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孩子:关于生死

靖儿认为哥哥说的那个飞翔寻找妈妈 – 一个被烘黑了大哥哥,一个被卷了头发的二哥哥,和他这一个迷失所以迟到的弟弟天使,都是很真实的。


他问妈妈:如果妈妈死了,会去那里? 妈妈说:我就变成天使啊!


昨天晚上,他躺在床上,说:


”妈妈,如果你死了,记得要去找大哥哥的“妈妈”(老婆),然后做他的 Baby, 那么我就又可以看到你了。。。我会照顾你,给你喝奶,Sayang 你,摇你睡觉。。"


“可是。。。如果,那时哥哥还没有“妈妈”,那么你去哪里? 我怎么看得到你?"


“别怕,妈妈一定永远都会陪着你,死了也一样陪着你。。"


“可是你死了,你怎么陪我?"


“我在你的心里。"


“…."


他很沉默,我很安静。


“妈妈,你记得,你死了,一定要去找大哥哥,做他的孩子。"


“你现在疼我,以后我也一样疼你好像Baby”


在黑暗里,我告诉自己,我一定要在剩下的日子里做好事,做好人,才有机会和我的宝贝再续一次缘分。。。


我好爱我的宝贝们。。。


 


 

丑小鸭变天鹅这回事

最近看的几部戏,都说的丑小鸭变天鹅,我听一起工作的男同事还问:这戏里是不是同一个人,心里有点好笑 – 虽然今天我不是大家心里的天鹅,可是比起过去不满18的我来说, 也已经是蜕变了!


我还记得我自己模样的时候,我的头发就是铁丝一样的粗厚黑, 偏是家里没有一个姐妹来商量,妈妈天生的好看,头发简单的一个卷卷就了事,我只好顶着一个大头, 厚厚的头发下架着一幅因为在被单下用手电筒看书赢回来的400度近视眼镜, 没有一点自信的看这个世界。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还有一个福建话说的“Kok Tao” – 高额头,每一个我身边的人,包括我的妈妈都那样提醒我这个缺点,所以我一直是用同样厚重的刘海把它掩盖的。 你或者现在可以划出这样的一个轮廓了吧- 像是那残破酒吧里,永远拉起的厚重窗帘,没有光亮的,一个没有面孔的形象。


Daria(Ugly Betty 对我来说还算不错的了。。。)


你看那广告里戴眼镜的美女,这么有知性美,我只能和你说: 我扁扁的鼻梁无论如何撑不住那不停下滑的眼镜,而那要命的“鬼剃头”,不知为什么找上我,在我要小学毕业的时候,剃掉我头顶的头发,如果是 “Miami Ink”, 我至少还可以剃光头,来一双皮靴,有型有款的过几个月,偏是无可奈何的穿着妈妈缝的粉红色衣服,一样厚重的平头,加上头顶的“皇冠”,安慰自己我就像那一只天堂鸟 – 唉, 鸟禽一只。


对的,我用一切的方法来掩盖我的缺点。 大家都说我瘦,我哥哥甚至说可以用我来晒衣,我的衣服一定有袖子, 最好是盖过手臂的;他们说我的脚好象米奇老鼠,瘦腿配大脚,我的裙一定是长得过膝,还不敢穿长裤。 妈妈买的那些长裤,都搞得我纸片版的那么尴尬。 买一些宽上衣,长裙,包头鞋 (脚趾长的,又是不合标准)。 你想,我还剩下什么? 只有一双看来还秀气的手。


这样藏在掩护里许久,我上了中学,慢慢的开始有一点转变,把头发剪短了,开始接受自己瘦不是罪过,买到了合身的牛仔裤,开始穿球鞋。


我上了大学,头发开始听话,没有那么厚,没有那么硬,可以留长了,眼镜摘掉了,懂得欣赏自己的简单, 不再害怕让自己站出来,虽然还是很自在的作背景,也不再害怕可以显露自己。然后我开始听到有人说我还长得不错,有人用摩托车跟在我的身后。 我心里开始窃喜, 知道我终于不是那个没有脸孔的女孩。 


现在我回头看自己,记得那时同学对我骄傲的说:你15岁没谈恋爱,真是白活了。。。我心里的伤害,和对自己的自怜。 我就想告诉大家,环肥燕瘦的,都不必伤心,每一个人都有一个适合的发型,适合的衣服,适合的化妆,适合的鞋子,适合的生活。 我们这一批丑小鸭,不过花了久一点的时间,不小心让你记住了过程, 可是回头一看,我们处处有惊喜。 我们不过是一时想不开,以为他们说的都是对的, 其实我们都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