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以后

60以后,Jane Fonda 说 人生第二个开始才正式开始 This Is Your Second Life
60以后,我就可以谁都不管了,管我就好。。。
60以后,母亲的职责已尽 为人女的孝心亦了 为人妻来到这里也可以相安两无事了
60以后,好好的为自己活一活,或者到深山教书,或者开个路边图书馆,或者来个小店做面包,或者行走拍照。。。
60以后,钱不用太多,够用就好,再不用存钱怕孩子读书不够用。。。
60以后,车小小就好,房子小小就好,停下车,锁上门,天地就是我的家。。。
60以后,我要自己出钱出书,新年的时候,不管你爱不爱,就送你一本,食谱,旅游,照片,历史,花草,素描,搞不好还可以来个主题年。。。
60以后,我要做的,现在就在小规模的进行着。。。所以其实原来我离我的目的地也不太远,突然我觉得我很幸福!

Corn Flakes Cookies

因为家有3小,常常在谷粮选择上争执不休,我做鲁仲连的常是里外不是人,就选择买那些六小包三口味的,可是就会有这无糖的“品种”无法得到任何人的垂青,于是,累积下两包我就来做这 Corn Flakes Biscuit。。。。。
1/2 杯  牛油  室温
2/3 幼糖
茶匙 香草精 (Vannilla)
1  1/4 中筋面粉
1/2  茶匙 泡打粉 (Baking soda)
2 汤匙 牛奶
1  1/2 无糖Corn Flakes 
2 汤匙  杏仁片

牛油,幼糖,香草精都打滑了,把其他的都一概混入搅拌,用手捏成一团,再压扁,大概有个圆的模样 (家庭式的不计较),放入预热180C 的烤炉大约10-12分钟,就大功告成了!

Why, How or What?

今天是三年级学生的评图日,有一个案说的是现今年轻人的嗜毒问题,希望建一间反毒博物馆来教育年轻的一批,而我却深不以为然。  你看香烟盒上的恐怖图像除了让我不安以外,那些抽烟的人却没从有戒烟的意愿, 这样的恐吓对一名孩子或是大人都是没有多大的长久效益的。 

记得很久以前在Oprah 的节目上看到这样一位人物,从小在黑人区里长大,告诉自己在赚到第一桶金的时候,就要回来这一个贩毒窝里救下一代。他回来的时候,建了一所全日制学校,提供免费饮食。 对于穷苦的人家来说,有一餐饭,又有人可以在自己忙碌工作时看着孩子,几乎是上天的恩赐。  孩子来到这里,为了免费的食物,也就开始了一些基本的教育根基,而在这一所不同的学校里,他开始教学生如何赚自己的一小桶金,叫他们分析股票,用大家零碎的储蓄集合起来投资,让他们知道除了贩毒,还有更好的路可以走,不用担惊受怕,还可以有更好的收入; 教他们用电脑设计程序,教他们实在的用劳力,脑力,技术在实在的社会里赚钱, 很快的他们就影响了周围的朋友,他们在一片黑暗里看到了光明。
他们自己选择了不贩毒。  
我相信这就是领导者的不同,他们选择了Why?  为什么。。。为什么这些孩子都长大贩毒了?
他看到在这个问题的背后,是这群孩子的无从选择。。。。
而我们看到的是How?  如何让他们有选择?
而后来者看到的是What? 教育。 
当路得金在广场上激昂发言时,他不是在告诉你如何获得平等,而是分享一个理想: “A just law is a man made code that squares with the moral law or the law of God."

国家的领导人,给我一个理想, 让我相信这一个国家不是八大方针,五大条例,500 零吉,水炮和催泪弹。。。
教育的掌舵人,给我一个理想,让我知道我的孩子不会在不停的转换跑道,却没有一个方向。。。
给我, 给全国大马人民一个理想,我们不用一个大马的旗帜,商标,也会从四面八方而来,为一个大马!

太平的圣陶沙度假村

太平我来过许多次,说不上熟悉,却始终觉得这里还缓慢着进行的生活,那一片就在城边的绿和水, 有一种很安静的氛围;  喜欢这里还是在地人操锅的现实,就算是一盘简单的炒粿条,也很有一种传承的味道。

这一回在北上的路上,又选择了这里来短短的逗留了一夜,就住在朋友介绍的Sentosa Villa 说是很好的地方, 我也就这样的把一家7口都选在一间独立式的度假屋里住下, 而那天不出所料的又是天正下雨。

说来好玩,我跟着导航走进一个住宅区,就在几间独立式洋房旁,转个弯就看到一个门口,乍一看,就是一片绿,来到居住的木头独立式度假屋 从还润着雨水的石板拾级而上,来到一个平台,有四分一的空间是露天的,伴着一棵树,树干上有暗红外皮像荔枝的果子。打开来里面是无花果的模样, 一整天下来都在咚咚跌果子, 夜里还有蝙蝠来盘旋。 我们坐在长凳上,用 在开放小茶间里煮的茶,和就在屋外奔流的小溪,来一个对吟。  

楼上的两间房说不上精致,各自放了两张双人床, 就那样铺在地上。 天花板也不设,两间房里的人还可以随意的对话,说来好玩, 让我想起童年我们在龙吟的旧屋里,那样的穿堂跑,有时还爬过墙上的暗门,可以随意的走进另一个私有的空间。

那一夜,我们听着窗外的水声入梦, 还以为是雨下了一晚。

清晨,趁孩儿还没有起身,我提着相机跑了一圈,处处有惊喜呀! 虽然我都是不认得那么许多植物,昆虫, 可是喜欢那种感觉,那种可以在一棵树上寻到说不清是瓢虫还是金花虫的昆虫, 和在园里用来做矮围柱的木头上看到美丽橙色菌类的竞艳。

你走在铺着板块的小径,也可以来到在园林一角的餐厅,简单的已经在登记那天就定下的早餐配套,就这样送上来, 觉得这样也好,就不浪费那些自助餐上吃不完的食物。 餐馆边上就是一个小小的水渠,把鱼养在里面,丢下面包,就要跳起,泼洒一片水花, 乐得写意。

听说原来这里是个榴莲园,被园主Mr Lai 拿来发展成一个度假村。 他也不贪心的很留白的在一个诺大的园里,安下一间独立式度假屋,和几间4人单房,也还有一些双人房在附设的交谊厅里。 因为不贪,就有了无比美妙的环境,让我们住的人,在大自然的洗涤下有一颗很安静的心。

 

联络细节:

http://www.sentosa-villa.com/

Jalan 8,
Taman Sentosa, 34000  Taiping

Perak Darul
Ridzuan, Malaysia

Tel:         05-805
1000

Fax:        05–805 1001


20120427 南洋《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