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头看自己

今天是我母亲的受难日,母亲生我是苦的。 一个人在家,突然血崩,在没有手机而电话不普遍的年代里,是可能就这样没有了我们两的。 感恩菩萨送来姨婆,把我们都救了 – 而我的生命在这混沌中才可以成长。

听妈妈说,当年婆婆来看了一眼,见是个女孙,放下一盏鸡汤,就没有再来过。  妈妈的泪往肚里流,外婆在天上是看不到的,一个孤女从小就知道自己要来扛自己的命。我的妈妈安静而认命的,走这条路,一直到如今年老,仍然看得到那最初的态度。

我的童年在不快乐的氛围里酝酿成酸醋,妈妈不晓得我的固执是我对家里无力还击的暴力的一种沉默抗议。 在我的世界里,除了走出家门的自由,我生活在恐惧和怨恨里 –  我在梦里会哭, 是连我少回家的父亲都会知道的, 他却没有做了什么, 虽然我知道他并不是不爱我。

我越来越像我妈妈,沉默在关键。 无谓的话多说了,心里的话却永远说不出口。 爱不爱我挂不到口边,我只能默默地在旁边守候照顾。 看懂的没有几人,离开的却一个又一个; 我安静的站在边缘,对不是我的不敢要求,是我的也开不了口。 受伤了舔舔伤口,我宁可为难自己,我不能为难人。 我不是个孤女,我却继承了妈妈的性格。

恋爱,读书,工作, 我放弃的机会很多,不肯拼,或者也是一种悲观的以为人生的美好不属于自己。 我在家里,在学校,工作的地方,都是一个影子。 做着自己该做的,也不争取什么,一到被积压得无可喘息时,就要爆发得丝毫无谱。

我结婚那天,妈妈紧张得说不出话,笑不出来,一天紧绷着脸,两只手握在一起,忙不迭的向亲家为我的不擅家事,厨事道歉; 为着旁人可能的眼光担心;为我的未来牵挂。 我为妈妈的话尴尬,不晓得未来的路要如何走。 妈妈对自己的信心单薄,让我也觉得不知所措。

后来,经历过许多谷底 – 家里的冷,心里的乱,失业没有钱,一个月母子只能靠不到一千元来维持衣食住行的日子。 这些我都没有和家里说,妈妈却在我的声调里听到我的害怕,给我塞钱,怕我钱短志气短。 我把钱压在枕下,一直没有用,只是知道如果走不下去,还有那一点钱,我就可以勇敢一点。

我一直到很久,才明白妈妈,才知道自己其实不用那么委屈自己。 如果为了别人要寻短,不如把那别人给丢了,而让自己活得好。 快乐不是绝对的,我只想活着过我的生日,在可以的范围里选我想过的生活。  人生除了悲伤和自怜,实在有太多的事可以行。

祝福我生日快乐

我的圆满我会修

 

 

粥开花了!

我想我必需招认的是:我的粥一向煮得不佳,还曾经尝试用“小厨房”煮粥,结果变碗糕,我和孩子开玩笑说: 以后你们最怀念的不定就是这一碗“倒不翻”的粥。 那天我把它当另类米糊糕来吃,小小靖儿还不时要求妈妈煮那粘粘粥来吃, 我却羞于重来一次了! 今天因为家里大小肚子都不舒服,决定再来煮一煮粥,不敢大意,上网找资料,对比参考下,决定如是做:-

1。米两量杯, 清洗后加一汤匙油,少许盐,半杯水,放一边待煮,大约一小时。

2。水10量杯,加鸡骨,煮滚,加入红萝卜,白菜丝,调味小火慢煮。

3。另一锅,倒入10量杯水,大火煮开,加入米, 久不久搅拌,待水收,加入(2)小火继续煮。如果锅不够大,可以分开来加。  中途必须不时搅拌。

4. 一直到最后一次加水,打入咸蛋, 鲜蛋各一粒, 等候30秒,才快手把蛋打散。

5。 加入青葱段,上桌。

6。另外用薄肉块腌上酱青,酱油,胡椒粉,用平底锅煎香,配上白粥即可。

我终于成功了,粥没有焦,清香可口。

* 据网上资料,米(1):水 (12),我因为锅小,用了1:10,也还可以。

* 水滚后,才下米,虽然不是正统广东粥煮法,却可以避免焦底。

*材料要另外煮开,才可以确保粥底清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