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2013

在这样的岁末里,我还在工作,说来也是幸福吧!至少知道劳力,脑力还有付出的能力,而我虽然说不上非常快乐,也还是有一些淡淡的小确幸。  有些心情还没有过去,有的结还在松松的搭着,可是每一天看着身边的一切没有变坏,孩子一天天的长大,有时逗我笑;而轩儿居然已经到了可以和我聊聊心事和生活领悟的时候了,我有点感觉到老去的写意。 是啊,我也没有多么努力过,而他们都还有点模样的成了少年,而那小小的靖儿也要进一年级了,我真庆幸。。。

那一个圣诞节后和20年老友一年一度的“疯狂”购物,是我们每年的例行聚会之一,我们笑着,闹着,七嘴八舌的互相给意见,为每一个美丽的转身喝彩,这样的心灵建设还真的来得不易哦! 朋友,可以这样淡淡的来往,不怕坦白的批评,不吝啬的赞美,不要求的付出接受,是我修来的福。

在许多的快门,记录和努力后,我有一个小小的展览,说不上什么大价值,但是我终于做到了!

这一年,我走过许多地方,斯里兰卡,菲律宾这些个地方给我很多的领悟,让我拍了很美的照片,画了一些图,和一群很年轻的学生玩了一场。

这一年,我走过人生里不容易的选择,我陪着朋友为她的失恋哭了一场,我很高兴我的陪伴帮她渡过艰难的那几天。 我想神对我们都是慈悲的,虽然痛,却都没有倒下。

这一年,我送走了,明年我会很努力的让它很不错。。。

而你们,我没有见过的朋友,谢谢你们的文字陪伴。 祝福你们明年也要好!

椎间板(disc)的注意

从多年前那一次疼痛的经验开始,我的颈背部,手臂经常不定时地疼。 最近一个月来,食指没来由的发麻,而疼痛持续的徘徊在手臂和颈背之间,一不小心就会整个左手的麻痹。 一直可以用姜汤缓和的疼痛没有离去,麻麻的手指很不舒服。 终于见到医师,在几张X-Ray下,才看出端倪,原来第五节椎间板因为磨损而变形,突出而挤压到神经线。

这样的认知来得非常迟,一直都以为不过是行血的问题,却到了今天才知道原来行走坐的姿势不对,才有现在的磨难。 还好情形不算太坏,我笑说:"该老来去学猫步,来个仪态班,如此治疗何等时髦!"

 

脊椎.jpg

http://klol.pixnet.net/blog/post/

http://hi.baidu.com/fxhaoyue/item/468ddb36a013399ab80c0315

火车。咖啡

马来西亚咖啡本来也是独具一格的,到底我们的赖比瑞卡(Liberica)咖啡豆,在世界并不普遍。 据说19世纪初由于阿拉比卡(Arabica)咖啡树因咖啡叶锈病而一度停产时,赖比瑞卡才被引进印尼和马来西亚一带,从此落地生根,在这里自成一派。

最初的本土咖啡,各家不同,主要就是靠混合不同的咖啡豆,营造出各个不同的品牌。 居銮这一个小地方,也出了一个家喻户晓的火车站咖啡店(Kluang Station Kopitiam)。 且不论咖啡成品如何,只是这一个地方的历史渊源,就让我们好奇的想来到这一个祖师地看个究竟。

居銮位于柔佛南部,一条火车道把居銮硬是分开两边,每当火车靠近这一段轨道时,就要看火车栏降下,一切交通停止,我们静止看 轰隆隆的火车走过,或者这会是大人的无可奈何,却是我童年最期盼的旅行。

火车站很小,还有很古早味的木框铁网窗,想必现代的小孩不曾见过,年幼时的我们却对此如斯熟悉。  在我童年垫脚爬窗的年代,鼻孔贴着的就是这冰凉而布满灰尘的一片,从窗的这边看窗那一边的大人在玩牌九。

简单的牌子上写着来往的火车班次,却没有时间表,反而底下的咖啡店开放时间列得清清楚楚的 ;这小小咖啡店,打的是火车站食堂的招牌,小小厨房除了烫蛋,蒸烤面包,也端不出午餐,也就不开这一段时间了, 摆明了就只做早餐和下午茶的生意。 除了这几道,桌上还有几样小吃, 暹罗米粉,椰浆饭,咖喱角,请君自便。

咖啡是年轻人冲的,我偏执的还是觉得没有老咖啡店里的好,跑到后面,没有看到道地海南人的热水桶,也就没有了热水温着杯的体贴,更少了陶瓷杯的温存,缺了 厚实的乡土味,心里好是遗憾。 突然好想念那段在老人家掌舵的咖啡店里混的日子,那些理所当然的细微动作,在今天已经是一个让人回味的经典了!本土咖啡的冲泡真要来比较,也不是不能和世界咖啡师一较高低的,那些温度,冲滚,拉泡, 调配的过程,谁又赢了谁呀?

可是居銮这一个火车站,还是可以一来的,不为咖啡,也为了那一条长长的轨道,难得的可以亲近,不太高的月台无需纵身而下就可以取景,倒也安抚了一点我的心。 这一条从1915年行走了无数班次的轨道,就要来到一百年。  一百年后的居銮,火车,咖啡,又会是如何的一幅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