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拉登嘉楼的唐人街

第一次来瓜拉登嘉楼的 唐人街是我还读大学的时候,那时的青涩,还有浸满海水咸味的牛仔裤,在相簿里发黄。

 

而那一个五月,我又来到了这个没有几条街的唐人街,战前的店屋和我多年前看上去的没两样,还有镂花的木制阳台,彩着藏青颜色的木墙,和两页不打开的窗。 那一出1940年间的戏好像随时可以就这样开始,而我们这些看戏的人,读着对联, 听着燕子在空中呼啸飞过,恍如回到另一个时空。

 

听说本来唐人坡也不在这里,来南的时候停驻地在更上一点的河边,为了华人最擅长的商业活动需要依靠的码头,才迁移到河口的地方,一点一滴的建立起今天的模样。 那些呼喝着买卖布匹,胡椒的商人,在这一个掏空登嘉楼河,而汇入南中国海的地方,在十九世纪会是如何的一幅繁华光景。

 

如果你从谷歌地图上看下来,你就会看到靠河的那里,老屋是长长的手指,从街边一路指向水里,如果年前你还雇到了那一艘船,可以来到那一户人家,你就可以随着那一船的货物,从后堂沁汗的搬运工人肩上,窜过还跑着的孩子,来到了前堂买卖的店面。 那位老板或者还在啃着瓜子,打着算盘,提着毛笔,一笔笔的记下来去盈亏圆缺。

 

这样的一排的老街,从最初简单的单层木屋,在钱囊渐满的当儿,翻了个新,一层的木屋成了下砖上木的双层店屋,多彩的瓷砖,细致的泥塑,漂亮的镂花,开始为一个家作了定点,再不是随时要扬帆回家的游子,而是那踏足生根的人。 听说还有不少是在当时王室工作的人员, 买下来落脚的房子。 想必当时看着那样的房子时,路边的羡慕眼神是炙热的吧! 

 

可是如今,这些房子还是在的,却渐渐的在岁月下解构了, 曾经带动一个命脉的河水里,飘着永恒的垃圾。  地方政府以有碍瞻观的理由,打着推广旅游的旗子,提出拆除旧区,发展摊贩小店的计划, 引起了一片哗然。

 

为了这样的冲突,世界遗产基金在1988 2000 2002年里,几次把唐人坡纳入监督名单里,提倡老区保护的理念,  没想到我们的文化和建筑遗产要外人来操心, 只是外来的力到底隔了一层,总是搔不到痒处的无能为力。

 

如今在靠河处,老屋延长出去的码头后,已经填了土,建起新馆。 那一个记录历史的大环境就这样寿终正寝了!

 

只有沿着街道那一个角落还有多年前的庙宇,从那年听人们祷告风调雨顺,到今天或者也没什么不同。 一进一进的堂殿,上了新漆,铺了地砖,却有那古朴的钟, 静穆的神像,不理人间变化的一如往来,镇着许多彷徨的心。

2010 04 30 南洋旅游

12 則迴響於《瓜拉登嘉楼的唐人街

  1. 有时侯我们用心地去走一个城市
    或一个小镇
    其实很多古旧的气息就是在我们身边
    只是越来越淡越来越薄弱的时候
    我们也就渐渐忽略了那些人们诉说的 "曾经"

    "如果你从谷歌地图上看下来,你就会看到靠河的那里,老屋是长长的手指"

    给这一篇情怀
    轻轻地推。

  2. 你说的对!
    每逢回家触景真伤感!
    瓜登市华社没有保护瓜登市华社的传统街貌文化遗产,
    谁之过?
    华社还是政府?
    公说公有理,
    婆说婆有理,
    一言难尽的哀叹丫

    • 或者因为时日远了,人们定居在南方的这个国家,就有一些有心人,觉得唐人还是比较笼统化,在地出世的华人到底和中国也远了吧。。。。
      谁来写这一篇中国到唐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