什么漂亮的, 精致的食品,可是对于那些有关食物的许多文字,图片,我用我的想象力把它们变成我的飨宴 – 很多时候只限于精神上的一种饱足,却是生命里不可或缺的粮食。


在大众书局的大展销里,我无意间 (说来也是,那么多书堆在那里,和哪一本书邂逅,实在由不得我),找到这一本残旧的《舌尖上的嘉年华》, 才一翻开读起前面几页,就知道我非要它不可了,还好不过RM5, 我希望我薄薄的薪水袋不要骂我。


我还读不完这一本书,厚厚的457面文字不是那么容易可以消化的 (当然,因为章节间并不连接,也就更适合我在每一个小休空隙间小小的小点一下)。 在这里让我告诉你我爱上这本书的什么,或者可以让你谅解我这一份久逢知己的感觉。


第一章《永远的黑鲔鱼》,从作者对于自己追捕黑鲔鱼的梦想一开始就老实交待了贪吃的本性,吃本来就不是那么复杂的事,为了吃而远行的也不止是石田裕辅而已。 他从黑鲔鱼的种类,到体型,一直到身体里肌肉的分布,和各个部位的美食指数都作了解释,而我曾在电视上看过的那些黑鲔鱼专家在购买黑鲔鱼时自鱼鳃下方探入而贯穿鱼体的金属探针,原来是为了确定鱼腹(Toro)的比例和品质的差异,犹如一个地层探测。


听他说的口感如是:感觉柔嫩,又几乎要化去,轻柔有不可触及一样,湿软而凉滑,听着听着就要几乎可以感觉到一片上好的和牛,如何在口中,完全违反我们对牛肉的任何经验感觉的, 在碰到舌头的霎那,就要温柔的让你感觉到油脂滋润而不腻口的包围着那一片嫩美的牛肉,而化在你眯眼满足的表情里。 是的,我对他的理论:极致的美食经验永志难忘, 非常的赞同,而我读着就要回想我那今生到此仅此一次的和牛经验。


美食,从不是理所当然的。 和牛得来不易,不在这个章节里,而黑鲔鱼终其一生追逐美食的运动,才成就了一身75% 肌肉, 25% 油脂的口感。 而各国对黑鲔鱼的接受程度,和对于各个部位的欣赏度,都有所不同,可见美食不是一种本能,而绝对是一个文化的精华提升。 人不止是嘴馋,还不能自己的被身边的文化而左右了对食物先入为主的意见。


难怪在《Bizarr Food》里,主持人把榴莲和泰国虫宴划上了等号, 而到了今天我才可以释然。


 


书名:It Must’ve Been Something I Ate, (Knopf, 2002)


翻译:刘永智


 


View Image 

艾温。威。蒂尔的《秋野拾零》。 颜元叔译

困在小镇的我,在那个没有网络的年代,很认命的认为自己是没有办法离开的了。 我在每一个星期的旅游版上读到另一角的一个蓝天,或者野花,或者一张面孔,我在爸爸每年的股票年报表上剪贴一个世界。  这样的日子过了很久。 上大学的时候,一天我在书展上看到这本书,很向往作者一路跟着秋天的脚步从美国东岸来到西岸, 想象那样的和你相伴的人,一起用几年的时间,这样的剪贴秋天的影子。 



艾温。威。蒂尔 (Edwin  Way Teale)作为一位自然学者,用细腻的笔触记录了1930 – 1980年间北美洲的自然环境, 而这一本《秋野拾零》就是美国季节系列里的秋天。 我们的〈家。春。秋〉记录了豪门的盛衰,而艾温记录了北上的春天,和东西穿越的秋天。



因为本身对历史,生物学的研究,蒂尔先生的这一本书,就像是带你亲临其境的看到了地形,天气湿度的变化,植物的生长或散佈,还有他最爱的各种鸟儿,如何在秋天的季节里变成候鸟南飞的巨浪狂潮。 



很喜欢他对各种生物的注解,虽然说的不过是一些科学上的道理,可是在颜先生的生动翻译下,几乎就有了诗的意味。读这一本书,听他娓娓道来,密西西比河的银鳟鱼是如何在生态环境里打了一个大败仗,而那前来的伍德在1903年间随手可以钓得的银光闪闪,在50年后艾温顺着水流下游的时候,已经没有了,还留下来的是疾飞高叫的黑头山雀, 和一群群南迁的金翼啄木鸟。 那丝丝缕缕无法理清的交错关系,今日读来尤其感慨。 



艾温信手写来,我们读到的却是真真确确在50年前交织在美国的一个无以伦比的生态圈, 就算是最偏远的月坑国家博物馆上,空旷贫瘠的隙缝里的一些微尘土上,也有种子找到可以落根的地方。  他对大自然从心里发出的赞叹,让每一个他踏过的脚步,透过纸张触动我的心。  



像他说的:“红杉一般都可以免受虫类,菌类和火的损害,却不能免于刀锯之祸,任何一个晴朗的清晨,一只电锯就可以牺牲一棵千年才长成的大树,就能毁灭一棵诺曼人入侵英伦时代就已活着的红杉。”



想50年后今天的我们如果打开一本人类和大自然的帐簿,我们到底欠下的是如何庞大而无法计算的一笔债呀! 










美国山川风物四记《 春满北国,夏游记趣,秋野拾零,冬日漫游》


春: North With The Spring: A Naturalist’s Record of a 17,000 Mile Journey with the North American Spring (1951)

夏:Journey Into Summer: A Naturalist’s Record of a 19,000 Mile Journey Through the North American Summer (1960)

秋:Autumn Across America (1956) 

冬:Wandering Through Winter: A Naturalist’s Record of a 20,000 Mile Journey Through the North American Winter (19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