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城是不是一种负担?

历史城是不是一种负担? 是不是因为有了历史,就一个城都死了?是不是有了高楼,游客就会来?每个人看到的都不一样。


 


我在佛罗交怡看到的是-废弃的商业大厦,空空洞洞的站在稻田边, 一栋又一栋的好像黑暗城市的鬼魅。 游客呼啸而过,谁看了这些建筑一眼?在当初大力推动旅游业时,我们很快乐的在纸上计算会来的旅客,兴奋得为了可能的外汇,国内生产额而眼睛发亮。 投机的商人把稻田边的木屋拆了,建起高楼,想像里头都是满满的游客,发疯的抢购免税品。 天啊,我们还该把最大的,最高的,都建在这里。 今天同样的想法在马来西亚每一个角落,每一个阶层蕴酿,我们想把这里复制成外国既有的成功例子, 像纽约,像丽江,像每一个大都市。 


 


可是抱着一颗想休假的心情,我要的是什么?我们最想赚的外汇该从哪里来?


 


旁边的稻绿油油的抱着橞,木屋里有人纳凉, 美国没有, 我们去美国摘草莓;高脚老木屋有雕刻,有凉爽的风穿屋过堂,英国没有,我们去英国为村屋陶醉;我们有独特的海峡建筑风格,具欧亚经典为一身,希腊没有,我们却爱死了爱琴海的白屋;我们有小小的货船,在石级边划过,在高脚楼下经过,维尼斯没有,我们却怀抱那份浪漫到了感叹桥。我们穿过半个地球找我们在自己土地上没有的。



 


就是他们没有,才让他们有幻想,有情怀,才让他们来这里。欧美人文意识的抬头,让他们不再走马看花的旅行,而希望可以深入民间,一探在地人的生活习俗。他们的情意结在于原汁原味的马来西亚, 看我们的渔船,我们的老建筑,我们的人在我们的环境里,我们的文化里生活。


 


大商场他们的更齐全,有几栋就够了,只要他们在这里不至于得不到所需;夜生活不合民情,有几个可以喝喝酒,聊天聚会的地方也不至于亏待了他们, 反正他们家乡的可比这精彩太多了!小小的店屋可以变客栈,咖啡馆,文化馆,手工馆。重新发掘本地的手艺,不再打着记念品的门号,卖着泰印的产品。 炭可以包装,海水和沙可以密封在小小的垂饰里,香蕉叶,椰子壳有如斯多的可能性,纪念马来西亚的就该是马来西亚的味道,就应该这么理直气壮!


 


历史是我们的宝藏,如果好好的把软件如故事和文化,硬件如建筑, 适当的保存下来,那么经济,精神文化就可两全。 我不至于来到佛罗交怡在焚米(Beras Bakar)处只见到一张牌匾,而满满的是夜市场的摊贩; 我不想去到太平,看吉隆玻的高楼,过那样的繁华。 虽然会有人说那是自私的心态,我却说每一个地方有它的特质必须保留。村姑可以浓妆,但需去了城市才不会突兀。


 


一个国家不过是片土地,有水有山有人,没有了历史,就没有了辨识度,没有了自己,就别想他人会在乎你。每一个地方的经济潜能不同, 不能拿吉隆玻来做太平,太平有的吉隆玻没有,那就可大作文章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