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居处的下午茶

Carcosa 和Seri Negara, 是两间殖民地时期精致的小旅馆,坐落在湖滨公园(Lake Garden),由马来西亚政府管理, 一般我们就称它Carcosa Seri Negara。

这地方的来头可不小,1896-1897年间落成时,它可是第一任英国最高理事Ang W。H。 的官方住宅, 带着英国都铎(Tudor)王室 和新哥特式(Neo-Gothic)的味道。  1989年被改建成精致小旅馆。Carcosa 这名字听来特别,也因此曾经引来一些争议,弗兰克·瑞天咸爵士 (Sir Frank Swettenham)为此在19.4.1936年的回信里,这样对《British Malaya》杂志的主编不厌其烦的为这美丽的名字解释了一番。

这名出处于“The King In Yellow”里的一首歌:

“Strange is the night where black stars rise, And twin moons circle in the skies, But the stranger still is Lost Carcosa.”

这奇妙的夜里有黑星星升起,双月在天空旋转。可那奇幻的是迷失的Carcosa

“Song of my soul, my voice is dead; Die thou, unsung, as tears unshed Shall dry and die in Lost Carcosa.”

我灵魂的歌,在死去的声音里;死了,绝响了,未流出的泪, 将在迷失的Carcosa里干枯而流逝。

最终被解为“Cara”和“Casa”-  “梦想的居处”。

这一个精致的小旅馆,曾经迎来许多贵宾,如今如果你愿意,也可以在这里住宿,或者和我一样来一个下午茶。

这里从下午3时开始,就会有下午茶的时段,你什么都不用烦恼,就带着一个悠闲的心情,选一壶茶,茶点是一个配套的来 – 有三文治,苹果酥饼,焦糖布丁,美味的不行的巧克力布朗尼,水果蛋糕,牛角面包, 还有新鲜出炉的司康饼。 在美美的描花一套排开的茶具承托下,我不知不觉也开始轻声起来,不敢惊动这一室的古雅。

舒服的大靠椅,结实的木桌,身边站着穿着笔挺白色制服的侍者,美丽昏黄的水晶灯下,我们在室内享用极其昂贵的点心。 而户外一片洒下的阳光和藤椅上,也有人在懒懒的欣赏难得的绿和幽静 – 吉隆坡繁忙的场景在这里被一个山坡,青翠隔开, 而你如果来,想必也可以搁下心事, 叹一壶茶。 只是别忘了这里可是RM60++ 一个人头计费的哦!

201312 南洋《旅游》

爱妮阿姨的后花园

因为家乡在南,也就不时需要那样跋涉。 从吉隆坡到故乡也不过3小时的路程,我这爱吃的就把行程排在午餐,或晚餐前后,方便一路寻访好吃的。

而这一所餐厅倒是大名鼎鼎,竟是那两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Ramsay 和Anthony Bourdain 曾经来过的地方。 安东尼先生或者不善马来食物,来这里和Chef Wan 一唱一和的,我倒想不如自己去看看,到底这地方怎么那么多人提?

这儿其实不难找,拿着谷歌,上面就有人已经标上了地点。  这儿看来像是马来甘邦的环境,想来是厨师Aunty Aini的祖家吧? 家建在地的一方,另一头一片种下的果树,香草,花叶,打造着一个 舒适的饮食氛围.

大门上有雕空的花纹,一手推开,就是一个前庭,栽着一些猫须草,信步往左边走去,会有小阶梯,来到主建筑物,是一个开放空间,在一片树影光摇间,茅草屋顶木梁柱,和一个简单的饮品调配台,再后面就是厨房了。 一片绿意的颇有休闲的感觉, 几头懒洋洋的猫咪, 这里趴,那里躺的, 好不自在, 就像后花园一样。

我们一行7人,被安排到更后边的小屋里,像我老家新村的板屋那样,叠着的木板墙,并开的木窗户,单门独户的在大红花,木瓜树旁,野趣横生。 墙上还有按钮供唤人来,也就不用拉大嗓门来热闹了!

而在我们的小屋和主厅间,还有一个小亭,中间一张大桌子,并不设椅子,就席地而坐。 在小屋的左边则是一把凉伞,摆在树荫矮墙下,几张凳子,也很趣味。 这样的布局很随意,人坐在其间也很休闲。

既然来了,当然要来几道美食, 菜单上有传统的马来菜式- 主要是森美兰州Minang的道地美食,还有一道不容易在别处看到的 Tempoyak (发酵榴莲)咖喱, 甘邦鸡等等。 我不是美食家,不敢评食,不过朋友们,来到这样的一个环境里,只要招待亲切,食物还好,我想也就值得了,更何况我这是第一次尝到了Tempoyak 咖哩, 还是爱妮阿姨亲手泡制的。 一间餐馆有一个热爱自己食物,肯下手做羹汤的老板娘,想必一定错不了!

Aunty Aini’s Garden Café
Batu 16, Jalan Sepang,
Kampung Chelet,
71800 Nilai, Negeri Sembilan

Tel : 06-7991276

20130125  南洋《旅游》

2012-2013

在这样的岁末里,我还在工作,说来也是幸福吧!至少知道劳力,脑力还有付出的能力,而我虽然说不上非常快乐,也还是有一些淡淡的小确幸。  有些心情还没有过去,有的结还在松松的搭着,可是每一天看着身边的一切没有变坏,孩子一天天的长大,有时逗我笑;而轩儿居然已经到了可以和我聊聊心事和生活领悟的时候了,我有点感觉到老去的写意。 是啊,我也没有多么努力过,而他们都还有点模样的成了少年,而那小小的靖儿也要进一年级了,我真庆幸。。。

那一个圣诞节后和20年老友一年一度的“疯狂”购物,是我们每年的例行聚会之一,我们笑着,闹着,七嘴八舌的互相给意见,为每一个美丽的转身喝彩,这样的心灵建设还真的来得不易哦! 朋友,可以这样淡淡的来往,不怕坦白的批评,不吝啬的赞美,不要求的付出接受,是我修来的福。

在许多的快门,记录和努力后,我有一个小小的展览,说不上什么大价值,但是我终于做到了!

这一年,我走过许多地方,斯里兰卡,菲律宾这些个地方给我很多的领悟,让我拍了很美的照片,画了一些图,和一群很年轻的学生玩了一场。

这一年,我走过人生里不容易的选择,我陪着朋友为她的失恋哭了一场,我很高兴我的陪伴帮她渡过艰难的那几天。 我想神对我们都是慈悲的,虽然痛,却都没有倒下。

这一年,我送走了,明年我会很努力的让它很不错。。。

而你们,我没有见过的朋友,谢谢你们的文字陪伴。 祝福你们明年也要好!

椎间板(disc)的注意

从多年前那一次疼痛的经验开始,我的颈背部,手臂经常不定时地疼。 最近一个月来,食指没来由的发麻,而疼痛持续的徘徊在手臂和颈背之间,一不小心就会整个左手的麻痹。 一直可以用姜汤缓和的疼痛没有离去,麻麻的手指很不舒服。 终于见到医师,在几张X-Ray下,才看出端倪,原来第五节椎间板因为磨损而变形,突出而挤压到神经线。

这样的认知来得非常迟,一直都以为不过是行血的问题,却到了今天才知道原来行走坐的姿势不对,才有现在的磨难。 还好情形不算太坏,我笑说:"该老来去学猫步,来个仪态班,如此治疗何等时髦!"

 

脊椎.jpg

http://klol.pixnet.net/blog/post/

http://hi.baidu.com/fxhaoyue/item/468ddb36a013399ab80c0315

火车。咖啡

马来西亚咖啡本来也是独具一格的,到底我们的赖比瑞卡(Liberica)咖啡豆,在世界并不普遍。 据说19世纪初由于阿拉比卡(Arabica)咖啡树因咖啡叶锈病而一度停产时,赖比瑞卡才被引进印尼和马来西亚一带,从此落地生根,在这里自成一派。

最初的本土咖啡,各家不同,主要就是靠混合不同的咖啡豆,营造出各个不同的品牌。 居銮这一个小地方,也出了一个家喻户晓的火车站咖啡店(Kluang Station Kopitiam)。 且不论咖啡成品如何,只是这一个地方的历史渊源,就让我们好奇的想来到这一个祖师地看个究竟。

居銮位于柔佛南部,一条火车道把居銮硬是分开两边,每当火车靠近这一段轨道时,就要看火车栏降下,一切交通停止,我们静止看 轰隆隆的火车走过,或者这会是大人的无可奈何,却是我童年最期盼的旅行。

火车站很小,还有很古早味的木框铁网窗,想必现代的小孩不曾见过,年幼时的我们却对此如斯熟悉。  在我童年垫脚爬窗的年代,鼻孔贴着的就是这冰凉而布满灰尘的一片,从窗的这边看窗那一边的大人在玩牌九。

简单的牌子上写着来往的火车班次,却没有时间表,反而底下的咖啡店开放时间列得清清楚楚的 ;这小小咖啡店,打的是火车站食堂的招牌,小小厨房除了烫蛋,蒸烤面包,也端不出午餐,也就不开这一段时间了, 摆明了就只做早餐和下午茶的生意。 除了这几道,桌上还有几样小吃, 暹罗米粉,椰浆饭,咖喱角,请君自便。

咖啡是年轻人冲的,我偏执的还是觉得没有老咖啡店里的好,跑到后面,没有看到道地海南人的热水桶,也就没有了热水温着杯的体贴,更少了陶瓷杯的温存,缺了 厚实的乡土味,心里好是遗憾。 突然好想念那段在老人家掌舵的咖啡店里混的日子,那些理所当然的细微动作,在今天已经是一个让人回味的经典了!本土咖啡的冲泡真要来比较,也不是不能和世界咖啡师一较高低的,那些温度,冲滚,拉泡, 调配的过程,谁又赢了谁呀?

可是居銮这一个火车站,还是可以一来的,不为咖啡,也为了那一条长长的轨道,难得的可以亲近,不太高的月台无需纵身而下就可以取景,倒也安抚了一点我的心。 这一条从1915年行走了无数班次的轨道,就要来到一百年。  一百年后的居銮,火车,咖啡,又会是如何的一幅风景?

我回头看自己

今天是我母亲的受难日,母亲生我是苦的。 一个人在家,突然血崩,在没有手机而电话不普遍的年代里,是可能就这样没有了我们两的。 感恩菩萨送来姨婆,把我们都救了 – 而我的生命在这混沌中才可以成长。

听妈妈说,当年婆婆来看了一眼,见是个女孙,放下一盏鸡汤,就没有再来过。  妈妈的泪往肚里流,外婆在天上是看不到的,一个孤女从小就知道自己要来扛自己的命。我的妈妈安静而认命的,走这条路,一直到如今年老,仍然看得到那最初的态度。

我的童年在不快乐的氛围里酝酿成酸醋,妈妈不晓得我的固执是我对家里无力还击的暴力的一种沉默抗议。 在我的世界里,除了走出家门的自由,我生活在恐惧和怨恨里 –  我在梦里会哭, 是连我少回家的父亲都会知道的, 他却没有做了什么, 虽然我知道他并不是不爱我。

我越来越像我妈妈,沉默在关键。 无谓的话多说了,心里的话却永远说不出口。 爱不爱我挂不到口边,我只能默默地在旁边守候照顾。 看懂的没有几人,离开的却一个又一个; 我安静的站在边缘,对不是我的不敢要求,是我的也开不了口。 受伤了舔舔伤口,我宁可为难自己,我不能为难人。 我不是个孤女,我却继承了妈妈的性格。

恋爱,读书,工作, 我放弃的机会很多,不肯拼,或者也是一种悲观的以为人生的美好不属于自己。 我在家里,在学校,工作的地方,都是一个影子。 做着自己该做的,也不争取什么,一到被积压得无可喘息时,就要爆发得丝毫无谱。

我结婚那天,妈妈紧张得说不出话,笑不出来,一天紧绷着脸,两只手握在一起,忙不迭的向亲家为我的不擅家事,厨事道歉; 为着旁人可能的眼光担心;为我的未来牵挂。 我为妈妈的话尴尬,不晓得未来的路要如何走。 妈妈对自己的信心单薄,让我也觉得不知所措。

后来,经历过许多谷底 – 家里的冷,心里的乱,失业没有钱,一个月母子只能靠不到一千元来维持衣食住行的日子。 这些我都没有和家里说,妈妈却在我的声调里听到我的害怕,给我塞钱,怕我钱短志气短。 我把钱压在枕下,一直没有用,只是知道如果走不下去,还有那一点钱,我就可以勇敢一点。

我一直到很久,才明白妈妈,才知道自己其实不用那么委屈自己。 如果为了别人要寻短,不如把那别人给丢了,而让自己活得好。 快乐不是绝对的,我只想活着过我的生日,在可以的范围里选我想过的生活。  人生除了悲伤和自怜,实在有太多的事可以行。

祝福我生日快乐

我的圆满我会修

 

 

粥开花了!

我想我必需招认的是:我的粥一向煮得不佳,还曾经尝试用“小厨房”煮粥,结果变碗糕,我和孩子开玩笑说: 以后你们最怀念的不定就是这一碗“倒不翻”的粥。 那天我把它当另类米糊糕来吃,小小靖儿还不时要求妈妈煮那粘粘粥来吃, 我却羞于重来一次了! 今天因为家里大小肚子都不舒服,决定再来煮一煮粥,不敢大意,上网找资料,对比参考下,决定如是做:-

1。米两量杯, 清洗后加一汤匙油,少许盐,半杯水,放一边待煮,大约一小时。

2。水10量杯,加鸡骨,煮滚,加入红萝卜,白菜丝,调味小火慢煮。

3。另一锅,倒入10量杯水,大火煮开,加入米, 久不久搅拌,待水收,加入(2)小火继续煮。如果锅不够大,可以分开来加。  中途必须不时搅拌。

4. 一直到最后一次加水,打入咸蛋, 鲜蛋各一粒, 等候30秒,才快手把蛋打散。

5。 加入青葱段,上桌。

6。另外用薄肉块腌上酱青,酱油,胡椒粉,用平底锅煎香,配上白粥即可。

我终于成功了,粥没有焦,清香可口。

* 据网上资料,米(1):水 (12),我因为锅小,用了1:10,也还可以。

* 水滚后,才下米,虽然不是正统广东粥煮法,却可以避免焦底。

*材料要另外煮开,才可以确保粥底清香。

制作咸蛋

水4杯

盐1杯

茶叶适量

绍酒2 汤匙

把以上材料煮至所有盐溶化,待凉,倒入容器,放入鸭蛋6粒,加盖。确定所有鸭蛋都浸在盐水里。 一个月后就可食用。

后记:-

买鸭蛋都要70仙啦,咸蛋才不过80仙,我这制作咸蛋说来没有经济意义,不过就绝对没有任何化学加工让人提心胆跳的顾虑。 人来到闲时老是爱自己做东西,从面包到咸蛋,叉烧和面条,就觉得是一种心理治疗。  拿捏间,一念眉间,也就不要多想是非了!

回来这里

你说:目的地不是目的,旅途才是重点。 而我不能苟同,也就这样慢慢的离开了。 生命里的割舍很多时候为的不过是一个很简单的理由, 说不清楚,也无能为力的只好让你想你想的,而我选择让我好过的来相信,也不觉得还要埋怨什么。一刻或者不是一生,却往往决定了一生。 时间这一回事,既然说是神偷,就会选那你最没想到的一刻,换你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