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

那一年,政府考试结束了!我们年轻的心蠢蠢欲动,听着海的呼吸,闻得到贝壳的味道,我们四个女子这样就踏上那条穿越东西的路。


驿站不断,我们乘着短程的巴士,一个乡镇接着一个乡镇的往海靠近。 我们在颠簸的小路上摇摇晃晃的, 半梦半醒的算这距离。 一路的风景一路的退,我们那些点灯夜读的日子一路的模糊下去,隐隐约约的快乐和自由好像就可以碰到了。


几个小时过去,我们看到了Merang的牌子,我们的目的地踏在脚下。 循着方向,我们来到朋友父亲经营的小小休憩屋,清清洁洁,靠着海,我们的床高高的,刚好看出窗外那一片蓝,在清晨迎我。 从来没有的那种休闲的心情,在这里我第一次感受,从此迷恋, 不肯醒来。


早晨的阳光,海水的味道,青的草,蓝的天,我们又骚动了起来。 走到码头,一个冲动,就买了当天下午的船票, 晃到刁曼岛。


我们很写意的在浪声中醒来,在沙滩上和新的朋友打球,结伴骑车,找道地的食物。 


因为年轻,我们在阳光下放肆的曝晒,黑的白的界限分明。


因为年轻,我们在月光下拉着床垫看星星,聊得星星不见了,我们的梦想还没有开始。


因为年轻,几乎没有考虑行程的到处随性的玩,听说有山水在溪边,我们就在黄昏的阳光下,浸浴在一片冷冷中,喝一口甘甘的石头上流下来的泉,没有人问可不可以, 也没有人说起岛上的医疗设备到底有没有。我们在海里,慢慢的沉下去,让沙暖暖的包围着我的身体,细细软软的挑战我的感官,海水上上下下的来来去去,我在那一刻,为了没有理由的伤感,在想象我的眼睛在水底的视野,感觉我的窒息,紧紧地圈着我的呼吸。 如果如果不是还年轻,还相信有未来,我是不是会离开; 如果是今天的我,会不会在海水深处留恋一片冰冷的最后归属。


我们的年轻挥洒得一片深深浅浅,没有一个尽头的去。 那一个睁不开眼的假期,我们四个人那么无忧的过, 过了一个站, 又来到一个,我们分开了。 从此没有再去过刁曼岛 – 记得脚底下痛的烧的是我的年华。


 

2 則迴響於《那一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