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一点故事


在霹雳的一个点上,太平这一个地方在我读中学的时候,就在我心里有了一席之地,最多雨的太平山(Maxwell Hill), 尔后还有那美丽的太平湖。


这一次行色匆匆,而爱闲的我不肯多走,就赖在湖边的Flemington Hotel 过了一个周假。 这一间旅馆倒是新的,一个大厅简简单单的摆了几张明显带有设计感的家具。  看来,设计和旅馆的主人都算是有品味之人,简洁的现代化家具,把小小的空间带动起来。小小的泳池也因为玻璃靠边的设计,把山景纳了进来,而有一点诗意。


可是在这样的一个房间,却明显的少了煮茶的设备,我居然不能在山光水色里来一杯茶,这样的遗憾在这样的风景和心情下不免被放大了。。。


太平在历史上的第一纪录枚不胜举,占地64公顷的太平湖早在1880年就被规划为乡城里的绿洲,在这里养着各种花草树木, 演奏起鸟语虫鸣, 远远的还有动物园里的大象老虎来凑热闹。 这样的一点空间在现代化的都市发展中被保留了下来,我感恩。吉隆坡也在那么多年后才有了一个阳光广场, 供我们在尘嚣中有一个可以退的地方。这样的一个温柔提醒,安静了许多盲忙的心。


 


每一个人对太平湖印象最深的就要是那百年老树,像是被湖水呼唤的爱人,斜斜倚过大道,伸长了枝丫环抱这一个水的温柔。孩子坐在那不知多少年的枝干上,摇呀摇的,缓缓撼动一整棵树,突然让我想起那一首恒久的儿歌: “Rock a bye baby on the tree top….” 这一个百年爷爷在这段日子里,到底摇过多少孩子,在冷冷的清晨,炎热的午后,还是温煦的黄昏. 


 


缓步绕过一个莫大的湖,曾经是淘锡米的地方,或者也曾经有那双手晃着美丽的木盘,一下一下把轻重分清,今天我就把心情沉淀在绿影泱泱的美丽湖水中. 而夜里为了中秋点起的蜡烛,在没有星星的这一个晚上,是地球上棋盘般的明眸,映着天上的银盘,和着一些年轻人的吉他歌声,调一组和谐的弦.


 


 


《观心看景》南洋商报 2011.01.07

20 則迴響於《太平一点故事

  1. 我十二月回家的时候也去了那间酒店顶楼喝饮料吹吹风。
    而且也和你有相同的意见哦!
    只不过我是希望顶楼餐厅有卖花茶之类的,而你是指房间吧?
    下次或许我可以看看有没有feedback form,那你的信息传达给酒店做参考吧!^_^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