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街的价值

苏丹街一条商业街,战战兢兢的记录了吉隆坡开发至今的点点滴滴。 在今天的新闻里,我们看到的却是一片就要被逼入历史的生活,文化和建筑的“城市织物”(Urban Fabric)。这要我们情何以堪?

反对拆除,要求改道的声音一直没有停过,听的耳朵却各有选择- 有的把反对的情绪种族化,有的决定用软棉花塞着耳朵,有的尝试分而化之,有的根本就没打算把它放在心上。


在国家的经济发展下,我们到底要牺牲多少才叫做“足够”? 什么是我们的底线? 国家的价值在哪里? 国家多元的历史如何才能获得平等的尊重?  建筑的历史价值如何评估? 保存的工作如何评审?我们是不是应该捂着马来西亚的良心看清楚这些问题?

苏丹街的建筑说起来也不算华丽,有一些老行业还在这里活动着传统街边理发师,点痣师,小巷里的包点,统计起来或者也不多,听来似乎没什么保留的价值。  可是如果你把时间放远一点,回过头看看吉隆坡的历史,在十九世纪的地图里最初可见的吉隆坡,也不过就是这几条街道了。这样一个关乎我国建都历史,在英国和马来西亚最初官方纪录里不断出现的象征着马来西亚建立初始的艰难,开垦,发展,进步,繁荣的一大部分,就要被抹杀了吗?难道这样一个精神和历史上的价值到了今天,已经沦落为几块砖瓦的市场价格了吗?国家的价值就建立在这样的架构上吗? 我们除了可以计算的金钱到底还在乎什么?

在蔡正木故居的事件里,建筑的历史价值居然以年来计算,因为屋龄不过100年连申请被保留的资格都没有?而在同样毫不尊重历史精神的前提下,许多具有建筑设计特色,或有丰富历史背景的建筑如富都监狱都被发展“牺牲”了。。。而提出来的是其“不光彩”,“不豪华”等等似是而非的官方理由。

且不论其他古物一百年的年限,看马来西亚的建筑最初可以追溯至今的战前建筑从1800年到1948年,而商店平民建筑因为建筑的功能性不同于宗教建筑的象征性或商贾大屋的传承性,一般并不把建筑的长久性计算在内,而相对的促成了建筑的不停翻新而渐进式的扩建,一排店屋看下来,几乎就可以记录下80年来材料,建筑方式,生活和功能的转变了。想海峡殖民地成立于1826年,马来西亚建国不过55年,这一个一百年的年限到底是以什么为标准?在国家遗产法令下所提倡的文化,历史, 艺术上的价值评估,有什么具体的指南, 又为什么在苏丹街这里被推翻了,甚至不曾提起。

我们不会因为父母年老,衣衫老旧而唾弃他们; 不会因为自己出身贫寒而否认出处;当然也不能认同因为历史上的起落而选择性的保留事实。
你看在印尼各处的佛教,印度教,回教遗迹都被一视同仁的加于维护,修复;  河内把一个古城区都保留了下来;菲律宾也很完整的保留下西班牙殖民地区;更不用说世界各地都有把监狱列入古迹保留的例子。 苏丹街和许多看来或者以官方语言来说不够“体面”的社区,建筑,人文,历史,都是马来西亚不容否认的一个马来西亚精神,
我们难道不应该更加认真地追究吗?
我们难道不应该更加认真地追究吗? 

根据工业大学于1992 – 1993年的统计, 吉隆坡只有1763间值得保存的战前建筑, 占了全马总统计的8.4%;槟城则多亏了租金保护令,记录了5,057- 24.3%, 而得以高居榜首。且不论一年做出来的全马统计标准如何,只看百分比,就可以大概知道在发展下,吉隆坡已经牺牲了许多历史上的建筑,而在这区区不到两千间里,又大多被划定在吉隆坡这一个旧区里。


20年来,想必数目只有每况愈下。 再这么拆下去,吉隆坡还剩下什么?
记得去年设计讲座会上 (KLDesign Datum),表现管理和履行单位(Pemandu) 的主要推手 拿督斯里依德利斯贾拉(YB Senator Dato’ Sri Idris Jala)这么说:“历史对每一个城市都很重要,所以我们需要设计更宏伟的建筑来见证历史。” 然而面对我对吉隆坡已经存在的历史建筑保留的疑问,却避而不谈,反而说起英国居住时期在居家进行的垃圾分类。


这样的态度是不是也反映了目前的局势建立新建筑来见证21世纪的历史,把过去的一笔勾销了吧!

2012年2月24日 南洋《旅游》 

乱写天气

天犹豫了 – 搞不清楚雨季,旱季的差别,总是热的就要把我蒸发的刹那,又把我浇透。

孤闷的守门人,百无寂寥的随口在太阳下问起我车上还凝着水珠的水迹,我才省起那不到15分钟的路程上,我到底走过几个天气。。。那倾盆而下的;那还憋住不肯流下的点点滴滴;那突然闪动的阳光,没事的还冒着蒸汽的马路;突然又来到一片阴,看来就要风雨满楼的愁绪。如果这是马来西亚的天气,请你不要 用这样的天气爱我, – 我会在渴望中干死,在毫无预警的浪漫里淹死,在一片阳光后的乌云里悲伤而不能自己。马来西亚的天气并不适合恋爱,一个人生的喜怒哀乐缩得太短,所有小小的心脏怕都要衰竭。

记得那时我还那么年轻的时候,在一辆不过70cc 却给我骑得有点飘离的Honda Cup 仔上,我看到在我阳光路上的前方,有一片雨帘那样的移动着前来,我那么义无反顾地往前冲去,那样的勇气,那样的不顾一切,那样的潇洒,今天的我都有点羡慕。 原来人到了一个年龄,连爱情的气候都开始北移。 

如果爱我,给我一个完整的春季,让我可以缓慢的升温,来到一个舒服的温度; 给我一个短短的夏天,太热怕会昏过了头;如果要来一个秋天,就让它更美一点,那么离别的前奏也可以有一点诗意; 然后就来给我一个长长的冬季,那么长,可以终于舍得离去; 一生还是要那么长才可以比较优雅的度过-  过得有点次序,有点预警,有点不那么赶,有点时间可以回头看人在灯火阑珊处,转过来还可以笑看杯中酒。 

爱情如果不能长久,也麻烦不要浓缩了吧!那么浓缩得,还来不及感受,就要从甜变苦,还来不及牵手,就上了对方的床。 原来都该有的四季,已经变成不按牌理出牌的天气。 这一个地球暖化的后遗症,原来不止是环境,还有爱情。

 

 

 

 

家后 – 江惠

作词:郑进一/陈维祥 作曲:郑进一

有一日咱若老 找无人甲咱友孝                                                                                 有一天我们老了,如果没人友好
我会陪你 坐惦椅寮                                                                                                 我会陪你, 坐在椅凳上
听你讲少年的时阵 你有外摮                                                               听你说你年轻的时候,你有多本领
吃好吃丑无计较 怨天怨地嘛袂晓                                                                         吃好吃坏我不计较,怨天怨地我不会
你的手 我会甲你牵条条                                                                                           你的手,我会和你牵牢
因为我是你的家后                                                                                                   因为我是你的家后
阮将青春嫁置恁兜 阮对少年跟你跟甲老                                                         我将青春托给你,从少年跟你跟到老
人情世事已经看透透 有啥人比你卡重要                                                     人情世事已经看透,有谁比你更重要
阮的一生献乎恁兜 才知幸福是吵吵闹闹                                                     我将一生托给你,才知道幸福是吵吵闹闹  
等待返去的时阵若到 我会让你先走                                                                 等到回去的时候来到,我会让你先走
因为我会呒甘 放你为我目屎流                                                                         因为我会不舍得 让你为我流泪
有一日咱若老 有媳妇子儿友孝                                                                   有一天我们老了,如果有媳妇儿子孝顺   
你若无聊 拿咱的相片                                                                   你若无聊,拿我们的照片
看卡早结婚的时阵 你外缘投                                                           看我们结婚的时候 你多英俊
穿好穿丑无计较 怪东怪西嘛袂晓                                                                       穿美穿丑我不计较,怪东怪西我不会
你的心我会永远记条条 因为我是你的家后                                                         你的心我会永远记牢,因为我是你的家后
阮将青春嫁置恁兜 阮对少年就跟你跟甲老                                                       我将青春托给你,从少年跟你跟到老
人情世事嘛已经看透透 有啥人比你卡重要                                                   人情世事已经看透,有谁比你更重要
阮的一生献乎恁兜 才知幸福是吵吵闹闹                                                   我将一生托给你,才知道幸福是吵吵闹闹
等待返去的时阵若到 你着让我先走                                                                         等到回去的时候来到,你得让我先走
因为我会呒甘 看你为我目屎流                                                                             因为我会不舍得 看你为我流泪 

 

 

怀旧茨厂街

甲必丹叶亚来在十九世纪的吉隆坡市开了一家茨厂,采用机器加工,茨厂街因此得名。今天茨厂街因时间的转换而呈现了迥然不同的面貌, 当年的马来人和华人商店,碌碌经营的家庭生意,现在已经被挡在档口的后面, 我喜爱的许多建筑已经隐而不见。 


但是如果早晨7点或更早,你从陳禎祿Jalan  Tun Tan Cheng  Lok)进入茨厂街的安静街道,早晨的雾气还有一点,外劳,货品,人潮都还没有开始涌进这里, 在离路口不远的地方左转进思仕街(Cecil  Street), 你就会来到一排华人档口,卖着各种小吃,生鱼粥,马蹄,夹粽, 糕点,人来人往的都是我们熟悉的面孔,在这一个他们很亲切的小街坊里开始他们的一天。


你可以再往前走一些,右拐进一条小巷,名号老鼠街,一开始还有一些中午才开档的小食档口,过了一道横巷,你就会来到另一个几乎看不到尽头的路边摊,其中五花八门的根本无法誊录,其中物品的合法性也就更无法追究了!


一旦天再亮一些,九点多钟的,这一切就像晨露一样的要消失了,茨厂街里吵闹的轮子,和不停郎当作响的架子声,在这一条街道里,开始了另一个布景。 店面就要不见,人群和层层叠叠的货品一下把一条茨厂街淹没了! 原本一个古色古香的小街坊, 充满海味,药材,洋货,茶肆的地方,在蓝色飞扬的棚下已经面目全非!


手袋,衣服我都不爱,就找来买那椰子糖粉条,马蹄片,红萝卜甜片,姜糖,等等好吃的零食, 还有现在挺兴的海珊瑚果冻。  我突然很想念那些日子,在大叔阿姨的手中,接过一盘一碟或者一包的食物,笑语声中交换一些讯息问候,每一个星期你来,你很安心的知道他们还在那里,保证你回忆里的味道,那一个被放大的家庭的感觉,不是什么发展庞大的百货商场可以给你的温暖。   


茨厂街这一个名字,一直在述说一个我们已经模糊的记忆,像是一个老邻居,就算说不清底细,却就是安心的希望每一天我们都能看见这一个熟悉的面孔, 提醒一个不容置疑的历史。


 


 


2012年2月3日 《南洋商报》旅游

食物

在许多东方国家,粮食的播种,耕耘,采割,都是对神明的一种祷告,常常都伴随着类似宗教上的仪式。 这样的一种生活方式,帮助我们和天地之间建立起和谐的关系。就像儿女对父母的感激,我们无时无刻不被提醒季节的变化,天地平衡的重要,和每一份粮食的难能可贵。 这样的文化在某些地区还在继续,而现代都市的我们却被分割开了- 我们对粮食非常陌生,对食物毫不尊重,对准备食物的人也很忽视, 连带的也影响了我们生活的方式。

孩子开始在电视前吃晚餐,忘记了餐桌上的礼仪,忘了家里长幼之分,忘了如何礼让,怎样分享,交流,也开始否定了家庭的单位。 我们现在一人一盘,各自寻找一个角落,或者看书,看电视,或者和远在天边的线上朋友聊天,却忽略了身边的家人。 我们因为科技改变了食物的意义,而因为意义的改变,失去了我们文化中的一大部分。

今天,我们很虔诚的在每一碟美食被享用前,拍照,上传,犹如进行一场宗教仪式。  却不记得我们应该为我们的生命感谢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