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um 的反思


在离Belum Rainforest Resort大约船程1小时的地方,有几个原住民村落,我们去的那个是属于 Jahai的, 而另外一个原住民的大族就属Temiar  这一个Jahai部落到目前为止虽然已经安定下来,不再奉行游牧生活,却也不事农耕, 除了一些木薯栽种,其它的食物都靠捕猎,鱼收,和采野果为生。 政府部门每个月都会按期的配给粮食,而医药部门则分为两组:一为营养组,一为医疗组, 前后来访。 我们来到的时候正至营养组的月访,和医药人员谈起,知道他们都会按期拜访这些原住民村落,今天因为水位下降,还从中途休息站,行走了1个小时,才乘船来到这里,这样的一份工作想必困难,可是营养师和她的工作人员却依然在那里,笑吟吟的哄着一群小毛头吃维他命,去虫药,还派上饼干,牛奶的,听她们说,她们的工作还包括了用上原住民手边可以找到的粮食,来一场营养煮食示范。 虽然也曾在电视上看到这样的镜头,可是在这里,看着她们耐心的, 温暖的这样工作,我只能说感恩。


这里的建筑有几间木屋由政府部门建造,其它的还有竹墙高脚楼,都是原住民自己盖的房子。从地板处还可以有隙缝把食物递进去,轻巧的看来倒很适合他们游牧的生活习惯。


就在这一个离开大城市不太远的地方,还要做的工作很多。 现在2011年,许多百亿的工程轰隆隆的进行着,虚拟世界的投资是以百万零吉计算的,可是在这里,年轻的妈妈只有14岁,孩子一个接一个的生,也没有谁接受了教育。 这样的社会在我们已经连接了世界的这刻,对于未来可以有如何的一个梦想?


 我们国家独立了64年,大马计划已经来到一个十字,还有那么许多村落, 在城市的边缘,没有水电的供应,村里唯一的水供是一条接自山水的水管,到了夜里,就要黑暗。 


我们牵不到电线,不是可以和国外的偏远村落学习,或是用太阳能,或是微型水坝来达成吗? 我们拉不到的自来水,也可以用山水,用简单的过滤法,和小型水泵让他们可以拥有更清洁而常年可以使用的清水吗?


我们用大把金钱投入外国贫民救济的同时,是不是可以回头想想,我们为这一批和我们共享一片土地,一口水的原住民 -  马来西亚人民的一部分,到底做了什么?


 


 


 南洋商报《旅游》2012年1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