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公园

(回头想想,我的旅行很多都是冲动的心情。 我的刁曼岛,还有我的国家公园之行。)


很快乐的,我大学就过了。。。当然快乐的是它过了,而不是它的过程。 我们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系里仅有的十几个华人,就这样来到都城,晃呀晃的,在我就该回家的时候,大家闹着起哄,我就这样来到国家公园,一样的短程巴士,一样的没有准备, 一样的我来到一个再不曾回去的地方。


乘车乘船,我们来到那个码头,住进长屋,浩浩荡荡。 第一个晚上,我们坐船来到浮动餐厅,吃了一顿好的。  第二天,我们在住宿的餐厅, 泡着咖啡,吃着面包, 而那一夜,我们的晚餐在营地里酝酿着袅袅的烟。 我们采着香蕉叶,洗着,刷着,铺了一桌,我们砍下细竹,削成筷子,一个铁便当一包一包的快熟面来沸腾, 开着咖哩罐头,我们呀,一边打蚊子,一边开心的品尝人造的味道,天然的环境。


我们是乡镇的小孩,或许给山猪追过,也和蛇近距离的接近过,但这一片原始的森林,我仰头也看不到天的地方,还是让我敬畏而心怯的。 我们跟着山路,小心的走,为了叶间草间的那不停点路的山螲而惶恐,为了巨大的蜘蛛网而幻想我们的困境,为了天空里的鸟啸而回头,我们在山水间戏水,才下过的雨把一条河都翻滚了泥, 吊着藤,我们荡进水里,天才知道我们多么害怕有一刻它会折断我们的人生。 现在真要回想也记不起什么,不过那一片湿透的森林;绿得化不开的,密得溶不掉的大大小小的叶;尖得插手的枝干,听说刮下可以混入敌人食物,让他穿肠的刺; 一地的泥,叶,无法想象的体积的各种爬虫,昆虫;说不完的话,唱不完的歌,又爱又怕的感觉。


我们刺激的穿过河流,我们尖叫着让两艘船在激流中比赛,喊着一样爱玩的船夫, 和我们的船友,在每一个交集点在船尾激起水花,溅一身湿。 我们在夜里拿着手电筒,照着路,爬上树屋,等待那路过的老虎,听说两个星期前曾来过这里。 我们等呀等,等到天堂鸟的尾羽,等到山猪和野鹿,等到一身的虫叮蚊咬,看不到山里的王。 我们爬进蝙蝠洞,矮矮的洞,我们的手脚陷进软软的蝙蝠粪层里,如果我是一朵花,我已茁壮成树。我们惊动那一群夜的魔鬼,像一片黑云的飞过,虽然都是黑的暗的没有颜色的世界,那一份恐惧却鲜明得可以。 我们看日出,日落,没有目的的把时间挥霍掉。 奢侈的闲散好像我们午后的发呆一样,不小心就过了。  


在朋友家里,洗着刷着我浸透蝙蝠粪便的牛仔裤,我想这个味道是不是可以用做我国家公园的终结, 永远的记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