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原来最近在厨房旅行

一) 爱恋食物

都说食物是文化,是不是爱恋的文化也可以用食物来读个明白。 
在东方世界里,不管满汉全席如何摆阵,我们平民百姓不过白饭,面团作主,其他一切都是过眼的流水。 
西方人鱼,牛,鸡,羊,烘烤焖熏,在浓郁间要不停的转换,才可以过个一生, 而面包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配角。  
于是我们甘于平淡,留在这里,也不离开。  
二) 饭和我东方的胃口
我不能长时间离开米饭,这是最近才发现的事。 我到澳洲旅行,来到最后,对米饭的思恋几乎不能抑制,一定要回到家,来一碗热腾腾的白饭,, 管它豆腐青菜也是活着的踏实。那一刻发现我的五脏六腑,原来已经如此东方,就算一天要到国外老死,也想着不如在那里开间东方杂货店,打的就是《不卖我不吃的》招牌。  这样的执著或者可以让我活着老, 即使离开留根地。 
三) 面团的生命意义 
可最近我迷上面包这一档事, 在几次重复尝试后,发现在多雨的午后,食谱里的水分也要相对的减少,而热天里那蓬蓬的生机,在面团快乐的呼吸里最是明白。原来就算原料已离开土地那么远,天气里的复杂变化也还那么牵动每一个轨迹, 或者就像人,离家再远,也离不开最初的那一个元素。 后来虽然那神奇的搅拌机有点故障,用手搅和间,软绵腻手的面团在一推一压间,也可以变得弹性结实, 突然那些年来对面包的束手无策,终于可以结束。 我在等待间,闻着麦在时间里发酵的香味,有时天气热了,就带着微醺,有一种成熟的味道。 这些面团呀,从一团结实,让气氛在肚里撑起一个个的气泡,虽然想也不是那样,不过总觉得,那有点像是汽水里的泡泡,一个个在热度里卜卜的爆破时,像是一个喝彩,欢庆一个生命的圆满。 是不是卜了,我不知道,只是隔着两层玻璃,在黄色的灯火下,那些面团长大变成面包,在热度里染上温暖颜色的感觉真好! 
孩子如果是哪个面团,从最初到最后,是不是除了我们的原料外,也受着许多外来氛围的影响,天冷时加一杯热水在旁,让它自然的温润;天热时给它自由的发展;气泡蹦蹦的梦想,一个一个长大爆破,成就最终的模样。 不管外象如何,那最初的麦香,温暖的感觉,还是我想拥抱的富足。 做面包的快乐,在于过程里每一段的领悟,而好吃的面包是我们最大的奖赏,却不是最终必须的目的。 
(我原来最近在厨房旅行。) 

错把家乡当他乡

(在养牛事件那么沸沸腾腾的时候,我却去看了一群羊。)

在柔佛阿依淡和居銮之间,绿色旅游事业开始了一个绿带。 沿路就有诚兴有机农场 http://www.zenxin.com.my/2009/zenxins-story/our-farm/),龙珠果农场,还有农业局《现代化农场计划》下的胡姬园,养牛场,养羊场。  在这个计划下, 个体户向农业局申请使用土地, 发展农业有关事项。
UK Farm http://www.ukfarm.com.my/ 就是最近崛起的旅游新宠了! 一开始纯粹以牧羊为生,130
英亩的地上,有16片牧草地,每一片草地只放牧两天,一天三次,另外28天就让太阳,雨水来促进微生物分化。  羊儿饲料方面除了狼尾草,豆渣,也只是添加了一些营养素,非常环保。

去年51日,主人家 Mr Goh 终于打开门户,欢迎游客来访,而我们这些城市大小孩,去不到台湾或澳洲农场民宿的,就做梦似的来到这里,把山羊当绵羊,在绿地蓝天下,我们错把家乡当他乡了!

UK Farm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处处以环境为先,建筑都是用收购自各地的循环木条;在度假屋前的垃圾处理袋,也使用的是饲料袋; 而我最爱的羊粪肥料在这里垂手可得,肥了许多百香果,蔬菜,水果,甜甜香香的。我的最爱还是Doris 蘑菇屋里的烤蚝菇,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羊肥供养,我却为了那不需多加调味的蚝菇,再三来回的要了整十几串。 而如果你有兴趣,你还可以买上几包菇种,放在家里慢慢采上几回。

我们在刨掉外皮的旧校车里,颠覆上下的跑着红石路,一路来到饲料厂, 在羊寮里看不同品种的绵羊,对那爱娇的黑小羊爱不释手,抱着还在吃奶的小羊们自己高兴。然后经过草药园,在驼鸟园里喂鸟,看牧羊犬表演放羊,用奶瓶喂奶,说来倒是精彩连连。。。而在那夜里我们放一盏孔明灯,许了许多许多的愿望。 

或者你什么也不要,就在这里放空吧!

(2012.06.01 南洋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