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tato Mushroom Gratin

天气一直晴不起来, 午后的雨断断续续的没有离开的意愿,突然想来一点热着胃的,透着奶香的,打开冰箱,看着有的材料,想起这一道,也不晓得是不是叫着Gratin, 也就是之前用手边材料做的的午后小餐。 

马铃薯切片,用盐水煮开5分钟
蘑菇,洋葱切片,用橄榄油炒香
火腿,香肠切片
苹果切片
一层马铃薯,一层蘑菇,一层火腿,香肠,一层苹果,最后铺上马铃薯,其中适量加上香草,黑胡椒粉。
倒入Thick Cream, 铺上Cheedar Cheese, 面包粒,撒上Parmesan Cheese. 
放入烤炉200c, 30 分钟,至起泡.

洛神花果酱

洛神花果实 20,把花萼和种子分开

种子加半杯水, 一汤匙柠檬汁加热, 把种子取出, 得果胶, 可加1/4 agar-agar 加热至溶解
苹果3粒,一杯糖 和洛神花萼一起搅碎,与果胶一起加热
不停搅拌至呈浓稠, 加一汤匙柠檬汁加热, 熄火待凉装瓶 

浮罗池滑 走一走

Pulau Tikus
浮罗池滑这一个地方,在美食地图上一直占有一席之地,华人的曼煎糕,炒粿条和印度人的Apom 
Manis
Mee Rebus 还有新起的海角红楼。 这些美食对我这一个可以为食物双眼发亮的女人,非常的引诱, 也让我起了一个大老早的,在七点时分,等在瑞江茶室里,看这里用炭炉,陶锅很传统的制作Apom 
Manis
这一道小甜品。 那软香的滋味,和一杯咖啡,就圆满了我的清晨!

午餐到那街角找快乐的嘛嘛大叔,看他在胜利茶室里炒着印度面,煮着Mee
Rebus, 还不忘和我这一个爱拍照的旅客交谈,一口流利的福建话,让我如鱼得水。 大叔还很合作的摆上姿势让我拍个饱。  填了肚子还可以开心的满足拍照的欲望,这里可就过足瘾了!

而我住在这里曼谷街上,倒没有泰国人的软言侬语,而是两排共41间漂亮的双层住家,是 1928年间由谢永嘉太平Cheah
Leong  Keah
)为家人安的家。  这里41间和槟城各处共131件产业,都在信托基金的经营下,完好的保存着家族的利益。 除此之外,谢永嘉太平绅也曾经捐出许多土地供慈善或宗教用途, 一直到今天都为人称道。

谢家后人许多都已经不居住在曼谷街上,而留居国外。 这些祖业要不是保留成为后人的度假屋,就是在信托基金下出租营利,也保证了至少3代的财富。 而我这一趟的槟城小游,就在一间小旅社里度过。 
这间旅社的老板Kelvin, 向基金会租下3间老屋,一番装修下,就有了8间房间, 而身为租户的我们好像拿着自家锁匙一样的来去自如, 晚上懒得出门,还可以下楼拿一瓶啤酒,明日报账,赖在阳台上,喝酒聊天;
或是在小厅里,读一本上一位游客留下的书。 这样的假日多好,饿了,也不过几步之遥,就可以找吃了!

这所旅社, 小而当,保留了许多原本的建筑构造,在原来的木制百叶窗后,体贴的加上了可开关的彩色玻璃窗。漂亮的家私在休闲室里,通风透光由阳台改建的浴室,倒是带出了那一个年代的生活品味。可惜的是当时其他的房间不是在装修就是住满了,无法一窥其他的房间的面貌,但想来下一次回来,定下房间而期待一个不同的机遇,也算是一个美丽吧!

注:由于装修不同,有的房间就没有起坐间了。 但是可以在旧时富贵人家的小屋里,过一个假期,随意四处走走,这本身就是一个独特的经验。http://www.palanquinn.com/

2012/08/10 南洋《旅游》

梦说

最近常在梦里非常靠近死亡。 
有时是强烈的意识到自己已经离去,而魂魄不肯离开的芸芸扰扰;
有时是看到自己在梦里处理自己将来的身后事,计划着自己的告别仪式,想着该关了面子书,和所有相关不相关的人说不再见。 
有时是看到自己在一场意外发生的前一霎那,知道就要死去,而心里又放不下的许多- 该说的话,该做的事,该活的日子。 
我老是在梦里看到自己的失去。。。这样的不安在乍醒间特是强烈, 过后淡去了,又在梦里回来!
想那一个梦里,我默默地坐在角落,看现实里的生活,却那么清楚地知道我不属于那里了,我的心突然觉得苍凉寂寞。 

记不记? 不由得我们吧!

有的旅行可以一辈子,有的却没有完成。 这样的生活是需要懂得取舍的。 

在美丽冬天的蓝色地图里,有很多漂亮的风景,有很多可以微笑的时刻; 
而受伤的脚上的痕迹,也就不过是一个刻记,不需要数说痛苦。 
要多久一切会隐去?
痛的感觉会离开,伤痕会先走,记忆也会慢慢的卷缩在某一个抽屉里,不经意就可以丢掉锁匙。
快乐的感觉会淡去,心情却会延续,记忆会在每一个回头让你微笑;
就算不记得那么许多细节,我们终会记得有人有事曾经那么让我们感动。 
最后的那个让人难过的一天,在云淡风轻的一天,我们或者都不会记得。 
我也不想记起。 

康华丽堡的故事

1786年,法兰士。莱特登陆槟城,而在更早的郑和南游记录里也确实的记载着这一个马来西亚北方的岛屿,只不过郑和留下的是在Batu Maung的一个神秘脚印,莱特却建立了康华丽堡 Fort Cornwallis), 从最初木构建筑到今天不倒的城墙(据说是在1804年重建的)   这一个不算宏伟的城堡充满了许多奇妙的冲突。

1799 年的旧地图里,可以看到岛东角处,俨然是一个规划工整的小区,康华丽堡对面是关卡,还有一排排列队整齐的华人店屋。 接下去是马来村庄,一概的休闲散落。 隔着个医院,你看那庄园那样的旷阔,就是当时英国军官的住处了; 今天这里有各个宗教的地标,还有许多当年贸易行遗留下来美丽的建筑,显然是当初的重地。 一度西移到光大的发展,如今东回这里,把我曾经济饮食的那些场景都变成了杯光交错,衣香鬓影的高级场所了!

好玩的是康华丽堡说的是一个城堡,却在它的大半辈子里扮演着行政的工作。 如今堡垒里的弹房,守卫的垒, 其实也不曾真正发挥过作用。 而那一排大炮其中的老大- Sri Rambai 本来是荷兰送给柔佛苏丹的大礼,给阿齐人抢了送给雪兰莪苏丹, 又给英国海盗抢了,丢了入海。神奇的是这样来回你争我夺的一门大炮,最后也还是没有尽了大炮的责任,只不过是在一个充满马来神话的仪式下,被令从海床回升陆地,从此担任了“送子大炮”的角色, 完全不由自己的不务正业!

康华丽堡里的最主要景点,当然就是法兰士。莱特的铜像了, 你来我来的都在这里和他拍照,可是这一个铜像不过是依据法兰士。莱特儿子的面容而制造的,因为这一位大人物,生前没有留下一张照片可以让我们一窥面貌。  而让我们最津津乐道的莫过于这一尊铜像没有的佩剑,英国军官都该有的佩剑,如何会在这里遗漏了呢? 没有人知道, 只能怪日本军人把这长剑镕了做真剑,可真如此,又如何不把一尊铜像都镕了呢?

你再转转,就会看到一间小小的礼拜堂,这是在1799年建成的,也是目前槟岛上最古老而保留完整的有顶建筑。 在这一座礼拜堂里举行的第一个婚礼(1799年),是法兰士。莱特始终没有承认婚姻的遗孀,玛提娜(Martina Rozells 在法兰士。莱特去世5年后和
John Trimmers)的正式婚礼。 她给了法兰士。莱特六个孩子,和他飘洋过海的来到这一个热带国度,没名没份的却和他过了他的一辈子。终于在多年后,在他建立的城堡里的一个礼拜堂,她有了一个堂堂正正的妻子的身份, 和另一个男人。 想想也或者可以拍成一部荡气回肠的爱情片吧!

这样的一个地方,我晃着也在时光隧道里游走了一回, 而人生里许多该与不该,虚实荒谬也那样在我的脑海里搬演一番。


南洋旅游 06/07/2012

我原来最近在厨房旅行

一) 爱恋食物

都说食物是文化,是不是爱恋的文化也可以用食物来读个明白。 
在东方世界里,不管满汉全席如何摆阵,我们平民百姓不过白饭,面团作主,其他一切都是过眼的流水。 
西方人鱼,牛,鸡,羊,烘烤焖熏,在浓郁间要不停的转换,才可以过个一生, 而面包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配角。  
于是我们甘于平淡,留在这里,也不离开。  
二) 饭和我东方的胃口
我不能长时间离开米饭,这是最近才发现的事。 我到澳洲旅行,来到最后,对米饭的思恋几乎不能抑制,一定要回到家,来一碗热腾腾的白饭,, 管它豆腐青菜也是活着的踏实。那一刻发现我的五脏六腑,原来已经如此东方,就算一天要到国外老死,也想着不如在那里开间东方杂货店,打的就是《不卖我不吃的》招牌。  这样的执著或者可以让我活着老, 即使离开留根地。 
三) 面团的生命意义 
可最近我迷上面包这一档事, 在几次重复尝试后,发现在多雨的午后,食谱里的水分也要相对的减少,而热天里那蓬蓬的生机,在面团快乐的呼吸里最是明白。原来就算原料已离开土地那么远,天气里的复杂变化也还那么牵动每一个轨迹, 或者就像人,离家再远,也离不开最初的那一个元素。 后来虽然那神奇的搅拌机有点故障,用手搅和间,软绵腻手的面团在一推一压间,也可以变得弹性结实, 突然那些年来对面包的束手无策,终于可以结束。 我在等待间,闻着麦在时间里发酵的香味,有时天气热了,就带着微醺,有一种成熟的味道。 这些面团呀,从一团结实,让气氛在肚里撑起一个个的气泡,虽然想也不是那样,不过总觉得,那有点像是汽水里的泡泡,一个个在热度里卜卜的爆破时,像是一个喝彩,欢庆一个生命的圆满。 是不是卜了,我不知道,只是隔着两层玻璃,在黄色的灯火下,那些面团长大变成面包,在热度里染上温暖颜色的感觉真好! 
孩子如果是哪个面团,从最初到最后,是不是除了我们的原料外,也受着许多外来氛围的影响,天冷时加一杯热水在旁,让它自然的温润;天热时给它自由的发展;气泡蹦蹦的梦想,一个一个长大爆破,成就最终的模样。 不管外象如何,那最初的麦香,温暖的感觉,还是我想拥抱的富足。 做面包的快乐,在于过程里每一段的领悟,而好吃的面包是我们最大的奖赏,却不是最终必须的目的。 
(我原来最近在厨房旅行。) 

错把家乡当他乡

(在养牛事件那么沸沸腾腾的时候,我却去看了一群羊。)

在柔佛阿依淡和居銮之间,绿色旅游事业开始了一个绿带。 沿路就有诚兴有机农场 http://www.zenxin.com.my/2009/zenxins-story/our-farm/),龙珠果农场,还有农业局《现代化农场计划》下的胡姬园,养牛场,养羊场。  在这个计划下, 个体户向农业局申请使用土地, 发展农业有关事项。
UK Farm http://www.ukfarm.com.my/ 就是最近崛起的旅游新宠了! 一开始纯粹以牧羊为生,130
英亩的地上,有16片牧草地,每一片草地只放牧两天,一天三次,另外28天就让太阳,雨水来促进微生物分化。  羊儿饲料方面除了狼尾草,豆渣,也只是添加了一些营养素,非常环保。

去年51日,主人家 Mr Goh 终于打开门户,欢迎游客来访,而我们这些城市大小孩,去不到台湾或澳洲农场民宿的,就做梦似的来到这里,把山羊当绵羊,在绿地蓝天下,我们错把家乡当他乡了!

UK Farm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处处以环境为先,建筑都是用收购自各地的循环木条;在度假屋前的垃圾处理袋,也使用的是饲料袋; 而我最爱的羊粪肥料在这里垂手可得,肥了许多百香果,蔬菜,水果,甜甜香香的。我的最爱还是Doris 蘑菇屋里的烤蚝菇,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羊肥供养,我却为了那不需多加调味的蚝菇,再三来回的要了整十几串。 而如果你有兴趣,你还可以买上几包菇种,放在家里慢慢采上几回。

我们在刨掉外皮的旧校车里,颠覆上下的跑着红石路,一路来到饲料厂, 在羊寮里看不同品种的绵羊,对那爱娇的黑小羊爱不释手,抱着还在吃奶的小羊们自己高兴。然后经过草药园,在驼鸟园里喂鸟,看牧羊犬表演放羊,用奶瓶喂奶,说来倒是精彩连连。。。而在那夜里我们放一盏孔明灯,许了许多许多的愿望。 

或者你什么也不要,就在这里放空吧!

(2012.06.01 南洋旅游)

60 以后

60以后,Jane Fonda 说 人生第二个开始才正式开始 This Is Your Second Life
60以后,我就可以谁都不管了,管我就好。。。
60以后,母亲的职责已尽 为人女的孝心亦了 为人妻来到这里也可以相安两无事了
60以后,好好的为自己活一活,或者到深山教书,或者开个路边图书馆,或者来个小店做面包,或者行走拍照。。。
60以后,钱不用太多,够用就好,再不用存钱怕孩子读书不够用。。。
60以后,车小小就好,房子小小就好,停下车,锁上门,天地就是我的家。。。
60以后,我要自己出钱出书,新年的时候,不管你爱不爱,就送你一本,食谱,旅游,照片,历史,花草,素描,搞不好还可以来个主题年。。。
60以后,我要做的,现在就在小规模的进行着。。。所以其实原来我离我的目的地也不太远,突然我觉得我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