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确幸

“微幸福”,意思是微小而确实的幸福。发明此词的村上春树说,他自己选购内裤,把洗涤过的洁净内裤卷好,然后整齐地放在抽屉中,就是一种微小而真切的幸福, 又称为“小确幸“。


我小小的确幸是:


我可爱的孩子来到我的面前,要一个拥抱。


我的小孩很自然的对那位老师说: 是啊,面包很好吃, 很骄傲的带着我做的面包去学校参加”义卖“。


我可以在一个请假的天,享受一个面膜。


收拾好屋子后,泡一杯茶,看一些无关紧要的文章或节目。


我的花开了。


我为小小的事情感动。


我做了一些什么可以感动别人。


我看到我的孩子的努力。


我睡得好。


我的朋友记得我,给我捎来消息,还贴心的转送我有兴趣的资讯给我。


有朋友把好吃的饼干带来我家给我吃。


我写了一篇文章,有人喜欢。


我读了一本好书,心里欢喜。


我画了一幅画。


我把衣服洗好了,晒好了,有阳光的味道。


我确实的知道我活得好。。。


 


 

林晓培 – 心动

那天在大众书局里,突然听到这一首歌,可是却并不是林晓培,而是马来西亚歌手的重新演绎, 可是和林晓培的版本比起来,那样简单的吉他音乐反而更加衬托出这首歌那么贴心的倾诉像一个女子在那么一个午后, 背靠着一道墙,默默地思念那个离去却无法离开的爱人;不管身边如何喧闹,她的心情却是那么沉静而细腻的点滴透石


 


 


林晓培心动


有多久没见你 以为你在哪裡


原来就住在我心底 陪伴著我的呼吸


有多远的距离 以为闻不到你的气息


谁知道你背影这么長 回头就看到你


过去让它过去 来不及 从头喜欢你


白云 缠绕著藍天 如果不能够永远走在一起


也至少给我们怀念的勇气 拥抱的权利


好让你明白 我心动 的痕跡


 


总是想再见你 还試著打探你 消息


原来你就住在我的身体 守护我的回忆


 


 


 


再见 含着还要相见的希望 


Bye  就是别离不用再见了。。。


在你转身离开后,你没有说的是 再见 还是 Bye 呢?


没有开口问过,不能知道的是我的背影在你心里有没有你的在我心里的那么长?


就那么相信吧,分离是为了 我们都好。。。


不思量 自难忘 还是 两忘天涯里


想来也在呼吸间 就会有答案的呀。。。


 


 

韩国:我想


(韩国是一个怎么样的地方,那么靠近日本的文化,却有那么多和日本纠缠不清,无可逃避的历史包袱。)


在那漫长的35年 (22 August 1910 to 2 September 1945)里,日本硬生生地把韩国刨了一层皮,把城堡,皇宫,书院都焚烧殆尽,把技术文化转移,把工匠杀了,断了传承,到底是怎么样的动机,让他们那样狠心的对待一个和自己有上几千年文化交流的地方?


这一个有计划的运动在历史上被称为是“文化灭绝”(cultural genocide, 系统化的通过文化和教育的措施根除韩国的种族性。


第一步就是把韩国皇室的独立性彻底的消除,懿愍太子赐婚于梨本宮方子,而76名亲日本的韩国官员封为贵族,完全控制韩国皇室于股掌中。


接下来,报纸和所有新闻消息都被封锁; 韩国历史从韩国教科书里消失, 而只能在暗室里由韩国历史学家还原; 日本倭寇的形象有系统性的从所有的历史记录里被抹掉;日本的占领在现代化韩国的必要里被合理化;而因为韩国多年来封锁的边界让日本人倍觉优越,在许多层面上,把韩国人降低到近乎奴隶的地位。


为了合理化被修改的历史,日本甚至不惜把辽东的棕蟬縣神祠碑移到平壤。 接近十万文化遗物被运到日本的各个角落,甚至成了一些日本寺庙的镇庙之宝。


皇民化的教育在韩国的国土上进行着,寺庙里的对联,诗篇被篡改,雕在石柱上的文字也难逃这一个黑白不分的命运。


景福宫, 作为韩国皇城里五大皇宫之首的建筑群 – 330间建筑,5792间房那么宏伟的皇室象征,随着明成皇后的被刺杀,高宗皇帝的出城,从此再不见皇影。 1911年开始,日本殖民政府就开始破坏这一个皇宫,只留下了10座建筑,而在勤政殿正前方,建立起大日本政府厅,在意识上呈现了一种统治的意味,在视线上阻挡了皇位上可以遥望的韩国皇城。大日本政府厅 (1911- 1995)最终被拆除,让路给景福宫的重建。  现今可见的青瓦台就坐落在离原址不远的地方,成为今日韩国总统府。  


这一趟韩国之旅,我看到的不是美丽的建筑,而是建筑后的悲伤和无比的毅力。 听那位韩国导游说:我们原来有可以百年不褪色油漆的技术,却在日本统治期间的技术文化清洗下,完全的失去了。。。我想象着那些工匠的命运,和一个国家根的联系。我看着经过几十年才“还原”不到 40% 的景福宫,还有点粗糙的手工,突然不忍责备这么一个被如此商业化的“旧时皇宫”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